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做我能做的一切,陈。」阿米娅签完自己的字,把文件递给陈,请她在这份龙门与罗德岛的合约文件上落印,「罗德岛需要龙门的力量,才能完成我们想要完成的事情——还有我和你,现在都疑惑的那件事。」

陈掏出自己的私印,看了眼自那日起变得稳重许多的阿米娅,确认到:「你已经决定了吗?」

「整合运动这次让人捉摸不透,我们前段时间的交流结果你已经非常明白了,为了限制她,从而得到更多情报,必须现在就做出行动。」罗德岛的领导人用那双眼看着陈,做出决断:「陈……请用印。」

「阿米娅……我相信你的判断。」陈点了次头,将印章落在文书上,印上代表龙门的章文,「乌萨斯已经完了,莱塔尼亚和卡西米尔也危在旦夕,我希望罗德岛不是——龙门也不会。」

她们原本都以为整合运动最多是一场疯狂的报复,不求生,唯独在死之前要拉上无数垫背,但自从切尔诺伯格完全落入整合运动手中,她们也从不停止自己向前的脚步,一点一点靠着自己、联合所有能联合的爬出了那道深渊,这让阿米娅和陈都十分讶异。

罗德岛原本只将龙门当做一个暂时的停靠点,却被整合运动绑死在乌萨斯附近,每当整合运动有所动作,在许多地区进行外交接触的罗德岛就不得不被这一条绑缚在自己腿上的铁链牵扯回来,这是名为「同命」的不可斩断的坚固链条,罗德岛如果不能解决感染者问题,她们的理想就无法实现,如果罗德岛无法对抗名为整合运动的典型感染者问题,那么她们想要获得的一切就都会成为遥不可及的泡影。

或许正是明白这一点,塔露拉才一直乐意不断以各种舆论手段帮助罗德岛吧。她也并不是不在意,但这种仿佛重视的在意其实也是伪装——她们早就明白自己应该对抗的是什么,却假装自己在与罗德岛过不去,其实纯粹是用罗德岛当个幌子,在不引起各国过分关注的前提下暗自发展,到如今,将乌萨斯帝国收入囊中的整合运动已经是无人能够轻易动摇的庞然大物,她们也再不需要再用这个幌子……但罗德岛却并非如此。

前日整合运动公开处决乌萨斯皇帝时,宣布了一系列关于今后的策略,而当尼古拉皇帝被公投投上断头台后,弑君者高声宣言:

这是所谓的文明世界中落下的第一顶皇冠,它与它最后的主人落在泥地里,无人去拾,无人敢捡,谁妄想让这顶皇冠继续压在我们头上,他就要去成为广大人民的公敌!从今以后,我,弑君者——CrownSlayer将作为所有冠冕的天敌,为新秩序的建立斩下更多罪恶。向自由与平等起誓!

如此,罗德岛终于可以在最后关头利用这一份公开宣言,力求达成斩断锁链的效果。


和阿米娅谈论了几乎一整夜关于塔露拉的问题之后,陈也算是与这位看起来稚气未脱,却已经比之前要坚定得多的领导人交了个朋友。她们之后又有过几次交谈,频繁而长时间,以至于某位博士看着陈几乎针对到了极点,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问题,反正陈最开始也不喜欢他。

相比之下,她更乐意和阿米娅聊聊。

陈收起印章,将要带回龙门的那份文书也拿起来,指着地图上正被橙色火焰灼烧——那代表这些地方正将原本的政府推翻,并联合当地整合运动进行暴动——的几座城邦:「趁着各国还得解决一下这个问题,我得先回龙门一趟。等他们回过神来一定会吃大亏,在那之前,阿米娅,你必须做好准备。能否把整合运动限制在乌萨斯地区,就看这次你的成果了。」

阿米娅看陈那副认真过头的样子,不由得记起最初她们见面时,在龙门的关口处这位督察长的严厉神色,她笑了起来,努力在陈发脾气之前接过话来:「好的,我会努力。当陈长官带着好消息回到罗德岛时,罗德岛也会为您带来好消息。」

「……你,长高了呢,阿米娅。」陈看着那样的笑脸,不由得想起之前艾雅法拉对自己的评价。

罗德岛的领导人显然比起当时的她更加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兔子小姐红着脸笑了笑,回答道:「得感谢陈长官,还有博士和凯尔希医生。」

陈难得地起了点打趣的心思,接着说:「嗯……我听说博士的手艺很好,希望下次过来的时候,阿米娅你还能活蹦乱跳。不然朝山老板娘那边朝陇山兔的玩偶可能会改成朝陇山陈……」

阿米娅闻言涨红了脸,又眨了次眼,这才找出了自以为适合的回答:「陈长官回到龙门过年也请保重,罗德岛期待看到更加丰腴健康的您。」

龙门的继承人皱了次眉头,看着明显开心起来的阿米娅,心下觉得算了不和小孩子计较,于是再挥了挥手转身便离开了这间会议室。

星熊早就在门外等着,该带回去或是必须得在龙门销毁的东西也都和行李一同打包好了,只等陈拿到文件就能回龙门找魏彦吾,见到陈终于出来,立刻走上前问:「事情都办完啦?」

「算是吧,龙门那边手续已经处理好了?」陈把文件递给星熊,看对方把那几张纸丢进文件袋里,之后拍拍她的背——主要是拍不到肩膀,「过年来这边一起吧,给你包红包。」

「唉那怎么好意思,魏老大说了近卫局年终奖给我发两倍的,帮派——」星熊大大咧咧说着开始走起来,龙门来接继承人的对接船只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她看走廊尽头就站着目前管着近卫局的那位东之国文月公主,随即打岔,「我除夕还要帮派衣服粮食给贫民窟那边的人啦,就不掺和你们家守夜啦。」

陈瞥了眼前面站着的文月以及她身后的白雪,加上身边星熊,总觉得自己不是回龙门,而是去东之国。就算是去东之国倒也没什么,她偏过头去小声对星熊笑了次:「有些其他事情你得处理……我和魏先生说过要调别人过去。」

星熊低下头看着这位站起来比自己矮了何止一个头的督察长,然而对方抬起头的样子实在是过于可爱以至于星熊都不敢多看几眼,便只能点了点头应下。

去年这时候,由于整合运动在切尔诺伯格那边搞出了事情,龙门拉响警报之后戒严状态的年让大家也都没过好,今年虽然乌萨斯又出了大事,但那已经是大陆另一头的乌萨斯皇帝直辖区的问题了,和龙门实在没点关系,于是新年庆典也好,龙门上上下下各种庆祝活动,商家打折之类也都再次繁荣到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

作为龙门的继承人,陈回到自己的故土时,能见到如此璀璨的夜景,也实在是感慨了一番。上次在关口见到龙门的夜景还是从维多利亚的近卫学校回来,塔露拉接她的那次,但这个情况来看……这次来接人的应该是会是执政官魏彦吾先生。

既然开始正视自己的职责,陈也知道自己今天回到龙门得做些什么。龙门的新年庆典向来是有一道程序可走的,那也是执政官向所有人宣布继承人的温和手段之一——由执政官将庆典烟花的启动器交给继承人,而后由这两位一同宣布新年的来到。在塔露拉离开之前,这一向是塔露拉的工作,而自几年前塔露拉离开龙门以来,一直都是魏先生自己就做完了全套——也就是说明年,陈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这个。等这些事情都解决了,她还得把罗德岛那边的问题再给魏先生说清楚,也算是交一下这几个月来在罗德岛完成的作业。

想到这里,果然还是带上星熊一起比较好啊,陈打了打自己的小算盘,带上外人回家至少不会被魏长官凶,相比之下就算被魏老爹误会也没什么关系,回头解释清楚就好。


不过陈的小算盘打得是响,魏彦吾的打算盘也从没打错过。不出所料,在陈从执政官手里接过启动器后,台下已然无人哗然,这比起当初塔露拉第一次接过启动器时还要「人心所向」,谁都知道如今这般场面自然是魏彦吾趁陈离开这几个月来使的某些手段的成果,陈也并不在意这种有的没的,没人反对没人出声最好,否则以整合运动如今的势力……要是塔露拉挥师南下再次进攻龙门,光是内讧就足够让龙门失守了。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正是这个意思。

新年到,旧年消,喝过新年酒,陈就拉扯着星熊一起跟着魏彦吾回了家,路上三个人一句话都没说,直到司机先生把他们送到门口,魏彦吾下了车后才开口:「麻烦你今夜的护卫了,星熊警官。」

「这是我的荣幸,魏长官。」星熊首先下车,躬身行礼后为陈开门,「也感谢陈长官的邀约。」她说完这句话,朝着陈眨了眨眼睛。

陈看她一眼,瞥了眼司机的表情,一看就知道这位看着陈从小长到大的司机先生大概是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表达那种「陈小姐终于摆脱塔露拉小姐的阴影了」的欣慰还是该感慨「情啊爱啊真是都不如陪伴」,这样复杂的情绪原本她是难以理解的,然而自去了罗德岛她也算是见了世面,各种人见多了,自然也理解了更多。

「嗯,感谢感谢。」陈说话很淡,尽管情况并不是这样的,不过或许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司机先生还没见过陈害羞的样子——他大概会误解。「先进去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谈……你把文件带好了吗?」

星熊点头:「当然带了,陈长官。」

魏彦吾倒是不想让这出好戏就这样平淡收场,他咧着他那张龙嘴,加了把火:「有些你们俩的小事情也得让我来决定才对,别越过你亲爱的老父亲,陈。」

再说下去明天估计龙门小报里头条就要变成「龙门继承人与下属定亲?!」之类的胡扯玩意儿了,陈看也不看自己那位喜欢开玩笑的亲爱的老父亲,走过小花园,头也不回进了自家门。星熊连忙跟上,而亲爱的老父亲魏彦吾向他的司机看了看,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年轻人,你知道的。」


等他也走进自己家里,那笑脸就变成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进门关门然后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摆脸子给人看,你还是老样子,陈。」

龙门的继承人原本打算让执政官在外人面前有点样子,如今她才发现这是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看了眼星熊,无奈只能压着脾气,冷脸说:「星熊,把文件给魏长官。」

「哦?你还给我带了新麻烦回来……我看看,」龙门的最高执政者接过文件,似乎闻到了什么怀念的味道而皱起鼻子来,他又仔细看了一会儿,「嗯,是罗德岛的文件,看来凯尔希那个女人还是用的这一款香水,这签名……是那位兔子小姐的,有趣。」

「你该先看看内容。」陈给自己倒了杯水。

「哼……你背着我和罗德岛达成了协议?」魏彦吾把陈的水杯拿过来,将水倒进自己的杯子里,「龙门支持罗德岛与整合运动进行会谈?场地由龙门准备……嗯,想着先发制人是很好,看在你的面子上,塔露拉说不定真的会同意呢……」老龙用自己的吸管喝了口水,摇头晃脑着仿佛喝醉了一样,「不过你为什么要答应呢,陈啊……你是被那个老女人——还是小姑娘给说服的?」

陈皱起眉头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顺道给星熊也倒了一杯,之后才慢悠悠地回答:「最开始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我认为我们需要确认一件事,所以罗德岛方面才答应了。切尔诺伯格和龙门之间的那座废墟……就在那儿。」


那是陈走向切尔诺伯格……开始的地方,也将是结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