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龙门近卫局督察长又带着人去了罗德岛的这个消息传来,正是几天后塔露拉恢复得差不多、弑君者摸清形势,整合运动将要正式实施那些政令之前。

在此之前,整合运动的希望每天走在路上便能得到众多寻回家园得报大仇的人投来感激的目光,她也并不因此胆怯或是骄傲,只是偶尔会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更好。但就在这个确切消息传来时,明明自己早先就已经决定将那件东西还给陈,塔露拉还是感到有些不适。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的问题,弑君者来询问她的情况,塔露拉也只是说或许自己的矿石病又有些向晚期发展——事实上她的确又被源石结晶进一步侵袭了体表组织,但……肌肤张裂神经末梢被撕开的痛苦渐渐变得细微,而她早已习惯了,这些也远不如脑中的恶意再起令她更加感到无助与困惑。


——你看,这就是你的决定?

——她还是去罗德岛了,这就是你期望的吗?

——你希望她和那位兔子小姐相谈甚欢,甚至让那只奇美拉取代你的位置?

一如既往的那个声音如此嘲弄她,一点点掀开她自以为是毫无在意的平静底下不断涌动的占有欲望,以至于塔露拉只要闭上眼,便能看见陈和阿米娅她们于床笫交缠。最糟糕的是一旦虚像浮现,那些肮脏场面便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这让她越发感到浮躁、不快至极。

尽管实际上,她从未想过这些以她看来其实只能说毫无意义的小事——从小便被当作继承人培养的领袖人物在前段日子里,将自己的全身心都交给了改革,实在也没什么空隙能好好梳理那份已经注定没能结出果来的情感。对塔露拉来说,她知道这或许就是当年魏彦吾先生选择了她而非陈作为第一继承人的缘由:作为一位领导者,陈的确过于在意自己的情绪波动。这之前在那座分城里遇见时就是这个样子,看来这几年也是毫无改变,日常意气用事。这般举止,怕是也让整合运动的基层战士们受了不少无妄之灾吧。

唯独这一点是塔露拉不愿见到的。因而如今她的选择,自然也是能让所有人不至于被自己拖累。

于是,被弑君者的询问提醒了身体问题后,塔露拉便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尽管不顾对方担忧的目光就开始办公有些胡来了,但有些事情是必须要优先处理的,即使遭遇人生变故也是如此,何况,这也不过是她早就有所预料的事情罢了。

比起这种小事,她可不相信魏彦吾会放过这一能对自己造成影响的手段而不用。

让陈去罗德岛……哼,怕不是三十六计,攻心为上吧。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策略,龙门现任执政官的心机深沉她自小见识到大,尽管此时此刻,塔露拉自认面对魏彦吾所做各种人事的新安排能摸清他的大多意图,却也正因如此,绝不会轻视他的任何动作。


「继续说吧,」她说着,将外套脱了,进里间从休息室的衣柜里挑了一小会儿,换上一件较为保暖的大衣,看了看一脸担忧的弑君者,不禁微笑起来,「安心,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一定会提前告知你。」

弑君者被她这坚定的微笑噎得不好再多问,便只是点点头:「塔露拉,你肩上担负着责任,不要忘记。还有……注意身体。」

「我明白。」塔露拉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大衣,示意弑君者不用担心自己,而后沉思着正色道,「罗德岛那边新报告上来的数据应该很好用吧?我看医疗部门交上来的文件里说,霜星的身体调整也已基本完成……只要再让切尔诺伯格修整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开始执行计划了。」

她话语中满是感慨,让弑君者只觉她老气横秋得令人心惊,但这个计划的确是如今情况之下,最能使整合运动与感染者得到美好未来的手段……弑君者皱了皱眉:「首先,我想应该从宣传部那边开始?」

「不,」塔露拉瞥了她一眼,见弑君者那张清秀脸容上满是疑惑,叹气道:「你、梅菲斯特、霜星、爱国者……这些人,首先,我们一起来开个研讨会。」整合运动的领袖一连报出了不少名字,这些人都是整合运动如今各个方面的领头者,而她坐在暂时被自己用着的执政官位置上少见地连着又叹了口气,「这一件事必须要大家一起商量才行,否则,后期会出问题。」塔露拉看着弑君者,张嘴想要呼唤她的名字,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最终,她只是说:「你看过我的设想,应该也知道——不仅这件事,不仅我们……」

弑君者于是点了点头,接下话来:「只要在这次会议里能说服大家,让大家理解到整合运动本该做什么,将来的路才能走得顺利而正确……再往后,这样的会议还得时时开,以确保……整合运动真正的存续不绝。」


塔露拉满意地点了点头。

弑君者是第一个看见那些东西的人,她也绝对不会辜负塔露拉对她的信任——一定能够理解那些东西意味着什么。既然在看完那些手稿后她并未反对也少有建议,说明她对塔露拉的方案或许一知半解、或许已经有了具体的实施手法,不论如何,总归是承认了它的可行性。

这位原乌萨斯政府的官员,如今已然依靠自己在政府工作时积累的经验,成为了整合运动改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尽管,塔露拉其实并不愿这样做。倒也不是担忧弑君者会大权独揽将她架空,塔露拉初到切尔诺伯格后没几天,弑君者就联系上来,并以一位切城执政官的头颅以及接近全部门的倒戈为礼物让自己成为了塔露拉的心腹。作为一位自我举荐的朋友,其代号就是她的心意。

弑君者——CrownSlayer,如此名号之下,其人身负之能力也可见一斑。只是她们如今毕竟是感染者,就算身负异能、能够释放出比普通人更加强力的法术,终究也是在透支自己的身体。偏偏,弑君者又太过重要了。与塔露拉的武力以及个人魅力的突出而使她成为这样只要活着就能成为希望的人不同,弑君者以其组织能力与谋略成为为塔露拉谋策整合运动的策士,因此,她必须得更多地保全自己,哪怕塔露拉先离开这个世界,她也必须是那个将塔露拉为整合运动所铺好道路的守护者。

——前日,在切城之外,陈挥舞赤霄剑将弑君者一击重伤时,塔露拉才真正认识到这个问题。


何况,她能将名字、头脑、名誉……一切都献给塔露拉和塔露拉的整合运动,塔露拉却不能为她、为所有与她一样坚信塔露拉的人舍弃过去的牵绊与爱情吗?那这样也太过软弱而狡猾了。

「我想在会议上告诉大家那一件事。」塔露拉一瞬思虑,继而颔首,又昂首扬眉,面色骄傲。她看着弑君者,看着弑君者眼底的狂热,如此说:「整合运动之所以为整合运动的缘由,以及五年内我们将要达成的目标……为此,在这之前,我答应霜星与你的事情必须做到——我们要颠覆乌萨斯帝国。

「所有在乌萨斯帝国感染者集中营里辛苦劳作却得不到应得温饱的感染者同胞,我们将砸碎他们手上的镣铐,把这个世界交到他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