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罗德岛一般不会出动大阵仗,如今动作起来,上上下下全是要处理的事情,得亏这不是阿米娅一个人在,连陈这个半吊子都被拉着一同算计——P.R.T.S.可算不出现在还是情报匮乏的切尔诺伯格会发生什么,对因为涉及太多不熟悉事务而不免暴躁的陈来说,这玩意儿就是个人工智障。

好不容易整装完成,所有人在罗德岛甲板上待机,星熊多时不见后终于给陈弄来了一件还算能穿的近卫局制服,只是这制服是星熊自己那件改的。不知是哪位巧手工匠用精细针法收起了袖子与肩膀,然而穿在陈身上还是怎么看怎么像是给小孩子套了件大人的衣服,对陈来说虽然小有不足,至少也算别具一格,不会被误认为是那群奇装异服派干员中的一个就让她挺欣慰了。

为了配这件过于长的外套,陈把自己那头发都扎成了一个小马尾,整个人看起来都干练很多,她一如往常向艾雅法拉小姐打招呼时,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甚至发出了眼前这位看起来和陈长官很像的人居然就是陈长官?!的感慨。

不过这些也都是闲话了,陈站在阿米娅右边,凯尔希站在阿米娅左边,博士站在阿米娅身后,四个人俨然一副十字玫瑰站位,陈倒是没心思听阿米娅做什么战前动员,恍惚间想着年少时教导她武术的老师也曾经画过一个十字来辅助她锻炼身法,时间过得飞快,也不知道那位老师如今怎么样了……她又多想了些东西,眼里下面那二十个近卫局送死干员简直像是二十个靶子,其中一个倒是挺像自己的,身形也像,不过她们老陈家本来就是世代的近卫局干员了,传承中亲戚也多,有那么一两个远房亲戚和陈相像也不算什么。

等她快要从近卫局想到塔露拉小时候她们在贫民区街上总被人塞点心的事情,阿米娅那由凯尔希起草博士校审的稿子才终于念完——其实,陈都知道,这些东西里写的不过也就是「整合运动不讲道义、整合运动暴戾、整合运动拿人血馒头收买人心实在可恶」之类的内容,但由凯尔希写出来的就文绉绉还拐弯抹角,再让那个连人都藏头不露尾的博士改一次,大概是连阿米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篇演讲稿到底是本着怎么样的精神去做一件什么样的事了。

好在台下基本都是受过好教育的干员,一个个听着都聚精会神,也就是星熊这样的粗人和能天使那样根本无所谓的才会面露疲色吧。

阿米娅念完稿子,过去没多久,天火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已经和整合运动碰上了,为首那个正是当年在切尔诺伯格把人冻成碎片的霜星。陈明显能看出凯尔希眼中的释然,霜星的天赋属性和天火正相克,天火又是主动进攻那一方,应该是能拖很久,出不了岔子。又没过多久,塔露拉带着弑君者和那个W出城的消息也传了过来,事情顺利到让陈只觉得塔露拉必定有什么陷阱在等着罗德岛集结起来的这一批人。

来自喀兰贸易的银灰也颇有些担忧,但介于目前情报估计,塔露拉派出去了许多小队,连她自己也被调虎离山,现在城中留守的领袖人物应该就只有两位——孩子脾气又暴虐的梅菲斯特,以及老成持重的爱国者。这两人的组合倒是非常巧妙,至少梅菲斯特杀人如麻,不至于过于优柔寡断得贻误战机,而爱国者正对他的冲动有个克制,好让他的过分冲动得以缓冲。

然而——只要塔露拉不在,谁能在意这两个小头目呢?陈瞥了他们这些人一眼,心知肚明大多都是没参与过上次切尔诺伯格分城围剿战的,并不知道那支名为整合运动的队伍究竟战力几何,只想着传说中能一力抵挡整个罗德岛以及近卫局的塔露拉不在了事情就好办很多……的确是好办很多,但也只是惨败与惨胜之间的所谓好办了。

待到塔露拉已然离开切尔诺伯格很远、无法及时赶回时,站在这里的队伍就将进行第一次攻击。与此同时,乌萨斯军队将为这些精英干员提供支援,帮助他们撕裂战场。至于城内,由企鹅物流提供的路线图无疑是最可靠的,派出去的情报小组也已经各自就位,传来各处的守卫信息,只要让阿米娅带领的先锋小队冲破关卡、进入切尔诺伯格,想来一切大局已定。


星熊还是第一次被分到了和陈不同的队伍,散会各自准备时,就总喜欢拉着自己那队人过来这边蹭上点「精英气质」。陈也不多说,知道星熊害怕自己一个人暴露在最危险的地方还没有人专门来护着,性格上又是个容易被人激将的暴脾气,她心里没得点底,总想多来借「魏老大」的金口玉言说几句「你自己要注意防御」「我不在你后面你得防着那群新来的」之类之类,其实也不知道魏先生是懒得说还是说不出口的叮嘱。

好歹是一片好心,陈虽然有些烦闷,心里还是挺好受的。就是看着那二十个根本不听话的干员,只能和星熊说了声,硬着头皮去找了次凯尔希。

「那群人。」她努了努嘴,手心握着自己那把黑色长刃的柄摩擦几下,只觉得单独和凯尔希说话,自己手汗都出来了——这女人的来历虽然不明白,但她和魏彦吾之间的关系更加不明不白,陈还是怕她差点要成了自己养母的,而对于陈这样脸皮子薄的年轻人来说这种对话实在是颇不自在了,「魏先生应该和你说过的,他们有什么问题我够不到的,你直接解决掉,不用给龙门留脸。」

「反正龙门本来也已经不管这些不服从管教的蠢人了吧。」凯尔希正检查自己的枪,看见陈来也只抬头随意看她一眼,就又低下头去一本正经做自己的事情了,「陈,你也不用以为我和龙门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我答应魏长官帮你一次,只是因为他曾经也算是救过我。」

说完这话,凯尔希将枪械放入自己的装备匣里,转身去找阿米娅,又示意陈也跟来。

前方信号小队正发出可以攻击的信息,凯尔希侧头去望了眼空中全息投影里绽开的那朵烟花,和阿米娅视线相交。

「机会已经来临。」医生说着,自觉站在阿米娅身旁。

阿米娅则高举手臂,她与看见信号后肃然等待进攻指令的干员们宣布本次作战正式开始后,向陈也点一次头,于是按照战前会议布置的那样,三支小分队分从三路预备,被投放入不同战场。

最终分别前星熊从她那支队伍里不知道丢了个什么东西过来,陈接过来瞥了眼发现是东之国样式的护身符,不由得笑起来,把这玩意儿贴身收好。


阿米娅这支小分队位于所有干员中央,像是被竹叶包裹的笋一样,最初由临光领人冲锋打开切尔诺伯格外城的通路,接着由星熊她们这样更有攻击力度的干员协助,一直抵达内城的城墙附近,再由mon3tr攻坚加上早已渗入的情报人员一同,里应外合进入内城。

一旦进入内城,事情就好办很多,不论是内部的地图和布置还是这条通路足以放入三万名训练有素的乌萨斯士兵这件事,只是说起来就让人感到胜利即在眼前。

但计划总有阻碍,刚进入内城,阿米娅便预感到了什么一样让大家立即后退,下一秒来自能源炮的炮火便招呼到了她们打开的缺口,在城墙上轰击出一道黑呼呼的印记——这还是因为切尔诺伯格的城墙用特殊涂层覆盖,对能源炮的轰击具有相当强的抵抗性,换作普通人吃上一记,当场就该被高热蒸发。

而就是下一秒、在所有人退下而后被那炮击带来的强光震撼、不得不眯着眼保护自己的时候,眨眼之间,一道让陈厌恶不已的少年声音自前方传来:「塔露拉姐姐的预计果然没错,罗德岛,欢迎你们自投罗网。」他雀跃得很,听在陈耳朵里更是欠扁。

陈啧了一声,右手握紧黑色长刃,腕部翻转按住左腰系着赤霄的带子,左手拔剑,赤霄将面前一发子弹劈开,如是双手持双刃,摆开战斗姿态。

她四下寻了一会儿,竟然找不到梅菲斯特这个可恶的小鬼究竟在哪里躲着,略一回头只见那二十个蠢货还在原地站着,俨然是一副被能源炮吓到的样子,怒极呵斥:「近卫局的,还不给我上!干站在那儿是想死吗?!」

好歹也是如今名正言顺的陈督察长,那些也都是正规入选的近卫局干员,就是心怀怨怼不甘,不愿配合,然而在这种不配合便只能去死的情况下,谁敢不拼命?这些人当即便反应过来,与罗德岛的干员们一同冲入战场。

陈随手又指了几个人:「别乱跑!去把梅菲斯特给我找出来!」

那些人原本也抵抗得很,但如此混乱的场面,下意识便都按照长官的指令行事——龙门近卫局训练的成果正是如此,指哪打哪儿才是合格的士兵。

交战中不断有熟悉的枪响,陈听着耳麦里传来临场指挥博士的声音:「那是另一个整合运动领袖浮士德的枪声,请大家注意保持不规则移动状态,千万别给他可乘之机」,片刻后扯下耳麦,细细听过数秒,分辨出具体方向后再戴上,正要沿着枪声去找这个大麻烦,却被喀兰的领袖银灰找上来。

「龙门的陈!」他靠在陈背后吹了一声悠扬口哨,又有一只鹰落在陈肩上,「阿米娅让你带上它,丹增会帮你找到那个头目!」

陈一刀砍下:「多谢!龙门会记得你们银灰……这怎么回事?!」

她此前战斗都是以鞘击,如今这开了刃的赤霄底下居然并未见血——

陈立刻想起此前她重伤弑君者那次,啐了口便骂着梅菲斯特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会给人找事,暂息了先把浮士德找出来弄死的心,让那鹰飞上天空去继续侦查这个小兔崽子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