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希又一次从乌萨斯皇帝直辖区回来时,已经是贝雷斯彻事件之后又好几天了。

这几天内,阿米娅是忙了个不亦乐乎,而陈作为龙门的人,在关于整合运动和国际事务方面或许还能作为同阵营以及客人听听看,难就难在凯尔希出去后这里留下的全都是些内部事务。这方面,陈是自觉得很的,别人家的事情,不该管的事情她一件都不管,该负责的事情她自然也是非常乐意来帮帮可怜的被塔露拉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罗德岛的——尽管这也不知道是出于愧疚还是同病相怜。

再对于把一摊子事情丢下自己出去了的凯尔希这个女人,陈的观感并不很好,然而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难对付以及,现在,罗德岛也还离不开她。毕竟光是她离开这几天,阿米娅就忙得手忙脚乱了,多亏还有那个博士能帮她一下,若非如此,罗德岛怕不是要因为运转问题而倒闭……要如此看来,凯尔希平日里多管些事情也不是不好,至少以陈的看法来说,让领袖去做这种琐事,实在浪费时间。

然而大概是第三天下午,魏彦吾先生一言不发就送来了一队近卫干员,陈看着这批每个人都摆着张臭脸、完全不心甘情愿的家伙们,气得气势汹汹要接魏老大通讯——这人居然还不接!

等问过阿米娅之后才知道这批人是魏老大刻意不告诉她就送来的。

这批人一共二十个,陈仔细看了看她们的履历,心里就明白,这被调过来的全是之前和自己抢过督察长位置的那家伙的拥趸。想来是陈离开龙门有些太久了,久到一些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这才被暗地里给陈铺路的养父发配过来。倒也难怪她们根本没把陈太放在眼里,陈心里继承人也只有塔露拉一个,换作别人——哪怕是自己,她也并不买账。

当然,陈倒是不会狼心狗肺地觉得都是魏彦吾这个养父多管闲事了,她只是看着这二十个人头疼,尤其是里面居然还有不少和陈一样也不好好穿衣制服的家伙在,这种丢龙脸的事儿,让陈恨不得立刻找件近卫局制服把自己裹着,便把她们都丢给星熊,叫她好好操练——再给自己找件近卫局外套来,又和阿米娅说好了别给他们好脸色看,想来这群人在罗德岛也掀不起大浪。

——何况,什么才是叫做被调到这里来陪着督察长的?陈心中有个预感,只觉得他们怕不是都来这里送死的。


这个预感很快就被验证了,当天晚上凯尔希回来后,便约了阿米娅、博士以及陈,依旧是四个人开一次会,内容却是早就确定下来的。

「罗德岛不可能被人利用了还默不作声。」凯尔希如是说着,将手中一封乌萨斯皇帝签发的调任军令放在桌上,「贝雷斯彻的事情,对于罗德岛来说意义远不止是被整合运动利用,这件事不论谁看,都有足够理由疑心罗德岛和整合运动其实沆瀣一气,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将来整合运动一道感谢,罗德岛就再难翻身了。」

宣言和平解决感染者问题的罗德岛,和感染者暴徒一气连枝,这与罗德岛在世人眼中的信用有关。为了实现阿米娅的愿望,这是绝对不能出现的问题。

凯尔希继续说下去:「我让天火回来了,贝雷斯彻有整合运动的踪迹,她很感兴趣,想来不久后就能找到这批人,等这一批人被天火截击,必定会向切尔诺伯格城内的整合运动成员求援吧。」

「塔露拉绝对会亲自过去救人。」陈瞬间反应过来凯尔希这一安排的意图,她皱起眉头,从小到大都是她来帮塔露拉把这些事情摆平,没想到自己也有让塔露拉被调虎离山的一天,「但是,她也绝对会留下后手……阿米娅,你们得准备好。」

阿米娅看着扭头盯着自己的陈,听这两个致力于坑害塔露拉的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由得抬头向后望了望还在她身后站着的博士——后者也点了点头,仿佛是让她安心一样,她这才开口说道:「凯尔希医生,陈长官,我想,这次由我来带队出击吧,就让博士独立指挥……」

陈突然想起刚送来的那批龙门近卫局问题干员,感觉自己被魏老大和凯尔希联手下了套,摇摇头,却是说:「近卫局只能听我的。不是我不放权,对他们不能有什么期望……这群新来的,大概率会故意搞砸事情。」说完揉了揉太阳穴,她现在只是想起那群不听话的蠢货她就头疼,而且……让星熊找件自己也能穿上——不论合身不合身也都无所谓了——的近卫局制服薄外套,哪里就有那么难了?

凯尔希看着陈这副暴躁样子,拍了拍桌面:「冷静一点,罗德岛明天要和乌萨斯合作,我们还得提前制订好作战计划以免出乱子。」

「交给我吧,」这种事情那位博士最为擅长,于是轮到他发言,「既然阿米娅要带队,那我提议近卫局新来的那批人跟着陈长官和阿米娅一起,你们带上临光、玫兰莎、清道夫、霜叶、红,请雪境的银灰先生、初雪圣女……再算上蓝毒和白金,还有艾雅法拉吧……还得请黑钢和企鹅物流的几位干员一同组成精英小队,医疗由凯尔希医生带着mon3tr和末药以及芙蓉小姐负责。本队临场判断以阿米娅为先,凯尔希医生请辅助阿米娅做出判断,陈长官负责监督近卫局干员。其余指挥就由我现场确认,至于乌萨斯那边,请乌萨斯本国军官帮忙处理整合运动那些只会冲锋的乌合之众就好吧?」

「那这支,精英小队?……怕不是人太多,你数数,都有十几二十号了。」陈摇了摇头,拿起罗德岛现有干员的履历表。「从里面再剔除一些吧。」

凯尔希倒是觉得这些人选没什么问题,只是拆开了之前的队伍或许不太好指挥,而被提出来的人作为一支队伍也的确人数太多,略做思考,便说:「折中一下,把这些人拆分开来,由临光带一小队,阿米娅带一小队,星熊长官再带一小队,由博士和阿米娅临场调度吧。」

「那样的话……」听完之后,阿米娅立刻皱起了眉头,她心中大概有个这些人分属哪支小队的蓝图,正因如此才觉得不行,「凯尔希医生,你是一定会在我的分队里吧?这样一来,那另两支小分队的医疗压力也太大了,我觉得不行。」

陈在履历表最开头那张干员名单上圈出了几个名字,丢了出来:「加上华法琳和嘉维尔吧。」

「阿米娅,你觉得怎么样?」博士仿佛已经没什么建议,只是看着阿米娅,期待她来为这次行动真正拉开帷幕。

阿米娅将每个队伍的人员分配完毕后,又沉思了一会儿,会议室也安静下来,只等她最后决定。

而罗德岛的公开领导人这一次从那些思考中走出来时,眼神坚定,她对自己的理想信心不移,先是将三个队伍的具体人员安排好,而后看着那张名单,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星熊长官那队——再带上杜宾老师吧。」反正也是已经把最开始的分队拆开,不如优中选优,对上整合运动的头目们也能都有个照应。


做完最后的选择,她将名单定下,环顾一次在座三人,宣言到:「为了夺回失去的时间,请大家助我一臂之力。」

凯尔希欣然颔首,博士躬身行礼。

唯独陈默然不语,不知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