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里,寻找一颗黑曜石是困难的,但寻找一颗、甚至是唯独闪烁的那颗星星,就过于简单了。当整合运动还在地下进行思想传播时,陈就能够找到他们,何况现在他们已经是正大张旗鼓和罗德岛打起了舆论战的、被世界针对的切尔诺伯格的暴徒呢?

情报网一旦洒下,被陈重点要求获得的那些细节动作终于在此时越过一层名为罗德岛的轻纱,清晰地展现在龙门的继承人眼前。

几个月来,塔露拉在切尔诺伯格所做的宣讲、她手底下的那批人在各个城邦中悄然传递给平民的思想,用情报人员本身的话来说,已经是「运用常理所不能分析,只能总结归纳」的程度了。其实陈也知道那也不是什么不能分析的东西,只是分析出来的结果这一批人……毕竟是龙门的人,知道塔露拉对龙门和陈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所以,还是不太敢说罢了,是以这一部分只能交给自己这个最适合的人选,连星熊都不能太多依靠。

只是几个月的东西实在有些多,陈又是第一次做这种工作——以往的侦查任务和情报整理算是两回事,好在其中也有相通之处,不过是喝上几杯黑咖啡再熬个夜的问题。


根据这一批消息,情报人员总结的内容是切尔诺伯格如今的市民生活、现行法律与此前有何变化、政府机构的改造,再来就是一些主要的问题,例如整合运动如今表露出来的运动纲领,诸如此类。

塔露拉毕竟是受过正规继承人教育的,比起此前陈在罗德岛看阿米娅和凯尔希以及博士三人讨论该怎样建设罗德岛这个问题,她的思路就要清晰很多,意图也要明确得多——此前,陈还觉得她那些行动算是在做慈善,如今看来,这本来就是整合运动的目标之一。为使一切受压迫的感染者以及与他们有相同际遇的普通人得到精神与身体两方面的共同解放,教育与医疗,这两项事业都是必不可少、又急需立刻进行改进、革新的。

这个问题也很显然,就连星熊都知道要建立起一个坚固的团体,团体内部的一些紧急事务就必须得到优先照顾,对于一个新成立的、亟需向世界表达其意愿的组织而言,教育和医疗更绝对是两样头等大事。对陈而言,她只是可惜罗德岛一直周旋于各个事件,没能好好扎下根来,否则对感染者的医疗二字怎么也轮不到切尔诺伯格来代表……说来也怪,明明整合运动在最初并没有靠谱的医疗团队支持,然而他们却早就下手治疗起矿石病,而且手法也颇为大胆,像是有过系统的理论教育——对,就像是拿到了一本和罗德岛类似的治疗矿石病的专门手册一样。

抛开这个只需要罗德岛担心的疑点不谈,塔露拉的行动无处不透露着塔露拉这个名字代表的智慧与她在整合运动内部的绝对影响力。陈自认自己虽然也曾觉得塔露拉是病入膏肓甚至癫狂,但冷静下来一想,塔露拉的每个行动都能使整合运动获得无比受益。尽管有些时候,例如年初切尔诺伯格分城围剿时她狂妄地以一人之力抵挡龙门和罗德岛的联合队伍,这的确是铤而走险了,然而这样的行动却恰恰杜绝了当时根据情报、与塔露拉并无之后那么关系亲密的霜星一次极有可能的脱离组织自行向乌萨斯帝国复仇的行为可能,毕竟任谁也不能要求一个已经为援救下属而透支力量,暂时需要休息的领袖在短时间内立刻出兵去攻打另一处城邦吧?这件事之后不久,塔露拉的改革行动就展开了,那之后霜星这个在众多整合运动的感染者心中威信或许仅次于塔露拉的领袖也成为了塔露拉的左膀右臂,与弑君者一同为塔露拉献上了绝对的忠诚。

接下来一段时期,整合运动佯做整息按兵不动,实际上却是不断在切尔诺伯格已有源石工业的基础上鼓励原本生产线上、患病而被迫离开岗位、回归后已经对整合运动感激涕零的工人们进行强化和创新。从后来几个月前那次反围剿——这次行动倒是被整合运动叫做袭击,不过陈也觉得的确该算是袭击——行动中表现出来的指挥部署来看,至少他们的通讯技术已经足以比肩罗德岛了。

除此之外,更加让人感到恐怖的应该是塔露拉的恢复速度。她的矿石病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陈心里还是有个数的,否则也不至于会对整合运动最初对付切尔诺伯格时那次毫无人道的毁灭性袭击感到如此失望。然而就在这段时期,塔露拉的谋划却越发长远起来,不仅如此,她的思路也越发可见地清晰起来,情报中就在此时出现关于她也接受了相关医疗的部分,来源则是她日日书写的宣讲材料……虽然以陈对塔露拉的了解,她所写下的整合运动宣传部宣讲稿件里或许会有一些适当的改动,因此只从那些越发有力的字句来看,或许也唯独只有陈能笃定她花在恢复的时间并不会比写下来的长过一周。

那么……假设塔露拉在被矿石病纠缠时就能部署一场那样精确、巧妙的行动,还能拥有如此那时一般恐怖的战力,现在、面对不再受到矿石病威胁的塔露拉,以如今还在迷茫、被凯尔希和博士牵着双手往前走的阿米娅的状况,罗德岛或许注定要当那把扶不上墙的烂泥。

自乌萨斯对莱塔尼亚宣战、莱塔尼亚拉着卡西米尔和萨米一同应战之后,整合运动的一系列行动更是说明了这个猜想的正确度。塔露拉曾经受过的继承人教育使得她在预料各国应对时从未出错,就连运用同一套思维的罗德岛也被她捏在手指间折腾,贝雷斯彻事件所带来的一系列后续连锁反应更是罗德岛所难以面对的,就连最后因祸得福使得罗德岛如今受到各国重视而发展壮大起来、吸纳不少有志于维护「和平」的干员这件事,想来塔露拉也早就预料到。即使她未曾预料,在它发生后,塔露拉应该也已经利用这一件事为整合运动打好下一步行动的基础了。

说到基础,整合运动从塔露萨护送回去的那三十多位里,不是被尼古拉的亲信们排除异己、弄得家破人亡的艺术家,就是当年因为拒绝参与莱茵生命的项目而被莱塔尼亚国内新旧贵族以亵渎国家尊严为名放逐的奔雷那样著名的矿石病临床一线权威医生,又或者是那位龙门曾经聘请为塔露拉的剑术老师的老路德的女儿这样虽然看似没点名气——如今问一问维多利亚人对「艾瑞斯·路德」的看法,就能看见他们扭曲的表情——实际上却是个一把火烧了伦帝恩尼王立图书馆的狠人。

这批人对整合运动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得益于奔雷数年来的研究以及切尔诺伯格大量的患者,早在一个月之前,他就为整合运动规划出了一套全方位的防疫措施,因此如今在切尔诺伯格源石工厂内做工的人,无论是否感染者都已经不需要再担忧患病了。而整合运动,甚至在与罗德岛、文明世界的宣传战中公开了这一套措施,她们宣称介于如今世界各地对感染者的态度,这或许将是每个人保障自我生命的必要手段。然而大家心知肚明,到底会有多少文明工厂会采取这样一套耗费巨大的系统呢?其公开讽刺的意味也有些过分浓重了。

这还只是奔雷带来的影响,同样是医疗与教育两方面,艺术家们在对宣传材料的美化、对普通教材的设计方面做出的贡献暂且不提,如果不是一个情报员偶然打听到那个烧了图书馆的路德居然把全图书馆的书籍背得滚瓜烂熟、这几个月一直在帮助整合运动默写书籍,陈是绝不会信世上还能有这种事的。

情报员同时发来了关于路德的一些资料,这一份千字左右的报告写得更加像是个传奇故事——她自小跟随父亲练习剑术,说来也算是陈和塔露拉的师姐,在老路德因一次决斗身受重伤后,曾经跟随塔露拉参与过一次维多利亚境内对菲林族的袭击行动,再之后已经拿着一封推荐信去了伦帝恩尼的王立图书馆当那里的图书管理员。路上,她似乎不幸感染了矿石病,因此经常被图书馆的财政人员拖欠工资。在她的父亲去世后,她甚至被当地剑术协会抢走了老路德仅留下的那半本未完成的剑术指导书籍。当时她并没有多做反应,只是在一年半之后突然用一把大火烧了整座图书馆,可能还连带烧毁了四分之一的伦帝恩尼,从此销声匿迹。

实际上让陈更加感到可怕的是那位情报员或许是小说家出身,这一条条一句句写得陈惊心动魄,看完之后甚至同情起路德来……以至于陈都开始觉得,如果整合运动每个人出一本自传讲述自己身为感染者的遭遇,那这宣传战也不用打了,但凡有同情心的人估计都会站在整合运动那边了吧。


如上所述:一个崇高而理想化的目标——解放全世界的感染者、受压迫者,为他们——即人民创造全新的世界与秩序;一些太过直指本心的手段——推翻一切压在人民头上的特权阶级、实现领地内资源统一整合与分配制度、医疗教育费用全免、各级政府公务人员由层层人民选举得出;一位高明而充满智慧的最高领袖、一系列愿意为实现最终目标而牺牲自己的将帅、视死如归奋勇争先的士兵,以及在他们身后为他们提供支持的广大感染者、受压迫的人民群众……

整合运动已经具备了龙门悠长历史中任何一个新生王朝都最梦寐以求的一切,然而她们的目的竟然是要将一切秩序颠覆,让所有「高贵」的理念被人们最朴素的意志冲刷得一干二净。对于如今已然建立起一套文明制度的世界来说,他们是不讲道理的,也是粗鲁无礼的,同时却也是这些习惯了「文明」道德的人们最为恐惧的一股力量。


「曾经,这些定义了文明的人,他们以为民众是愚蠢而需要被鞭挞着驱赶的异类,后来他们又说民众都是下贱的、是只配被愚弄、只能豢养而不能驯服的牲畜,现在他们将要知道民众究竟是什么,终于也将知道民众会做什么……」

陈翻开那页被标注了「重要」的稿件,那些骇人的思想映入她的世界,她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深呼吸一次,念到——

「民众是千千万万的火把,曾在他们的压榨中化作照亮长夜的灯柱;民众是亿亿万万的工蚁,曾为成就他们的懒惰死在回家的路途中。现在民众将要站起来燃烧自己,将他们金碧辉煌的宫殿焚毁、让鲜美甘醇的美酒蒸发、把他们烧死在自己蠢钝的坟墓里;民众要众志成城、一心一意地咬死这些吸着人民的血液、从不劳作也不生产,长得肥头大耳、乖戾嚣张,还要诋毁人民辛勤劳动、好霸占丰硕成果的寄生虫!

「让他们恐惧、颤抖、坐立不安吧!因为那一天已经不远了,那一天终将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