第49章

陈只看一眼,就知道这字迹是塔露拉的。邀请函与这次会谈的类似,阿米娅接过来后便打开了。至于内容,则是邀请罗德岛与龙门的代表人前往整合运动的方舟上喝早午茶。

这是正正好的一封信函,看看时间,这两边的人走完过场后的确也差不多是早午茶的时候。陈望了一眼正登上船只的塔露拉的背影,不由得感慨塔露拉还是那样精于计算时间,又听见阿米娅对博士的叮嘱:「博士,我和陈长官离开的时间里,请一定注意那些人的动向。」

博士点了次头,低声汇报道:「其实他们现在就已经准备动手了……不过罗德岛还能拖延一下。」

......

2019 - 03 - 02

第48章

对于陈而言,那次属于塔露拉的不告而别,是一段漫长回忆的开始。它的确是漫长的……她今年也不过二十几岁,从尚未拥有如今这副身体开始,就和塔露拉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一直到前几年塔露拉离开龙门——她们在一起接近二十年的时光。

二十年的时光。自塔露拉离开了龙门——她后来才意识到——自己就一直、一直活在那段回忆之中。她记得的一切全都成为「陈」继续前行的包袱,她要把它们全都背上继续向前走,就注定走不出这足以堆积成山的影子。过往原本不该是附骨之蛆,陈在想起那些年里的自己和塔露拉时,还是会在这个长得足以与许......

2019 - 03 - 02

第47章

既然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那之后,会收到来自罗德岛——以及她所代表的流亡政府们、对整合运动如临大敌的其余国家们发来的会谈邀约也算理所应当。塔露拉也还听说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们自称反恐怖主义国家联盟,自诩正义,在各大媒体上要求整合运动必须与会,否则就是与全世界为敌……好像在此之前并不知道整合运动本就存着这份心思一样。

而塔露拉捏着那份邀请函,明白上面既然没有提到如今还滞留在整合运动辖区的那位艾雅法拉小姐,那么自己这边自巧合中故意施放的善意,尽管粗粗想来,可能是并未传递到罗德岛去——然而,这......

2019 - 03 - 02

第46章

越过一道屏风,萨卡兹族佣兵「W」在这艘巨大方舟之上迷路、辗转几次,终于见到正在休息室里专心养护自己那柄漆黑长剑的塔露拉。

整合运动的最高领袖如今似乎乐得清闲,她手底下的人基本派遣出去接收各地城邦,手里最得力的两员大将——弑君者、霜星正带着人对莱塔尼亚与卡西米尔的政府军进行清剿,顺道给沿途一些情报组提到的人民怨声载道的家伙们清算一二。塔露拉倒是自己在这里,把大衣脱下,在滴水成冰的季节里只穿着那件雪纺的衬衣,还捞起了袖子以免碍事,而那些报告如天际飘落的雪花一般繁多而无止无休,W都不由钦佩起这......

2019 - 03 - 02

第45章

大年刚过,好不容易晚上大家放完烟花爆竹,周围刺耳轰鸣的声音停了,比起那些早就被催婚、攀比过工作、七大姑八大婶相看了亲事的龙门人,年仅二十几根本不担心对象问题还有着龙门最好的职位的陈小姐却更加痛不欲生,因为她不得不面对自己那亲爱的老父亲的拷问。

「能说服罗德岛那两个难缠的倒是不错了……然而,如果你不能像说服她们那样说服我,那我没办法承认这份文件。」魏彦吾将纸张丢在桌子上,翘起二郎腿,粗大的尾巴搭在沙发上一拍一拍,若有似无地瞟着陈那个梳起来的单马尾,「说来你这头发绑得还挺精神,也是你自己要绑......

2019 - 03 - 02

第44章

「我正在做我能做的一切,陈。」阿米娅签完自己的字,把文件递给陈,请她在这份龙门与罗德岛的合约文件上落印,「罗德岛需要龙门的力量,才能完成我们想要完成的事情——还有我和你,现在都疑惑的那件事。」

陈掏出自己的私印,看了眼自那日起变得稳重许多的阿米娅,确认到:「你已经决定了吗?」

「整合运动这次让人捉摸不透,我们前段时间的交流结果你已经非常明白了,为了限制她,从而得到更多情报,必须现在就做出行动。」罗德岛的领导人用那双眼看着陈,做出决断:「陈……请用印。」

「阿米娅……我相信......

2019 - 03 - 02

第43章

从理论上说,乌萨斯帝国皇帝直辖区是乌萨斯全域最难攻克的地方,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城市,倘若不是「攻克」而只是「毁灭」它,对于如今的整合运动来说,还是简单得厉害。而对于梅菲斯特和霜星而言,显然是后者能更加解自己心里那口闷气,但在确认过了塔露拉并没有像是对待库兹鲁一样完全摧毁这座城邦的意愿后,弑君者的临场判断便改为和平进驻。

相比之下,这也就更加简单了,毕竟整合运动如今接收的大部分城邦,除去最初切尔诺伯格,本来就是和平解决的,她们只需要付出一些——解决民生问题的诚意,就能得到城内七成以上居民的拥......

2019 - 03 -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