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我们的好同志,好同胞——亚历山大与米莎,近日,在龙门与切尔诺伯格间的矿场罹难。

她们是为众多其他整合运动的感染者同胞而牺牲的。

如今,她们走在了我们前头,而我们走在同一条光明的路上,只为了许多与我们一样,受人唾弃、辱骂、诋毁、压迫、奴役、驱使的感染者能够早日摆脱那些高高在上的普通人的阴影。

没有人该因为得了某种病,就瞬间丧失一切人权,倘若有人如此认为,那他们就是我们的天敌。


亚历山大同志与米莎同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们深爱彼此,然而现实的不公使得因兢兢业业做工而感染了矿石病的亚历山大同志不得不被万恶的切尔诺伯格当局带走,她们就此分离两地。

而亚历山大同志,与在座各位中大多数一样,被带往那座人间地狱。

各位,你们还记得那里是什么样吗?——劣质的药物、肮脏发臭的病床、兽穴一样的病房、冰冷的隔离规定,还有转眼就被套在下一个人身上的刚刚去世同胞的病服,那些折辱与折磨,还有那间充斥着绝望的黑暗的地下室。

直到塔露拉小姐带着整合运动来临,给予我们希望与勇气,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因此得到了救赎。我们不再是任他们宰割的弱者,我们也是自强自立——自由的人!


感染者同胞永不屈服于不平等的对待!


是的,亚历山大同志也是如此。在感染后他得到了新的力量,被赋予了新的名字:碎骨;又被塔露拉小姐委以重任带领大家执行任务。当他听闻米莎同志——那时她因天灾降临而逃难到了龙门——正是任务对象时,他自告奋勇要去将她带回来,他承诺会将她安全带回她们共同的故乡。

正如他承诺——不会再有人能伤害到她。

于是她们在龙门再见了:是不公使她们分离,又是不公让她们重聚。历经几多波折磨难,她们终于彼此理解,平安离开龙门,将要一同与我们感染者同胞一起回到家乡!

然而为了能让所有人、让米莎同志平安回家,亚历山大同志孤注一掷,在战斗中慷慨赴死。

那时,所有人都不再辜负他!曾经参与过碎骨兄弟夺还作战的同胞们,你们是好样的!

——为大家断后而同样以碎骨之名站上战场的米莎同志,也是好样的。

她们在那之前曾彼此伤害,生不同时,那一刻却用着同一个身份死去,虽死同穴!她们是双方最忠诚的伙伴,是彼此最真挚的爱人。


让我们向亚历山大同志与米莎同志致敬——让我们一同牢记碎骨兄弟的牺牲。

百年后,或许她们,乃至我们的名字也都无人知晓,可这番令人动容的事迹却要永世长存!

今日她们为无数同胞奋斗,为自由与平等而死,明日乌萨斯的白桦林里,会有故乡的风声来低诉她们的爱与抗争、她们短暂却伟大的生命!


站起来,全世界的感染者同胞们!

为了自由!为了平等!为了大家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