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龙门近卫局的陈督察长,您再次来到罗德岛,是又带着魏长官的什么指令吗?」凯尔希的猫耳朵动了动,仿佛在审视这两位去而复返的龙门警官,她的眼神锐利得与她那件并不体统的白大褂正相对、带着手术刀般的势不可挡,又与任何医疗工作者并不相同,是独属于政客的目光——这让罗德岛号里会客室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异常,但凯尔希并不多说什么,只是添上一句猜测:「又或者……是龙门的各位对罗德岛如今在龙门附近的盘桓有所不满?」

这人,之前在魏长官面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还就是位风韵犹存能力出众的中年女性,没想到直接和她打交道居然这样难缠得就像是蟒蛇啊——星熊给陈使了个眼色,假装自己并不在意一样地偏过头去不打扰她们之间的什么诡异交流,私心翻了个白眼。而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魏长官给的那条红珊瑚手串,最后一次仔细看了看后,还是交给了一旁等待着她们给个说法的凯尔希。

「这是魏长官给您的信物。」陈叹了口气,看凯尔希的脸色略微好了点,至少她们这两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不会被赶出去了。「他说——您会懂得这是什么意思。」

魏彦吾的确说过这句话,然而即使是陈也没办法探听到这手串里到底藏着什么往事,而且,真心的,说白了吧,这玩意儿不仔细看也就和路边地摊货没什么区别,但她那老没正经的养父神情随便地把这东西给她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些得逞的笑意。那颗真龙头颅龇牙咧嘴的样子可不多见,即使是陈都想了老久才记起来——这笑脸在她从维多利亚毕业回来后主动加入近卫局时也出现过一次。那次之后陈就是龙门近卫局空降的督察长了,至于这一次……

陈把视线焦点落回凯尔希身上,看凯尔希似乎也在心里感慨了一番之后一挑眉:「好吧,我当然还记得自己欠他一份工钱……请在此稍等,阿米娅和博士正在进行模拟训练,很快会就到了。」

猫耳朵的女人好像不似以往冷静,踏着小步子走出了房间后,她关上房门的声音似乎略大了些。对此,陈和星熊面面相觑一会儿,两个人都摸不清这人什么意思。然而,仅仅是因为罗德岛这位最难缠人物走了,星熊和陈就该松口气了。

「难怪不是阿米娅和她那个博士在会客室,原来还在训练……这群罗德岛的家伙们未免也太拼命了吧,」下意识握了握自己的盾,星熊终于能安心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她喝了口水,看向一脸凝重的上司,「老陈,咱们这次又来罗德岛到底是什么事啊?」

陈看了看茶几上的水晶杯,默然不语。魏先生说是让继承人来向整合运动学点东西,但凯尔希的样子告诉陈,这件事情肯定不止这么简单。尽管并未如同当年塔露拉在时一样的在新年典礼上当众宣布了继承人身份还出使过别国,如今受到重视的陈督察长也早已是众所周知的龙门唯一继承者。现在,她的政治直觉告诉她,凯尔希的态度有问题——或许这老到不行的红珊瑚手串里真的藏着什么古早协议?又或者是之前自己被支开去接阿米娅一行人时凯尔希和魏先生达成了怎样的共识,而这就是启动某个计划时龙门给出承诺的约定物品……

一想到这里,陈又记起此前她带着塔露拉退回的摆件准备离开罗德岛时,罗德岛请求检查这一物品的事情来。当时陈走得匆忙,现在要说起来,那个应该也是属于她的盒子还没拿回来呢。也不知道这边还能查出什么——就算没什么问题,估计也还得好好和这边的人交涉一番才能取回来,或许又得和凯尔希打交道,麻烦。

她揉了揉眉心,星熊这个问题还是个麻烦。陈总不能直接告诉自己的下属,是因为你的上司不够成熟、魏先生还是更加看好塔露拉所以让你上司来学习她的做法吧?这种话陈倒也不是说不出口,但话到嘴边,最后就变成了:「是魏长官交待的特别任务。」

星熊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心知肚明:既然陈不愿意说,估计不是重要任务就是什么不好说出来的任务吧……她只要陈能好好坐在督察长这个位置上安心办事安心过日子就成了,至于任务——陈长官一定都会完成的,她负责辅佐就行。唯一让人担心的只是罗德岛这个地方充满了变数,即使是那个看似温柔的阿米娅小姐,身边也尽都是古古怪怪的人……上次老陈离开的时候脸色也是怪怪的,就算是被紧急召回去吩咐事情,也不至于那副连龙角都要萎缩起来了的脸色吧。

这样一想星熊略急了:「老陈,不是我多嘴,咱俩在这儿要是有啥情况,能尽量先通个气再行动吗?」照上次那种风风火火就去打仗了的行动,在龙门倒也不算什么,但如今连近卫局都没带出来,实在是安全性不够的。

被下属提醒了要稳重——陈刚拿起杯子打算喝水的动作便停了下来,她平时也没看星熊有这么老妈子气,如今倒只觉得好笑,又忍忍笑意:「不用多说。我知道了。」

来自龙门的上司和下属一来一回才说了几句,就没什么可继续说的事情了,沉默里只觉得气氛越发奇怪起来,两人便又默不作声喝着杯子里的水。

会客室里静了几分钟,门又被人轻轻扣响了。接着那扇门被缓缓打开,身穿罗德岛制服的小个子领袖、阿米娅小姐带着她的博士走入会客室。

这位兔子小姐面色微红,呼吸频率要略快于此前陈所记得的,看来方才也是经历了相当扎实的训练,以至于赶来此处的几百米路程都还未能平息她体内的散热需求。至于她身后依旧老样子、整个身子都被衣物包裹住的博士,陈只多看了他几眼,便有股自己被人盯视打量的感觉,之前她就觉得这人想来也并非等闲之辈——而此前塔露拉递过来的盒子,最有可能的应该就是暂时保管在这二人组手里。

说实在的,若非如此,陈甚至都懒得去管那位博士的具体情况。相比起这样都不以面目示人的家伙,显然还是阿米娅这位亲切的领袖更容易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放下警惕与心防。


「抱歉,让陈长官和星熊警官久等了。凯尔希小姐已经告诉我具体情况,今后还请多指教。」腼腆的兔子小姐似乎努力想要表现出领导者的模样,但此前的失礼让她有些拿捏不好应有的态度,说完前一句话后,这才正有些主人的气场,极为礼貌地向她们笑了一下:「罗德岛欢迎两位的到来——」

「欢迎两位的到来。」博士站在阿米娅身后,幽幽地复述,之后似乎是补充一样说着:「前段时日两位已然参观过罗德岛了,为你们准备的房间正是原来那两间,想要调整的话请随时找我吧。」像是表述这种小事不需要阿米娅操心一样,他的声线中略带些急躁,然而语气却是亲和的。说完之后,他或许是先刻意朝向了陈,这才又开口说到:「陈长官,此前是我们失礼,竟然将您的礼物盒扣押在罗德岛检查,我们对此感到抱歉,它现在已经放入您的房间,希望您能接受罗德岛的歉意。」

似乎并未察觉到他话语里的问题,阿米娅面色更红了些,看上去更是又可爱几分,而她还紧张而期待地看着陈。

被那样热切而真挚的目光望着,即使是从未与罗德岛打过交道的人也会为阿米娅的真诚而感动不已吧。可这阵仗,在早与她们有过接触的陈眼里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自然不会有所放松。

不,反而是略有不适,陈微微皱起眉来,忍住那一丝不快,点了点头:「龙门感谢罗德岛的友善。」又说,「我们入乡随俗。」

「老陈虽然没有很随便,但她也很心好的……不过我的房间能换到她对面或者旁边嘛,」星熊看陈脸色虽然不太好,但至少也算还行,于是放松随和起来,陈话音刚落她一摊开手便自来熟了:「就那个,你们懂啦。」

阿米娅回过头去看了看博士,两人似乎经历了一次目光交流——虽然没人知道阿米娅小姐是怎样从那张被面罩覆盖的脸上与他交汇视线的,接着点头:「好的,我们会准备好一切。」

说完,兔子小姐又坚定地点了一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