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罗德岛的宿舍里居然有魏大人的手笔,这一点若不是陈自小也是被那位说白了还是有些老不修的家伙带大,怕是连她都不敢认那间宿舍里的摆设还真是魏彦吾的风格。

——这人什么时候和罗德岛勾搭上的?

虽然早就料到事情绝对不止表面上那样简单,但他们间的关系如此深刻且不为人知,就连身为魏彦吾养女的陈都不知道,这的确让陈略有不快,就像是昨夜那几个连环梦境一样。

但已经到了每天剑术练习的时间,一向守时的陈警司看了看桌上还在不舍昼夜的闹钟,暂且放下心里那点问题,转而去找人询问起罗德岛号上哪儿有空闲地方能用来锻炼。

毕竟也算是寄人篱下,再怎么强人所难的性格也不能不知变通,面对暂时好心收留她们的那位博士,陈还是好声好气了点。

「请问罗德岛有用来练习的场地吗?」

「谁?!……啊,是陈长官啊……练习的话在您刚刚过来路上看到的那间刻着罗德岛标识的房里就有设备……那个,您能自己过去吗?」不知为何戴着密不透风头罩一般帽子的那位博士这样回答,声音清脆却难辨其性别,语气中略有慌张。

陈略微诧异了一会儿,心想罗德岛看来也是人人有秘密的地方,尽管她并不待见这种藏头露尾的行径,但既然是在罗德岛,便也不打算像是在龙门追查罪犯时一样追根问底了:「能。那就这样,谢谢。」

她转过身去,离开指挥室,路上没遇见人,用临时身份证明卡打开那扇门的时候,隐隐约约还能听见里面传来哪位老师教导学生的声音。


「芬!——站稳点!再往下压点,步子要紧实,你看看星熊警官怎么站的!」

——星熊?眉头跳了一下,陈走进练习室一看,果然星熊拿着她那面盾正也做着例行训练。倒是已经和罗德岛打成一片了。

才想着,那边就已经挥起手来:「嘿!老陈你也起来了?」

陈默默点了头,星熊是少数几个知道她晨练时间的人之一,接着并没怎么说话,随口打了声招呼便自顾自地去一边的器械上热起身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通讯器便收到了来信——是阿米娅传来的。

听起来略有踌躇的兔子小姐说:「早上好,陈长官,你醒了吗?凯尔希医生想请你来医务室一趟。」

「好,」她答道:「我刚做完晨练,十五分钟之后到。」

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提醒星熊一句别太放松,陈离开练习场地回到房间冲了个澡。

托罗德岛不知从哪儿搞来了换洗衣物的福——这点陈还是挺满意的,至少不用在外人面前太过狼狈而丢了龙门的脸——陈挎上自己那一对利刃,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分钟时叩响了医务室的门扉。


「请进。」

凯尔希的声音。

但打开门,果不其然阿米娅和那位博士都在。——陈偶尔会纳闷一下怎么这样一位连面容都看不清的人会被罗德岛和阿米娅如此器重,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又记起早晨他独自在指挥室里不知道做些什么……

当着两位罗德岛掌权者的面,她不再多想:「找我有事吗?」龙门的督察长落落大方地站在她们身前,如此问道。

凯尔希看了阿米娅一眼。

阿米娅说:「是这样的——侦查小队发来消息说整合运动已经减缓了攻势,只是象征性围住了龙门的各个关卡,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陈长官你有什么头绪吗?」

——那个家伙!

大抵也算知道那位魏老大在搞什么鬼,陈眨了次眼:「龙门也有等待的时机,或许整合运动也看穿了这一点,所以并不打算入瓮也说不定。」

她说完这话,内心便有一种奇异的情绪没由来地升起,渐渐将整个人淹没其中——整合运动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塔露拉,其实去过龙门了吗?!

「龙门内城……还好?」

仿佛确认一般,陈无法抵抗那股问出这一句话语的冲动。

「龙门还好。外城的火也已经灭了,除了平民死伤惨重,感染者们连带着外城所有物资几乎都被转移往切尔诺伯格之外,没有别的事情发生。」

「陈长官如今在外,不用过于担心龙门。」

或许是体谅起她的担忧来,阿米娅与那位博士先后如此说。

「尽管如此,罗德岛首先要做的事情——根据你们魏长官的最新指示,还是与分城那批整合运动周旋,哪怕只有极少可能再次夺回密钥。」

接着,从未发言的凯尔希医生如此断言。

「如果罗德岛让我参与会议是要征求近卫局的援助,」虽说知道一些如今稳坐龙台的那位大人有何安排,但陈可不会就这样被三个人包围着便从气势上被压倒了,「虽然我个人负责与罗德岛相关的所有交接任务,但鉴于龙门如今的状况,近卫局必须得到魏大人的亲自许可才行。」

「陈长官,和龙门的通讯已经恢复了,你现在就可以向魏长官询问具体事宜。」凯尔希自信地挑眉,「接下来是阿米娅例行检查的时间,陈长官如果有兴趣,不妨在通讯完毕后也来看看罗德岛的技术。——我相信这会对我们的合作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