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事情,按理来说都会是先告诉星熊的。有一件事,也必须要和星熊商量一下才能执行。魏彦吾先生为陈送来这样一位好下属,如今看来……也的确正是有这个意思。

陈深吸一口气从床上翻起来,套上星熊那件大外套去开了门,对面看来是锁了,平时这时候星熊的行动情况她还记得,不是被能天使拉去玩就是被杜宾教官作为榜样请去站桩……那么,在她回来之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

龙门的继承人蹲下身去,看着地板上的纸胶带,自觉理亏,伸手去揭开却发现这玩意儿怎么回事,撕不下来?!

陈皱了皱眉头,心想是不是该去问问别人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还没站起来,艾雅法拉的脚步声就近了。小绵羊的脚步非常有特点,她的那双有利于在山间行走的鞋踏在罗德岛的地板上,只要与她有过来往的人都能听出来。

「……啊,您出来了……陈长官。」除去这一点,艾雅法拉小姐那逞强一样说话时一不小心就变大的嗓门也是她总会被人注意到的理由吧。

陈有些不太好意思,她站起来点了点头。

火山学者热情地笑起来:「太好了,星熊长官也能安心了。这是她托我带来的餐点,您要先吃一些吗?」说完将手里的餐盘递出,陈扫了一眼,上面都是自己平时喜欢吃的东西。

「我暂时……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办,你放在这里就好,过会儿我自己会吃。」陈笑了一下,又苦恼地看向地面。

艾雅法拉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声说到:「啊,这个我比较擅长,罗德岛这种胶带贴上去就很难撕下来,但是先用高温烤上一烤——看!」

术师用自己的法杖指着那条分割线,法杖顶端那团小火焰一跳一跳,没一会儿那些胶带就自动卷曲、自地面分离。

陈倒是挺开心这件事就这样解决掉……但以艾雅法拉的嗓门……大概不到二十分钟,星熊就能从路过行人那边听到这件事然后赶回来。


陈突然觉得自己心理准备还没好。

站在她对面的艾雅法拉看了看这位龙门的继承人,原本柔和的表情又变得迷惑一起来,怯生生地问:「陈长官,您……好像长高了一些?」

「嗯?没有,我应该已经过了再长身高的年纪了吧……」陈接过餐盘走进自己的屋子里,示意艾雅法拉也进来,「应该是错觉。」——换作别人她大概就直接说你看错了,然而对方是艾雅法拉,不知怎么的她想自己应该注意点这方面的说法。

艾雅法拉却摇了摇头,笑道:「是另一种长高,气质上的……我感觉不太清楚,但总之是好事,陈长官。」

「谢谢……」陈挑了次眉。

「不用谢,您先用餐,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得去找前、博士问问,祝您用餐愉快。」艾雅法拉说着,又给她一个安心的笑脸。

陈点头,只是看她走远,并不多留,之后回到房间关上门,接通与执政官魏彦吾的私人通信频道。


刚一接通她就听见了魏彦吾的声音:「怎么了?哭鼻子了想找老爹谈谈心?你讲吧,我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还是有些欠扁的感觉,为老不尊的家伙似乎闲得很,还在打理他的花草,陈甚至能听见剪子剪断花枝的声音。

这刚开头,谈话内容就太过让人不愉快,然而陈日常和养父斗嘴,倒也习惯了,只是冷静回答:「我想好了,你给我一条线让我自己去查。罗德岛这里的信息我直觉有问题。」

「哎——!」那头传来一声惊叫,「我这刚开的晚春茶花……还想着请文月公主做花茶呢。」

陈并不管这位从来说正事的时候还插科打诨逗她的长辈怎么心疼,只是继续说着:「不然我自己叫星熊一块儿新做一条。」

魏彦吾这才正经说话,他放下剪子,用自己的烟斗敲了敲桌子,似乎取出了什么,写了些字:「要几个人?」

「十四个够了吧,两个人盯着塔露拉,其余的去乌萨斯。」陈按了按不断皱起的眉头,「等等,应该是十五个,我记错了。」

「……唔,我给你划十六个吧。」敲章的声音响起来,「星熊算吗?」

陈翻了个白眼:「不算。」

魏彦吾老怀大慰:「行吧,你自己注意。唉孩子们长大了,你这声音听起来都——」

陈挂断通讯。


等星熊赶回两人房间都对着的这条走廊,正如陈所预料的,一共花了十几分钟。她路上没少被能天使调笑,不过再怎么被人笑,想到陈这位长官嘛,就是这样的性格,她对此也早有心得。

说来得亏是陈,要换了别人早被星熊砸门了。

但看着走廊那条纸胶带已经被撕下来,想起艾雅法拉说的情形,星熊强忍着笑意去敲了敲陈的房门。

「进来。」陈说。

推开门,便能看见陈坐在她的办公桌前,似乎是刚结束了与龙门方面的通讯,手边还散落着几张记了些东西的白纸。

她的肩膀不如过往那样挺得过分直乃至让人感到一种骄傲,而是略做收敛,看来要更加沉稳——沉稳这个词,用在陈身上以往是会让人发笑的,然而不知为何,星熊如今只能想到这样的形容。

其实本该如此的,不论怎么说,毕竟也是龙门的继承人。


「抱歉,我整理了一下心情,现在已经好了。」陈看了她一眼,眼神清澈,像是最为纯粹的红宝石那样。她接着说:「这是你的新委任状,你看看。」

说罢递来一张刚刚打印的工作证。

「出门在外,所以简陋了点,」陈说着,示意她看看上面写的东西——「龙门近卫局特别调查小组组长。」

上面既印上了近卫局的印章,又有特别督察组组长的私印,更有执政官魏彦吾先生的亲笔签名,即使是最为挑剔的执法者也挑不出里面的毛病了。

星熊接过去踹进兜里,笑着问:「魏老大给了新活儿?」

陈摇了摇头,仍然几分稚气未脱,却已经有些魏彦吾的镇定自若了。她又递过去一本小册子,低声轻描淡写地说:「我给的活儿。」

毕竟是魏彦吾送去给陈的人,也是当年在龙门的小巷子里打拼出来的狠角色,星熊怎么可能听不懂里面的意思。换作别的场合,她或许要疑心这位尚未确立的继承人是否有所野心因而需要她站个边,然而陈之前给她看过的工作证说明,这也是魏彦吾承认的。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老陈,那啥,以后出完任务能让近卫局的食堂多准备些三文鱼片吗?不要虹鳟,哥伦比亚鲑鱼就成。」

「你觉得以后你还有机会吃近卫局食堂?」陈拍了拍桌子,没好气地看着她,「你是鬼族,只是叫星熊,又不是真的熊?」

星熊想了想也是,笑呵呵地摸了摸躺在怀里的工作证:「我喜欢吃和熊不熊是两码子事儿。所以——我们的活儿呢?」

陈抬了次头示意她先看小册子,星熊打开,发现里面都是从塔露拉派出人员至今的一些行动内容,例如切尔诺伯格城内开办的免费学校里发放的宣传材料和标语,又或者塔露拉派出的人在各个城市中所进行渗透时使用的旗号。

「这是罗德岛的消息,龙门,在那件事之后有些麻烦,只能先走罗德岛的线,目前还没建立起自己在独立的情报网络。」龙门的继承人目光冷澈,她看着自己的笔尖,自嘲般笑了一声:「其实这方面我们比罗德岛更有优势,只是我……现在才决定下来。」

星熊看她略有伤感,却并不失望。陈不过也是个锦衣玉食长大的孩子,如今能决然跨出这一步,即使稍微晚点,也并不会让人将她看扁。

来自东之国度的恶鬼弯下一膝,跪在她的主君身前,以一个如今其实过于古老的礼节表达自己绝对的忠诚:「交给我吧,对此,般若也会感到荣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