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为了表达尊重与诚意——自陈与特别督察组的干员们借住在罗德岛号,一连好几天,关于整合运动的消息都自阿米娅或是那位博士的手里转过,接着立刻便被送到陈的手上。

相比之下,龙门的消息倒是来得少,也不知这是执政官魏彦吾信心十足、如此稳坐钓鱼台,还是又有些长辈脾气不愿再在通讯中被陈毫不留情地再骂上几句。

总而言之,陈也把这些消息都传给了阿米娅和那位可疑的博士表示并不相欠了。


与这些客客气气的消息不同,几天下来虽说不算深交,陈也在罗德岛见到了许多值得聊聊的人。和星熊那个看起来大大咧咧好说话的人不一样,敢于向努力练习的陈警司搭讪的家伙们看起来都是些散散漫漫没张力的人——说白了也就是没心没肺。

例如原本还一副吊儿郎当模样,但自从从阿米娅那儿听她抱怨过来自拉特兰的武器都被整合运动弄到手了之后就总是安慰她人生总有被坑的时候不要太在意的「能天使」。

「你看我,并不是来自拉特兰就会被头上这个日光灯管盯上还关不掉的——都是那群老头子坑人啊……」

「……」

「总之下次再遇见那个家伙,一定要和我说一下啦。」说起这话时能天使总是打着哈哈,眼神瞟了瞟不远处。

陈懒得管这算是怎么回事,拉特兰的问题和龙门的当然不一样。

而她越是平静下来,越是在自己房间里看着那些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动向,便越发皱紧那双本就习惯了皱起的眉头。


塔露拉这是在做什么?

明知不可能一鼓作气打下龙门却还在疯狗咬人一般不顾一切不知变通地进攻……可如果自己猜测得没错——陈知道,塔露拉早就进过内城却不动手。

那么以她的头脑,也该知道这是个陷阱。

可她还是往里跳了?这完全不像是那个被当做龙门执政官继承人培养的塔露拉会做出的事情,陈就是用自己的角去想想都知道其中必有内情。

陈明白,与她一样,魏大人也该知道塔露拉的秉性,但计划中在这一环节里他却依旧选择了拿这件事来赌博。那么如此一来,整合运动想要与龙门争抢的就是……

——时间差?


陈勉强也算是计划的参与者之一,尽管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监督者,但毕竟她也分明知道龙门正等待着乌萨斯出手。只要那个庞大的城邦联合帝国能动作起来,龙门与乌萨斯帝国军加上罗德岛的这些人员,完全可以夺回切尔诺伯格。

当然,乌萨斯也必定要付出一些代价——例如源石工艺的技术新发展之类——来补偿龙门,毕竟仅凭地广人稀的乌萨斯,要硬吃下如今的切尔诺伯格也还是勉勉强强,乃至于被人家吊着玩儿。只有和龙门联手,双方才能以最少代价除去整合运动这个定时炸弹。这样也算是皆大欢喜。

可乌萨斯必定不会就这样乖乖听话——那个弑君者,侦查小队传来的消息是她曾经任职于乌萨斯政府……如此想来她对乌萨斯政府官员的了解必定不会浅薄,那么如今这场面,就是塔露拉和弑君者联手利用魏先生的计划,专门为龙门和乌萨斯布下的彼此猜疑之局吗?

这一招,在陈看来其实有些险。但对于龙门而言可惜的是没有乌萨斯的允许,龙门便没有足够的理由对切尔诺伯格动手。此前天灾降临之时的动作还能以龙门进行人道援助为由,如今整合运动盘踞于斯,再怎么说也只是一场叛乱,龙门无法在无许可情况下干涉别国内政。整合运动只要做出一副极力攻打龙门的模样,便可诱使乌萨斯政府坐山观虎斗以收渔翁之利,这样贪婪的念头却让他们失去了最好进攻围剿的时机,假以时日……以切尔诺伯格的恢复情况,两边怕是再也都吃不下这一块橙色的蛋糕——而它也将彻底燃烧起来,成为焚毁整个文明世界的灾火了。

魏大人在赌的,是乌萨斯反应过来的时间足够让他完成那件事,又不足以让塔露拉的整合运动从天灾人祸中恢复过来。而塔露拉在龙门如此多年,自然深知魏大人的脾性,于是也利用着这一点。

自然,她赌的就是整合运动的切尔诺伯格能在乌萨斯反应过来之前站稳脚跟。


——短期来看的确如此,但是整合运动不可能永远拿龙门做幌子,乌萨斯迟早有一天能发现这团火已经烧得人肉里生疼,不得不灭,仅仅只凭切尔诺伯格,绝不能抵抗那时龙门与乌萨斯,再加上罗德岛的合围歼殛。

塔露拉,你在想什么?

还是说她早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她根本就没进过龙门内城,没发现魏大人的那个计划,也没为整合运动打算得如此长远,而只是单纯想要积蓄力量、毁掉龙门以泄愤呢……


「……长官,陈长官?」

回过神来陈才发现阿米娅又拿着一叠文件来找自己了。

看见陈终于理了自己,阿米娅那对大大的兔耳朵动了动,关切地问道:「您累了吗……还是身体不舒服?要去找凯尔希医生看看么?」

那双眼里真诚的担忧从来让人感到内心柔软,不过,也得分场合。

「不用了,我只是在想事情。」陈只是瞥了眼罗德岛的领导者手里那叠文件,「罗德岛的各位又有新消息?」

「唔……是这样的。」阿米娅点点头,递出文件后兔耳小姐的耳朵耸拉下来一会儿,开口陈述时却又挺立起来,看着精神不少,「整合运动的攻势变得,出乎意料的开始试探性为主,没什么威胁……那座分城,本来我们以为它会重新被移动去切尔诺伯格周围进行护卫,最近却是几乎要被荒废了。

「……有些不合理。」罗德岛的领导者小声说出自己的看法。


陈第一反应是拿过资料再好好看上一次,便从阿米娅手里接过那些文件。

但不论怎么看,也的确都是整合运动预备收缩防线的迹象……她们已经准备好了吗?只是这些时日,切尔诺伯格就能保证自己不会被龙门、乌萨斯和罗德岛的进攻击溃?

「即使切尔诺伯格原本就是一座源石工业城市,天灾过后能够迅速重建……可那么多居民都死于天灾,塔、她们人手真的够用?」

「陈长官……你说什么?」阿米娅被这跳跃的思路弄得有些迷糊,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陈的话语中蕴含着怎样可能性,「难道,整合运动这些日子以来的进攻全都是佯动?……对,她们的目的应该只是拖延时间让人松懈观望,可实际上却已经悄悄地把切尔诺伯格修整起来,好能面对任何……哪怕是多方力量同时的进攻。」


「我想的确如此。」陈看着阿米娅,心想这的确是一位聪慧伶俐的领袖,但这次或许就连老姜魏大人都得栽跟头,而她们这些人里,的确是还未曾有成长到能和塔露拉较劲程度的存在。

她能听见自己的声音突然变得冷酷,自从上次见面以来,这几天她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个身影变得越发清晰,而这一条一条的事实摆在她眼前,似乎又在嘲弄她的天真。

但陈只是说:「阿米娅,请立刻让凯尔希医生联系魏长官。」她顿了顿,接着深呼吸一次,「我可能说服不了魏大人,但是,就算等不……等不到龙门解围,仅凭我们近卫局也必须行动起来。」

「……请让罗德岛也一起!」才从惊异中恢复的阿米娅似乎也变得坚定,那双眼里似乎盛着什么难以言明却如此宁静的感情,「作战计划我们现在就来商量吧,我这就通知博士和凯尔希医生。」兔子小姐握紧了自己的衣摆,「我们还有一些时间,陈长官,请让我也做些什么。」

「好。我们就从这里开始。」陈应下阿米娅的主动请缨,这时候需要干脆利落的进攻,她们一定得咬死了整合运动现在唯一露出来的弱点,用上所有力量绝不放松。她点了点无人机拍摄的地图上某个废墟般的位置——万幸,那座分城与切尔诺伯格离得远,又离龙门过于近了,即使龙门出兵,她们勉强也并不算违反了两国条约,「整合运动那个叫霜星的头目现在还在这里,如果她们要撤走……」

「那罗德岛以及龙门,就会让他们付出伤害了无辜却妄想全身而退的代价。」阿米娅抿了抿嘴,视线一瞬飘远,又看着陈如此说道,那毫无迷茫的眼眸中尽是决绝,「即使无法完全阻拦她们撤退,至少也能趁机打开进入切尔诺伯格的道路……」

「我会向魏长官说明情况,龙门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如果他已经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陈在心里加上这样一句,又琢磨起该怎样去说服罗德岛的两位指挥者。

此时阿米娅接通凯尔希的通讯,言明情况后,尽管得到了肯定回答,但干员们还得准备一小会,而她们又得去那位医生的办公室开个临时会议。

离开前,阿米娅站在门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跟上陈的脚步,「陈长官,请让罗德岛来对付那位『塔露拉』小姐,我们和她还有一笔账要算。」罗德岛的领袖皱着眉,仿佛强迫自己舒开一样地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再之后,就是龙门镇压整合运动的时间问题了吧。」

「本该如此。」陈点了头,握紧手中略粗糙的剑柄,细细刮擦着向前走去。


——如果这一切顺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