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门回来后,你变得越来越沉郁了……塔露拉。」弑君者在身后整理起整合运动各小队上报的资源问题,她原本就是切尔诺伯格的政府公务员,做起这些事来轻车熟路,说话间不见丝毫手慢,「或许我不该多问,但你的私人问题真的解决了吗?」

「——这件事不需要你关心。」端坐于案前查看报告的领袖轻描淡写地回答,慢动作一般眨了次眼睛,公事公办地继续,「或许龙门内城那位在等着些什么,让W带几队人继续骚扰他们,顺便侦查情报——至于另外那一位,先不要联系她,切尔诺伯格的灾后重建进程再加快些。有些事不能再等了。」

弑君者每听一句话便写下些什么,最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想可以提前一点?……罗德岛连战死者的遗体都能动手,事后收殓时碎骨的面具不见了,还有她——他们身上的源石结晶也被挖去了一块……你知道,这是个好办法。」

在战争前期,士气以愤怒激发,同仇敌忾的心理会使得所有人激昂万分——建设方面也是一样。

虽说得益于天灾,切尔诺伯格的很多设施并没有彻底被毁就已经被放弃了,但感染者中从来就不缺那些原本就在生产一线的工人们——他们本就因此而成为感染者,自然不会害怕再被感染一次。加之新近组建的整合运动思想宣传部给了这些人以心理安慰,这些工业厂区与她们争分夺秒做出想要打下龙门这一姿态所能争取到的时间差一样,正是为切尔诺伯格脱离乌萨斯帝国、成为属于感染者同胞的第一座城邦的铺垫。

当然,梅菲斯特的乖戾行动也能制造出这样的效果。但以暴制暴过了头最终落人话柄,或许会对以后的宣传工作造成负担,放火将所有人都活活烧却这样的恐怖氛围,事不过三。

「你着手去做吧。追悼会的演讲稿我自己拟就行,最后你再看看……」塔露拉抬头望了望龙门的方向,「对了,霜星的身体还好吗?切尔诺伯格缺了不少相关资料,先让梅菲斯特去看看吧。」

「我会向她们传达的,塔露拉。」弑君者将所有文件叠整齐递给坐在上位正皱起眉的领袖,「不用担心,梅菲斯特暂时还能拖一会儿时间。切尔诺伯格的源石工业将会是最先完成修整的,只要那一位的医疗资料能准时到,霜星、还有大家一定都能渐渐好起来。」

弑君者的说法像是在嘲弄什么,又摇了摇头:「虽然罗德岛那边不能期望了,但好在还有许多别的医疗机构,是时候再找些人去外面——虽说矿石病并非原罪,但疾病终究还是要治疗的。」

「我们得活到那一天,塔露拉,」她真诚地看着如今已然成为一切感染者同胞心中希望的人,「至少,你得活到一切开始变好的那天。」


直至黑暗渐渐被曙光驱散、新的一天终于来临,在夜里为人照亮世间、指明路途的星星之火才能安然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