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ehren

自明白真正抗争的时机尚未来到,整合运动注定失败的那一刻起,塔露拉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罗德岛与当局的手段自不必提,最终自己作为龙门的叛出者被押入龙门的监狱关到死,也是除死以外最有可能的结局了。

塔露拉是个过于聪明的人,一些蛛丝马迹,一些风吹草动,她就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正如在所谓的失败之前她已经准备好了下一次,自然也预料到,自己被关进牢里又怎么样,她最终还是要和陈见面的。

与陈......

勾陈

夜幕降临时,属于龙门城市的霓虹灯光就被点亮,正如所有人心中美丽的城市,总该有这样让人看不清星光的繁华将人们的视线遮蔽,使亿万年璀璨的星空似乎黯淡无光,但其实,就连以辉煌夜景闻名于世的龙门也不是总这样的。

那时候龙门才刚刚从上一次天灾中幸存,移动到如今这个地域,又因为乌萨斯的虎视眈眈而相对处于一种低调时期,那些在之后变得稀少的星光便洒得豪放而柔情。

大人们的夜生活变得更为隐秘,阴暗......

And tomorrow never came

00

「就这样吧。我将披星戴月而去。」1

陈走进门内,金橙色的阳光自缝隙中魔法一般地落在地上,为她做了仅限两秒的烫金地毯,也使原本便在这处铺着的猩红绒毯上所绞入的,以凸显血红中自有华贵的金线闪烁了一会儿。尽管那有些刺眼,但时间取决于她关门的速度,只有两秒不到——换做以往,陈都不会过分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她没带自己那两把颇宽阔的剑,被关在房里的那位受到严密监控——或者说保护,如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