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时分,离最早一个闹钟还有三分钟响起的时候,一阵巨大的声响将还在睡梦中的星熊惊醒。

声音是从她对门的卧室——也就是陈的房间里传来的。龙门尽职尽责的近卫干员连忙提起自己的那面盾从房间里跑出来,她奋力推开陈的房门,只看见一向脾气火爆的督察长光着脚穿着睡衣,正提着一张长椅要把龙门带来的通讯器砸得稀巴烂。

而陈瞪圆了眼看着闯入的星熊,愣住一会儿,之后轻描淡写一般地把椅子随手一丢。然而那份难抑的愤怒力道让早被她用得已经快要散架的可怜椅子立刻死无全尸,暴露出陈的心态来。

做完这些,陈才终于深呼一口气,打开空气交换器把自己的愤怒连带着上升到让人感到燥热地步的房间温度压了下去。

「……老陈?」星熊没一秒就知道肯定是魏长官发来的消息让陈如此失态,而那消息十有八九与如今正在操控整合运动为祸一方将自己的暴力组织弄得风生水起的前任继承人有关。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塔露拉从来就是陈的禁忌,这几天明明也都好些了,这今天怎么就……

陈又再吐出一口气,把脑子里那篇塔露拉的演讲给清掉,咬着牙对星熊说:「你去把门关上,我收拾房间,」寄人篱下已经够憋屈了,还因为实在耐不住撒了次气就把人的东西弄坏,陈这才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好在魏彦吾设计时这些椅子用的都是榫卯结构,只要多钻研一下应该还是能重新拼装回去的。

否则没多久魏长官怕又是要发来消息提醒自己的继承人别胡乱撒气了。

于是星熊去关上门再回来,就只看见陈坐在地上开始纠结椅子的问题,心里知道这会儿陈督察长心情算是好些了,便去床上给她拿了张毯子披着:「着凉就不好啦,我也来帮你一起拼这个吧,我小时候拼积木解鲁班锁也挺在行的。」

陈沉默了一会儿,平平淡淡地点了头:「我小时候就是用的这种结构的……龙窝。」她仔细想想,只觉得这两个字可能比较适合,心里明白龙门人的成长方式虽然和东之国不同,但她们总该也是听过的。「魏长官亲自设计的——就和这间屋子一样,那时候……塔露拉尾巴上的尖刺都只有五个,门边挂着她的长剑和我的两把刀。」

她这话越说越离题,似乎说到一半却又没了下文,也让星熊完全确认了自己此前的猜测。

作为陈来罗德岛此行唯一的随行人员,星熊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实际上,哪怕只是作为陈的副手,或许,又只是因为星熊本人自认算是陈的朋友,她也不会就这样放着陈继续伤害自己的。

「也就是些积木嘛……」尽量轻描淡写地说起被打断的话题,星熊撇撇嘴,拍了拍陈的肩膀,「弄好了一起去吃饭?这几天你陪莱塔尼亚的小绵羊练习那么多时间,老朋友都被冷落啦!」

「星熊——」陈眯了眯眼,一反常态,阴沉地拖长了声音,「话多。既然这么多活泼开朗,不如快点把椅子拼起来!」龙门的继承人赌气一样站了起来就裹着被子往床上一躺,尾巴梢还在不耐烦地拍打着床沿,「十五分钟之后我们去吃早餐,我可不会等你。」

说完便又站起来去洗漱了。

星熊笑了笑,不可置否地呼出一口气,来罗德岛之后的陈有些时候给人一种长不大的孩子感,或许这并不是魏彦吾执政官愿意看到的。但对于朋友来说,这样的她总比一直闷着脸练习的她要好些。

至于那张椅子……就先从自己房里弄一张一样的来吧。


罗德岛的餐饮伙食虽说总体上并不如龙门,但在严于律己并不怎么贪图口腹之欲的陈和星熊这里,倒也还算中等能吃。尤其是星熊,她原本是东之国那边长大的人,进入龙门近卫局后吃住基本就跟着陈了。两座城邦内,国人的口味本就不同,她也还能适应,再跟着陈到了罗德岛,也不过是再多发现一些自己能吃得开心到食物而已。

至于陈——但凡体验过维多利亚,哪怕是自诩食堂口味本国第一的皇家近卫学校里那让人难以形容的餐饮风味的人,自然不会对食物做太多要求。

至少,罗德岛的饮食口感绝对比那里的好啊!

用餐时,这几天都有点黏着陈的艾雅法拉也是一起的。或许是因为出身莱塔尼亚的朋友都离开了,就连几位平时颇为照顾艾雅法拉的来自卡西米尔的干员也在前几天奔赴战场——卡西米尔与乌萨斯已然是数百年来恩怨颇多的世仇关系了,即使卡西米尔本身不宣战,一些游离在外的卡西米尔人也不会放弃在这种时候打击乌萨斯的。担忧朋友们的可怜小绵羊看起来颇为孱弱,一点都不像是罗德岛如今数一数二强力的干员,实在是叫人不放心。

至于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从不懂得照顾别人的陈在她面前,或许是存留几分怜惜,又或是想起了什么过往的记忆,竟然也开始有些成熟者的样子。这回事……当然,就星熊来看这两位都还是孩子,唯独陈的雷厉风行比艾雅法拉多些威严,自然给人一种艾雅法拉更为柔弱的错觉。

然而看着这个才出家门不久的上司居然有心去照顾早就自力更生许多年的火山研究员,的确是让星熊心中充满了想要调侃的欲望。只是,陈不会喜欢这样的。因此星熊也并不多说,只等待着这一位如今倍受期待的龙门唯一的继承人从这般终究还是幻觉的一厢情愿中醒来。

陈必须明白到自己只是自己而并非她人,从而寻找到属于她自己的道路。即使魏彦吾并没对她多说什么,星熊也能明白这位执政官对陈的期待以及……如今局势动荡、龙门无论如何,正需要一位能使众人安定的继承人这一事实。


不过这都是闲话了,对于星熊来说,眼前的早餐比较值得在意,而她正看着陈给艾雅法拉递去一盘蔬菜沙拉。

「……啊,谢谢。」后者说着,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这让星熊一个不小心想到了烤全羊,又有点饿了……于是咬了一口盘子里的肉排:「啊老陈给我拿块面包好不好……」

陈看了自己的下属一眼,递给星熊一块涂了白茶藨子酱的吐司。星熊接过吐司,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看来……陈长官在罗德岛过得很开心。」

这一位神出鬼没总是把自己遮盖得严严实实的人物最初让星熊也提不上喜欢,但接下来的他的一些举动还是表露了对陈和星熊的许多尊重。或许也是这个原因吧,这几天星熊的警惕要放松很多。

「托您的福。」陈说,语气上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只是客套罢了,对于这样藏头露尾的家伙,天生有着极强秩序感的龙门督察长实在是难以有个好印象。

尤其是……上次交流时,博士的做法的确激怒了她。陈完全反感那样在她看来虽然礼貌却咄咄逼人的态度——即使他或许是为了阿米娅着想,那也该光明正大地表达,但凡涉及阿米娅,便变得突然阴阳怪气起来的发言只会招致反感。

奈何博士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接着话题,顺着说下去:「那就再好不过了。阿米娅和凯尔希医生希望陈长官在用餐完毕后去会议室一趟,具体情况……从不久前您房里传出的声音来看,您也是知道的。」他抬起手来,将一张黑色卡片放在桌子上,「事情并不紧急,但请您多加重视吧。」

陈将最后一小口面包咽下去,擦了擦嘴,转头对艾雅法拉问了句「今天跟着星熊一起可以吗?」,得到一个点头后,拿起那张钥匙卡,看了星熊一眼,跟着博士先行离去。


「罗德岛也收到了她的那篇演讲稿?」路上,陈冷漠地问了一句。

其实正如博士所说,这也并不是什么非常紧急的问题。整合运动会趁火打劫这种事罢了,陈早就有所准备。不论这些人是自己点火然后打劫,还是等待别人家后院起火再去打劫,既然都没什么区别,那就当做同一件事去处理严阵以待就行。再至于演讲,终究也不过是思想的一种表达,而思想这种东西,实在是再好动手脚不过了。即使是陈这样不问政务的人都能明白这点,那看来凯尔希也起了这个打算的可能性绝对不小。

不过,虽说没什么大问题,让朋友和下属因为这种事情担忧也总是不好的。陈会如此果断离开,不仅是想要知道罗德岛这边是否有新的消息,更是因为,她不太想要和她们谈起……那个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再提的对象。

在前方充当那位不必要的引路的博士倒是适时点了点头,订正道:「准确来说,是两天前的傍晚,由整合运动的领袖——塔露拉所做的会议发言。」他试图把范围缩小一些,像是知道塔露拉的确并不止一次做过类似发言,「对此,罗德岛不会坐视不理。毕竟这篇发言稿中的内容对罗德岛来说可是诽谤,当然,也是曲解。」

陈并不想多听他再说些什么了,龙门的督察长声音冷淡地提醒:「我们到了。」

说完,陈抬手扣门,等门内传来阿米娅那细弱的声音后,这才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