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消息永远比任何事物流通得都要快,尤其是,关于战争的消息。

3月29日凌晨,乌萨斯帝国对莱塔尼亚联邦宣战,这一消息传到切尔诺伯格,只花了不到十分钟。

当然,这样快捷的缘由永远都是技术,而世界上,除了维多利亚和哥伦比亚之外,怎么可能还会有比如今的切尔诺伯格更加先进的源石工业呢?

弑君者一手握着两份报告敲响了属于塔露拉的办公室门扉,后者的声音隔着门传来,请她进去,于是仍然在为一周后的会议准备发言稿的塔露拉自然一抬头就看见喜上眉梢的弑君者。

「……开始了吗?」如今还有什么事能比乌萨斯终于和莱塔尼亚开战更加值得整合运动人如此激动?大概只有一觉醒来全体同胞的矿石病已经痊愈了吧。塔露拉颇为轻松地想着,也笑了起来。「不用这样失态,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不是吗?」

「是,但来得太快了。」弑君者笑得越发开心,把两份报告一起递过去,「你再看这个,新的技术,今天刚通过测验。」

塔露拉接过报告翻看起来,看似轻巧地继续对弑君者说着:「乌萨斯和莱塔尼亚的矛盾是十几年前就昭然若揭的,只是最近整合运动的兴起让感染者苦力们更加不听话,而乌萨斯又找不到具体的原因,就只有去找莱塔尼亚的麻烦——」技术部门的报告看完,她放去一边,「莱塔尼亚也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他们对乌萨斯的源石工业发展垂涎欲滴了十几年,这才终于把乌萨斯逼到这个地步。」

整合运动的领袖从小便是在这样教育下长大的,如今打开了新的视界,更是不再拘泥于那种简单的民族与国家之类的论调,看着关于乌萨斯宣战的报告,她冷淡地扫过上面写着的「向龙门等周边国家说明情况、特派使者前往罗德岛」笑起来:「倒是没想到罗德岛在乌萨斯眼里如此特殊,看来也该叫人去调查一下罗德岛这个新兴组织的历史沿革了。」

不过是个近期组建的团队,组织调度上居然能与有政府官员参与的整合运动比上一比——虽然整合运动的确是人数众多,不如她们那样小型的组织好指挥,但要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那样周密的部署也并非易事。

「塔露拉……那一位,不能帮助我们做到这件事吗?」弑君者小心翼翼地建言,即使是她,面对「那一位」算是比她还要早些就在塔露拉身边侍奉、如今的位置也非常紧要的人,尽管在弑君者看来这一位正是最适合去获得这一份情报的选择,却也不得不谨慎一点。

如今已经是整合运动领袖的原龙门近卫局特别行动组组长看了她一眼,并不多说,只是摇摇头。

「交流太过频繁将会暴露,何况龙门还有人在罗德岛。」塔露拉同样谨慎,这是特别行动组留下来的最后的种子,可不能在这样其实并没所谓的问题上折了。

罗德岛那边不论有何方案、做什么打算,只要整合运动自身做好应有防备就已经足够,一小撮人的力量想要面对全体有组织的武装感染者,这绝对是痴人说梦。于是话题又转回来,塔露拉看着那份报告上详细的乌萨斯调兵安排,笑得苦涩,「乌萨斯的……是皇帝亲自部署的吧。」

弑君者点头。

塔露拉点了次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等弑君者关上门后,整合运动的领袖不由得掩面冷笑。

乌萨斯这位皇帝可真是一头蠢熊。

回忆起童年时魏彦吾带自己参与的乌萨斯帝国第二十三代皇帝登基礼,当时的塔露拉就已经知道这不是一位合格的君主了,那犹豫不决又忽的自傲起来的模样正是如今乌萨斯落到如此地步的元凶……可怜了乌萨斯军中的平民。

也不知道有多少感染者,被他们押上前线充当武器。

思路走到这里,一道白色身影终于从她脑海里浮现出来——霜星。

雪怪小队的指挥官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再过上两三天,也就能被医生们允许出院,而且只要定期复查,相信之后都不会再有那么危险的时刻。与她那曾经被乌萨斯绑架后作为兵器险些被运送往生物兵器研究所的遭遇、以及此后被整合运动救出、如今近乎康复的经历相比,那些有着类似命运的人,倘若也能被拯救——不论被谁——就好了。

但终究,整合运动的确是必须使用暴力,利用暴力的。哪怕是发动战争,她们也要从这样的残酷中走出自己的血路。她们要去告诉所有人,如今乌萨斯的战争不过是帝国贵族们为自己获取利益而驱使平民送死的不义恶行,它最终将把乌萨斯带入深渊。

而整合运动必须在悬崖边缘等待着,在最好的时刻拿起自己的武器,把它推下去。


时机即将到来。

战争打响第二天,莱塔尼亚联合卡西米尔与萨米也宣布了对乌萨斯的战争状态,而通过向卡西米尔输送兵力与战争物资,莱塔尼亚的军火贩子们赚得盆满钵翻。

第八天,这些人的运送队伍在切尔诺伯格附近被源源不断赶来整合运动驻地投奔的感染者们冲击,并成了新投奔者对塔露拉的致礼。

混乱、无序,这就是战争开始后乌萨斯的模样,与原本塔露拉估计应该会有的战时戒严以及对感染者禁令相去甚远,简直就是乌萨斯皇帝那无能愚蠢的最好写照。

然而据这一批感染者同胞的说法,仅仅是各座城邦对被集中起来的感染者的控制力度减轻而已。然而,倘若感染者在城中被发现,更是难逃被普通人和警卫队殴打至死的命运,一个小姑娘亲眼见到自己兄长与母亲尸体被警卫队倒提着脚丢出城外,还好有潜伏在人群中的另一些同胞救了她,这才得以活着来到切尔诺伯格。

一旁原本并不在意这些人,只因为自己和塔露拉姐姐说话被打断而颇为恼怒,如今听到这样的消息而真正生气起来的梅菲斯特此时冷笑一声:「那些人,从头到尾就没变过。」

塔露拉看着他,拿起桌上一小块点心递过去,眼中蒙上一层漠然,嘴上依旧笑着,幽然道:「我会让他们改变的,」她对眼前这些受难者,以及遥远距离外仍在受苦的同胞们保证:「很快,你们就不用再受苦,整合运动的烈火将烧尽一切覆盖在感染者身上的不幸,在那些人的死亡之上建立新的秩序。」

整合运动的首领叫来人把投奔而来的同胞们送去医院后,看了看日历,又对着正把点心吃完的梅菲斯特说:「去吧,把弑君者和爱国者叫来。」

梅菲斯特躬身行礼:「如您所愿。」


夜晚,曾经乌萨斯切尔诺伯格城邦的中央会议室内,坐着几十位种族各异的整合运动成员,她们分别是如今在各个部门把持进展的重要人物,外界也曾经传闻过她们的整合运动领袖身份,但此时,这些人都在等待着另一位真正领袖的到来。

会议将在当地时间晚上七点整召开,大约是六点四十左右,门扉开启,塔露拉从外面走进来。她身后跟随着弑君者、爱国者,以及昨日才刚出院的霜星,面对大家已经到场的如此情景,她略皱了一次眉后,并不多说什么,只是继续走向最高发言台。

「大家来得很早,这一点非常好,我相信当中并不会有丢下工作就早早过来表忠心的,也感谢各位的拥戴。」塔露拉走过最中央那条道路,如此明言,「今后再开会,诸位只需不迟到即可。」

「我们记住了。」梅菲斯特站起身来,一行礼,他环视周围也几乎都是点头应和的,颇为开心。

此时站在霜星身旁的爱国者发出低沉声音:「既然大家都到了,不如现在就进行会议,免得浪费时间吧。塔露拉小姐,您怎么看?」

塔露拉点点头,在发言台上站定。

开场演讲的内容她已熟烂于心,如今,正是那些在她生死之间抓住了这个世界的言语们向世界宣告,「整合运动」将如何抗争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