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贝雷斯彻是位于乌萨斯与卡西米尔边境线上的一座城邦,自数百年前城邦建成以来,这里曾因为两国冲突而数次易主,安稳归在乌萨斯帝国之下也不过百余年。然而,就是这样一座两国内地人眼中的「杂种」城邦,在面对侵略时却总是让人大出所料地殊死抵抗敌国军队。外人或许不明白他们是否墙头草、归哪边管辖便帮着哪边,但城内世代定居的平民们心中明白,他们只不过是想要保护家人不受任何一方侵略者——那些同样残暴的贵族老爷兵们的屠戮罢了。

也正是因此,在乌萨斯皇帝抵抗不住来自新旧贵族们的压力而向莱塔尼亚宣战后,早就料到卡西米尔一定会趁火打劫的尼古拉皇帝顺理成章地将这里以及后方数百里尽数划作「缓冲带」,以争取时间从帝国另一边抽调兵力,顺道也做了个口袋,要把卡西米尔的骑兵围死在这一区域。

这原本是非常可行的战术。贝雷斯彻地区正如它的名字在古乌萨斯语中的意义「白桦树」那样,平原不时被大片白桦林截断。无法发起冲锋的骑兵也发挥不了卡西米尔翼骑兵的最大战力,是以每次双方有冲突时,进攻到这一区域后卡西米尔一直非常被动。然而自从贝雷斯彻的源石工业不断发展,处于边境的优越性就在贸易数目与劳力储备中体现出来,在开战前,这里一度是乌萨斯除了切尔诺伯格等几个源石大产地外最为繁华的城邦,自归属于乌萨斯后稳定的百余年来,这里的人们也终于能为自己的勤劳与智慧而昂首挺胸,就是年轻人们也不必再因「杂种」这样侮辱性的蔑称而自觉自卑了。

——如此境况之下,显然,放弃这座城市这一决定实在是把昏招。

然而尼古拉皇帝并不这样觉得。他只想着,既然如此,这座城里的子民定然会更加尽心守护城邦,为他争取到更多时间,却忘了正因源石工业的迅速发展,这里也是感染者众多的区域,更忘了因为他的部署,城中青壮年被迫走上战场后根本无力守卫自己的家乡。

切尔诺伯格的陷落早已是殷鉴在前,就这样还放任那些「不稳定」的感染者们继续留在城内,妄想疾病缠身的他们能够与健康人乃至正规军一样守住这座城邦的人,塔露拉——她自小就不太会骂人,所以只是——称之为草包。

在信中她也是这样称呼那位皇帝的,是以收到信件时,看见「展信佳」三字后一顿、接了个「草包」的霜星都忍俊不禁了。

原本这样一看便知是由塔露拉亲自回信的信件总是比弑君者代笔的要文雅许多,或许如此一来实在再难如何文雅,又或许是因为涉及战术,这一封信塔露拉写得非常详细。从行动、说辞到时机,一一理清,并将个中关窍也与霜星说了个清楚,以免临时有变而塔露拉又不能即时指挥。

事实上,塔露拉写得太过详尽了,以至于霜星看完后只觉得,这个计划就算交给性格完全与计划要求不合的梅菲斯特来负责,想来也都错不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以上都是感慨,此前她们这一小队向切城请求援助,如今指示下来了,自然尽快动了身,又托队伍中一位曾经来过这里的同胞指导,非常顺利地进入贝雷斯彻城中。再接下来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原本她们就是要来与城中居民一同抵抗卡西米尔的进攻才有了这一次行动,如今行动计划中要求的也正是她们最初想要做到的——尽可能的救下更多同胞,将城外那些家伙挡住,直到……塔露拉预料之中的,罗德岛抵达这里。


在贝雷斯彻人眼里,城外那些家伙都是贪婪而残暴的恶狼,已经吃准这里没有足够守城战力是以几乎任人宰割,正磨刀霍霍要来割他们的肉,取他们的命。他们谁都知道城邦也是注定要失守的,然而即使如此,就算在死前能挡住一刻也好,能杀死一个仇敌也好,至少也不算亏了。

整合运动就在此时登场。霜星带着的这队里大半是原本雪怪小队的人,新生力量也是战斗起来毫不留情的那类,既然连塔露拉都决定了要帮助这里的人们,此前那点害怕自己会破坏塔露拉计划的心思顾忌也都被他们抛去脑后,一个个都像是土生土长的贝雷斯彻人一样争先恐后击杀卡西米尔的主战力——那些穿着华服下令鞭打本国感染者、让他们冲上前去做炮灰的老爷们。

这样一天下来,原本来势汹汹的卡西米尔军队竟然知难而退,暂时回到了营中,虎视眈眈的观望起形势来。

到了此时,霜星她们也都明白,再以整合运动的名义提出要与大家一同守城,必定会有年长的老者反对——一支队伍击退一次试探性的进攻,这很正常,然而要面对整个军队并将之击溃,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乌萨斯人性格耿直,对于这支一同杀敌的队伍更是好感非常,于是又有人想到另一个方案:请她们保护城中的儿童青少年离开这里,为贝雷斯彻保留一些火种。这正是塔露拉想要的情况。

「请各位不要这样悲观,」霜星尽力让自己的表情柔和起来,殊不知那张习惯了严肃的脸越是在意这件事,就越是阴沉,看在贝雷斯彻人们的眼里也代表这事情越难办,但她还是按照塔露拉写的那样说了:「各位也知道,整合运动在切尔诺伯格的行动也都是为了与各位一样身为弱者的感染者同胞能够获得自由,而如今我们不说自由,只求能够生存。我已经把这里的情况传递出去,不出两日,一定会有人来援救贝雷斯彻的。」

「霜星小姐,我们并不是不相信你,」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站了出来,他也参与了今天的贝雷斯彻守卫战,肩上还裹着绷带,「只是……我们一直是被祖国抛弃的人民,为了生存不论乌萨斯还是卡西米尔都抵抗过,如今也不怨怼什么了,只希望能让孩子们不再过这种日子。即使有人来救援那又怎么样呢,老骨头不怕死,可孩子们还是不得不参与战斗……」他顿了顿,叹了口气,接着说到,「整合运动的事情我们都清楚,也早就觉得塔露拉小姐的设想非常伟大……我们,所以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去切尔诺伯格啊。」

老人说完后便坐了下去,但他最后说出的话语却在席间响了很久。也是,毕竟如今感染者中哪有不知道切尔诺伯格的呢?即使是家中有过感染者的平民也知道了——

有这样一座城市,在它里面的人,就算在源石产业工厂里做活儿也不需要担心感染矿石病。那里没有歧视,没有压迫,只要努力做工,就能得到相应而且丰厚的酬劳。孩子们可以免费上学,接受良好教育,老人和已经患上矿石病的感染者都能在医院得到免费贴心的照顾。不会再有颁布苛捐杂税法令的贵族老爷,也没有变相削减工资的黑心商人。

这对于一向勤劳的贝雷斯彻人来说,根本就是一座天堂,试问有哪家的老人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到这样的城市里呢?

这也正是塔露拉所希望见到的。

「我明白了,老人家。」霜星点了点头,正色道:「我向您保证,一定会将孩子们带去塔露拉小姐面前,他们也会受到切尔诺伯格的教育,就像所有来到切城的人那样……如果我们离开后再有援军到达,各位也能活下来,切尔诺伯格更加欢迎各位与孩子们一起加入整合运动。」

霜星将「一起」这个词咬得重了些。如果这些老人家也能活下来……她有些怀念自己的族人,假设他们也还活着,必定会像这些老人一样吧,他们也一定会为今天的自己感到骄傲。她眨了次眼,将那丝酸涩盖住:「我们会和孩子们一起在切尔诺伯格等着大家。」

当晚,趁着夜色,霜星的小队带着城中仅余下的几十名青少年一同离开了贝雷斯彻,前往距离贝雷斯彻城邦所在之后十余里的一个小村庄。

塔露拉指派出的另一队在这里等她们。这支队伍原本是前往另一座城市的,如今计划有变,塔露拉决定由他们护送孩子们回到切尔诺伯格,而原本的目标则由一支新出发的队伍完成。至于霜星这一队,等确认了罗德岛的到来,她们还要继续向前去往原定的城邦。


罗德岛来得也很快。

塔露拉预计她们会在第二天就到,事实证明塔露拉的料想并没出错。

第二天下午,阿米娅就她的博士一起带着一队干员去了卡西米尔的军营。第三天上午,罗德岛号也到了,霜星远远望见那位兔子小姐带着乌萨斯的信使走入贝雷斯彻城中,摇了摇头,低叹着这位公开领导人的稚嫩烂漫与天真无邪。

至少她也是想要救下这一城老弱,只是……或许因为她的朴素愿望,罗德岛最终也是能成为整合运动的伙伴的吧。但她们——塔露拉与霜星都清楚,那并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