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星光闪烁,明月如钩,切城夜里的医院,总是安静得让难以入眠的人开始默数起时间一秒一秒流逝的长度。

回到主城以来,霜星就一直在医院里过着病人该过的日子——检查、吃药、准备检查,循环往复,就像太阳每天升起又落下,月亮每一月中渐渐变圆又变弯。

不过不得不说,有治疗和没有治疗可以说是两个数日子的心态,自从整合运动占据了切尔诺伯格作为运动的第一据点,城中原本供应百万人口的资源被十数万人分一分也还算充裕。尽管原来塔露拉答应过她待到切城被占领就立刻为她无辜枉死的族人们复仇、向乌萨斯发起战争,但在一日一日的康复中,霜星更加渴望的是自己的身体能够尽快好起来,她更希望自己不假她人,亲手报复。

星星数到第七百多颗时,有人敲起门来,她抬眼看过去,是塔露拉。

「晚上好,」整合运动的最高领导者抿嘴笑了笑,似乎心情极佳,「你数星星的样子,就像是在歌唱呢。」

「那样会死人的,」雪怪小队的指挥者也笑了起来,面对这位以身犯险为她们殿后的领袖,她实在心怀感激,「夜深了,大家睡着了就好。」

塔露拉没穿她那套礼服般的常服,如今在切城内的日子不再危机四伏,而是日益安定,她换了另一套不失清贵的衣服,因此也没蹬着她那鞋跟高高的皮靴,在医院里又是刻意地轻轻走起路来,便几乎听不见足音。

待走到霜星身边,她才低声继续这场深夜的交谈:「我已经看过报告,你的身体比之前要好了很多,这样大家也就安心了。」

——不是用梅菲斯特的法术吊着命,而是切实地恢复着本该属于她的生机。如今,在医院中的许多感染者都和霜星一样,一点一点找回自己应得的幸福时光。对此,塔露拉感到非常欣慰,即使要说起来,从身为敌人的罗德岛那里窃取医疗情报资料的确不道德,然而此刻她所能感到的充斥在医院里的宁静与幸福,也让她心甘情愿承受一切可能的代价。


「谢谢。」霜星向她点头致意,又看着窗外的繁星,不由得感慨:「如果那时候我的身体状况再能好些,也不需要和你打上一场才承认你的优秀了。」她望着病房里的衣柜,换起病号服前穿着的衣物上,还留有她与塔露拉对战时被烧灼的痕迹。

塔露拉也看了看她身上那件病号服:「相比之下,现在的你还是穿上这一件衣服更加显得安适。那件拘束服穿在人的身上太过碍眼,等情况再稳定一些,我请参加整合运动的裁缝小姐们过来为你做几件新衣服吧——她们也都很感谢将她们从隔离区救出的霜星大小姐,非常乐意效劳。」

「那真是……谢谢她们。」被叫了大小姐,霜星先笑了好一阵子,知道塔露拉是拿她自己打趣,又想起塔露拉平日里穿上的衣服们,「她们会那样设计估计是……因为塔露拉,你比较贵气,我这样气质上的武人可不适合大小姐装扮啊。」

等那些小姐们过来,看一眼就知道了——她摇了摇头。

霜星的模样气质,如她所说,正是凛冽如霜、锋利无匹,即使穿了身病号服还含着笑意,也掩盖不住她那双能够将人冰冻的眼睛里半露的凶狠眸光吧。然而对于塔露拉来说,那样眼神,她早先便在陈的眼里见过了——虽说她们自小一起长大,所受教导也只是科目上略有不同,但魏彦吾老是说塔露拉不如陈有一股子凶气,那凌厉的目光,比起霜星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塔露拉望了望龙门的方向,叹息一声。

她该打起精神来。于是继续笑道:「你总得代表整合运动出门的,今后……可不能吓到那些自诩文明礼貌的家伙们了。」

「你要有新动作了……」霜星敏锐地盯住她暂时的上司,「是要出击吗?」

一句话之间,塔露拉便鲜明感受到了这位幸存者身上除了希望与期待、还依旧有着绝望的气息。

雪怪小队的指挥官的确背负太多——族人因己受戮、一人幸存却命不久矣。她的武人性格使她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对着不公世间进行反抗,但也正因如此,塔露拉才希望她能在帮助自己的同时,理解「复仇」的意义。当然,如今毕竟是太早了些。

「很快,乌萨斯就会对莱塔尼亚或是卡西米尔宣战……我猜前者的可能性大些,如今的莱塔尼亚更为肥美。」塔露拉肯定地说着白天弑君者传递来的消息,接着开始为面露疑惑不解的霜星说明:「龙门派遣督察长陈去了罗德岛,而罗德岛众所周知是对付整合运动的组织,因此……」塔露拉斟酌一会儿,选用了比较亲民的说法,「乌萨斯终于确认整合运动不是与龙门合作来敲他们竹杠的、有背景的、受资助的组织。」

「……那群笨熊,不会真以为整合运动是靠龙门才如此迅速崛起的吧?」霜星咧起嘴角来冷笑一声,塔露拉在切尔诺伯格时做的那些事情她早就有所耳闻——带领人们抢夺军工厂内的武器,在此之前还有独自强行冲开集中营警备力量将所有感染者解放出来的事迹,要是有龙门帮忙,她又何至于此呢?

「是啊,那些蠢货就是这样认为的吧,不论是谁都可以,总之乌萨斯境内如此混乱,自然不是他们统治出了问题,而是从不安分守己的贱民、居心不轨的外来势力作祟。」塔露拉也笑了,尽管霜星的笑脸依旧如此瘆人,但至少她说的话能让人心情愉悦。

——而她说这话时,霜星看了塔露拉一眼,只觉得那股与生俱来的贵气在自己眼前正化作了恶鬼一般,它要将那些愚蠢的统治者拉入他们应在的地方。

塔露拉依旧望着龙门的方向,她看着某一颗隐隐发出火焰光辉的星星,嗤笑着:「重要的不是他们以为,而是他们不会因此再对切城有所戒备。乌萨斯觉得龙门、罗德岛与切城已经势不两立,正等着我们打起来呢。可是魏彦吾先生,」即使是这种时候,她对自己的父亲依旧抱有最基础程度的礼貌,在提起这位并无血缘关系的亲人时,仍是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叹息道,「如今他大概还在龙门处理那些顽固派吧,毕竟陈……当个督察长绰绰有余,可的确还不是个合适的继承者。所以切城、我们整合运动,只需要以逸待劳、休养生息,等乌萨斯在战争中把自己的底子都掏空之后,便能有最大把握去为你的雪怪一族、为如此众多无辜感染者、为一切被他们敲骨吸髓的平民复仇。」

说到最后,塔露拉眼中明亮,如亿万星辰集聚在她的魂灵中为她的心而闪耀,可这亮光转瞬即逝,整合运动领袖的另一面悄然在人前出现,却是连霜星这般仅仅侧视一眼都能辨别的不忍之色。

它也没留多久。不一会儿,塔露拉转过身来,那张脸容之上属于整合运动最高领袖的表情便已然收敛成了它最该是、也是霜星在今日之前最愿意见到的模样——

塔露拉眉头微皱起来,眼中怜悯,面色沉静如水,正是一颗「天上星辰」应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