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楼冲天而起的火光映红了陈的脸,燃烧的木材还在发出活着的噼啪声,火星从她的身边划过,可她只是默默地站着,看着,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起码这里没有。

消防队还在路上,但这是早已废弃的旧城区中不起眼的一座烂尾矮楼,除了贪玩的小孩,本就没有别人会跑来这个未知的危险地区,周边的住户也没有人员失踪的报告,毕竟在这个地方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该发生什么,自然不会有人有闲心来这种地方既然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