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那之后,会收到来自罗德岛——以及她所代表的流亡政府们、对整合运动如临大敌的其余国家们发来的会谈邀约也算理所应当。塔露拉也还听说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们自称反恐怖主义国家联盟,自诩正义,在各大媒体上要求整合运动必须与会,否则就是与全世界为敌……好像在此之前并不知道整合运动本就存着这份心思一样。

而塔露拉捏着那份邀请函,明白上面既然没有提到如今还滞留在整合运动辖区的那位艾雅法拉小姐,那么自己这边自巧合中故意施放的善意,尽管粗粗想来,可能是并未传递到罗德岛去——然而,这样故意放出去的消息如果得不到回应,很大几率其实是罗德岛的人在假装不知道吧。

这勉强能算是一种保护方式,但要给那位艾雅法拉小姐说穿了来,实在也是会有那么些伤人心的。

她再看了眼地点,心想某几位还真是对那个老地方执着得很,即使眼神落在最初署名签章的「龙门方代表」上还不过一秒,大致也懂了这究竟是谁的提议。

就连才回来的霜星都懂这是谁的杰作,她坐在桌前首先反对:「我们没有必要和这群小人谈问题,整合运动一向是办实事的。」说完又看了眼塔露拉,「如果塔露拉决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接受邀请,我申请陪同。」

「你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办,霜星……」弑君者接着说,「即使要赴会,陪同也该是我。」

她们虽说并不算是在吵闹,然而也实在是有些儿戏,坐在塔露拉左手边的爱国者便也出了声:「两位不用争论,这一件事塔露拉早就和我商量过,事态发展都在她意料之中——将要陪同的人,也正是我。」他望向一言不发的塔露拉,问道:「前提是您不曾改变心意,您认为现在的罗德岛值得信任吗?」

「霜星是除我之外,最适合带领军队武力镇压那些不安分国家的人选,至于弑君者,我离开之后一切事务就交给你代为管理,因此,你们都不能离开前线。」塔露拉并未直接回答爱国者的发问,而是暂且将不同两本册子分别递给霜星与弑君者,「具体事务以及部署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有紧急事件发生,再打开来看。」她交待完之后,这才看着会议室里被她这般举动弄得有些紧张的人,回答道:「各位放心,我有分寸。尽管实际上,我既不认为罗德岛值得完全信任,也不觉得她们背后的那些国家势力就这样安安分分……但这次会谈的确是势在必行,我必须要去一趟。」

她太过笃定,对此,弑君者不由得想要提醒几句:「塔露拉,你——」

然而塔露拉打断了她的话语,只是平静地继续:「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希望大家不要乱了心神。」见在座者都不约而同地望着自己,塔露拉微笑了一会儿说道:「整合运动是一个为受压迫者抗争的组织,其旨要在于,为我们应得的公义而斗争。我们都知道,尽管如今在整合运动管辖之下的土地已经大到过去人们难以想象的地步,然而,既然我们的目标在于全世界受压迫者的解放,就必须记得:这条路还很长,因此,决不能在这种时候停下脚步。」

「整合运动不会停下,也不会等待任何人。即使那个人是你,塔露拉。」霜星接过话来,她眼中星光点灭,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坚定地点了一次头:「那里是如今这个『整合运动』诞生的地方,或许就该由你再去向她们宣告一次,整合运动可不是那种为了所谓重要人物的死活而放弃拯救受苦民众的组织——我们和罗德岛不一样,绝不依赖某个特定的人。」

弑君者皱起眉头:「霜星,你僭越了。」

「我还是第一次从自名为『弑君者』的你嘴里听到『僭越』这个词……」霜星转向她,冷静地盯住这一位即使是塔露拉也无比倚重的领袖,「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弑君者当然比起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她正被另一种感情所牵绊,因而无法正确认知整合运动在将来需要的究竟是什么。要是对象换作别人,她自然不会如此失态,然而那个人……那个人是塔露拉啊!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对于整合运动和所有等待着塔露拉的人来说,这绝不是一句「不依赖」能解决的问题。


但既然塔露拉心意已决,她也无力回转,只有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让塔露拉不为后方担心。

看弑君者沉默着算是同意了这个安排,霜星也不再言语。梅菲斯特和浮士德一直是用来牵制W的组合,这次也是由他们好好看管这位最有可能在这节骨眼上搞出事情来的佣兵,其余事项除了防备各国趁着塔露拉不在进行偷袭而准备着如果那边动手,这边也能即时反攻过去,顺便直接把那群不想活的奸诈小人赶下台之类,基本也就没什么了。

既然已经把事情都部署完毕,塔露拉当天便也修书一封,请之前那位艾雅法拉小姐带去罗德岛,以表诚意。信里也就是什么「展信佳」啊「顺颂商祺」这一类的套话,只是顺道问候了一句过完新年就直接又去了罗德岛的陈还有阿米娅那位博士,最后提及「近来听闻凯尔希医生也在矿石病的治疗手法上遇到瓶颈,不如趁此机会多多交流」之类,写完后还例行拿给弑君者看了看。

弑君者看完之后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评价道:「塔露拉,我算是知道当年龙门那边怎么会传出你就是个假道学真卑鄙的流言了……」这封信吧,说嘲讽也不算嘲讽,毕竟每句话写得其实都很恳切,但说是真心实意……谁不知道罗德岛才是那个打着医疗幌子的组织,就这么递过去怕不是要被当成是来挑衅的战书。

整合运动除塔露拉外最操心各种事务的好领袖当即叹息,给改了一段又看了一遍,待确认过应该不会再产生什么理解问题了,这才放心让塔露拉交给艾雅法拉。

再次得到「接见」的绵羊小姐显然有些受宠若惊,在听说是要送她回到罗德岛之后,更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带上温和笑意的塔露拉:「我真的可以离开这里了吗?……那个,这边的路德先生说我状态不太稳定,近期不能的……」

塔露拉的视线在艾雅法拉被梳成三股辫的长发上略做停留,又越了过去,不远处实验室门内路德正与奔雷一起向她摇头,整合运动的领袖便知道这位罗德岛干员所言非虚,然而,艾雅法拉眼底的期待还是让她开口说道:「四天之后,我将代表整合运动,出席由罗德岛牵头的一次会谈。如果这次会谈能够让整合运动与罗德岛间的关系有所进展,你也愿意继续来这里治疗,整合运动依旧非常欢迎你,艾雅法拉小姐。」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艾雅法拉听完眼睛都亮了起来,那副样子实在是可爱得紧,小绵羊当即道谢,保证自己即使回到了罗德岛也绝对不会把整合运动的医疗技术泄露出去,这是科研工作者的信用问题!

塔露拉便笑起来,看似并不在意地要给她授权,说:「如果有人问起,告诉她们也没关系。」

对此,艾雅法拉倒是十分郑重地表达了谢意,又接过那封信来贴身保管好,便在两位先生的谆谆叮嘱中离去了。

塔露拉看着她们的背影,回想起自己说的「关系有所进展」,心头微有些痛感。她下意识地伸手去碰了碰,指腹透过那件单薄衬衣,贴在肌肤之上,不出所料地触及一颗悄然在这里冒了头的源石结晶。四天时间说长不短,还是来得及再做一次治疗的。

只不过,再次处理过一些或许会影响到当日会谈的问题之后,留下的时间里,塔露拉也还是如同近一年前那次昏睡时的一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闷头写东西。等到自己终于把所有能想到的写完,这位领袖才长出一口气,把它们放入信封中,等待自己离开后,它们顺理成章地连同公文一并交到弑君者手上。

整合运动的将来,便在其中。


不论期待或是抗拒,那个时日终究还是在该来的时刻来到了,它透过星光洒落在人的心中,又在清晨破晓的曙光里照亮塔露拉走下舷梯的脚步。

作为东道主,罗德岛与龙门的两位代表正带领自己手下一批人站在被修缮过的废弃城市广场的入口处,对塔露拉这位今日的主角行注目礼,只看架势颇有一番鸿门宴上玉玦已掷后的凶恶。

塔露拉却并不因此而迟疑,更是落落大方,带着爱国者与一众整合运动成员踏上这片勉强算是久违的土地。

她右手握着长剑剑柄,体贴地表达出与罗德岛那位双手紧握成拳的领导人相似的「紧张」,却在视线落在另一位代表身上时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好克制住左手那即将去抚心口的动作,及时将这个动作换成一次故作潇洒的摆手。

陈换了个发型。她不再是那样——塔露拉最初为她扎起来的——故作可爱以冲淡一双血红眼眸带的些许酷似魔龙的戾气、又不至于影响工作的低双马尾造型,而是扎着一头更为利落的单马尾,唯独留下一小部分发尾搭在肩上。那一小段发尾盖住一条塔露拉许久不用、如今看着更是心中微动的剑带。

而剑带,则承载了一柄她再熟悉不过的长剑——那是塔露拉还在龙门时最常用的,它私下常被人冠上与「赤霄」成对的「白虹」之名、因而比起后来所有长剑都更受塔露拉喜爱。

但这位不久前才正在新年庆典上被确立为龙门继承人的督察长,依旧背着她那对继承自龙门先祖的双刀。或许她明知会影响行动,却还是背上了那柄过于累赘的长剑,其中深意,塔露拉不愿细想,又因此浮想联翩。它使人太过怀念那些决不可追溯的过往、那一段段早就无法寻回的时光。

她就这样站在那里,望着自己这位过于犯规的、唯独见面,才真实感到自己每时每刻、其实心心念念的恋人。

陈也望着她。那一对眼眸中,不知多少无法名状的情感正翻滚涌动着,宛若熔岩就要自火山豁口喷薄——又被无数冰凉空气所组成的万叠层障所阻碍,硬生生将它们压抑下去,要人强作安然。

即使如此,即使陈已经无比克制,塔露拉还是能自她的眼神中察觉她已经直面一切、无惧过往的勇敢。这份勇敢太过直白,正如那柄利剑一样刺破了所有阻挡在她们之间的事物,强硬地传递给塔露拉,它又温和得不带一丝否定与霸道,对于过去的陈来说,这是近乎不可思议的。

塔露拉看陈如是模样,心头悸动渐然停歇息止,那些藏匿在血液里的热切情意尽数化作暖流,自心胸漫延满溢,再度潜入深流之中。最后,她叹息一次,轻笑一声,又看见自陈身后冒出一位卡普里尼族人来——正是艾雅法拉对她略一颔首,便重新挂上自己早已习惯的微笑,继续向文明世界自以为高明、实则暴露无遗的陷阱走去。


她当然知道这是个陷阱,要是连各国的动向都打听不到,她岂不是愧对魏彦吾多年来的殷殷期盼与教诲?

但塔露拉正是要利用这个只差一线便是诚意的陷阱,来完成自己最后必须完遂的使命,才好安心将名为整合运动的星星之火传递给整个世界。

她原本便已做好了准备,于是为此甘之如饴,何况——在属于自己的一切结束之前,她还能再与陈见上一面。

以此作为「塔露拉」的结局,这实在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