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运动成立以来,这是第一次由我们这一些人召开会议。在此之前各位都对我抱持着极大信赖,对此,『塔露拉』向各位道谢。但这一次会议的主题,正是『塔露拉』请求、要求各位,重新审视自己的心底——整合运动之所以能获得如此多的帮助,之所以能得到众多同胞的拥护,其原因为何?

实际上,通过一些失败的感染者结社我们就能看出来,整合运动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给予所有同胞以心灵支持,不论是『塔露拉』的力量,还是我们对于一切在感染者这一问题上犯下罪行之人那决绝的态度:

整合运动所有的,不只是我、『塔露拉』,还有在座各位的强大力量使感染者获得勇气,而对迫害感染者的所谓普通人们实行惩戒的决绝态度使同胞们的正义情绪得到伸张。

我这样直白的论断或许的确有所不足,但如今的情况,大致正是如此。

也正是这样一种支撑与诉求,使得大多数感染者同胞下意识趋向于拥护我们,在座与会者亦是如此,或至少认同这一条最基本的道理——所有从感染者身上剥夺的,必将奉还。但在这背后,我们所要为拥护者们展示的是什么?我们需要告诉同胞的真就是如此简单的道理吗?诚然,这一句话中蕴含的复仇、其天然正义与道德,毫无疑问都是必须遵从的。可我相信以在座各位的力量,当然能知道如今世间如何看待我们。

他们会说:整合运动是恐怖主义,是散播暴力者,是身处绝望心中疯狂而去伤害他人的可怜人。

以上论调各位或许对此嗤之以鼻,或许对此亦有相信,只是心中意难平而『将错就错』。可是我今天,想要告诉大家,使自己与同胞们理解到这一观点的错误,从而让大家真正心怀希望,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美好明天,这也是我们整合运动的责任。整合运动,并不该是一个只追求暴力与毁灭的组织,与此相反的,我们的初衷应该是:引导感染者同胞对自诩正义文明的所谓普通人们奋起反抗,使他们不再受剥削,不再因为身为感染者而受压迫。

我们要在所有同胞心中种下希望与勇气,使他们自发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如此一来,整合运动才能长久,这份抗争到底的精神才不会被沿途的黑暗吞没,我们才算是真正找到了成功的方向。

为此,整合运动从此之后,该做的事情有哪些呢?首先,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那就是为所有同胞开放医疗资源。不论是切尔诺伯格还是龙门,又或是其它地区投奔而来的感染者同胞们,大多数人的健康状态都非常差。我们知道感染者所受压迫只会比人们想象中的更重而非更轻,因此,还他们一个相对健康,不用整日对余命几何而忧心忡忡的身体是非常重要的。有了日益健康的身体,他们才会对记忆中的美好感到向往,才会对更加美好的未来感到憧憬,才能怀抱坚定希望,走出压迫者对他们造成的阴影,投入到新的生活之中。

当然,我们还要对所有人进行再次教育,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正如我现在对各位进行宣讲一样。世间的看法对于人的认知具有非常巨大而深刻的转化作用,如果不能扭转整合运动内部对一些不良风闻的态度,久而久之,那些对整合运动的错误认知可能将侵蚀我们的同胞,甚至就连我们自己都将被那些偏见所影响,继而破罐破摔,成为敌人们最希望我们变成的样子——如同他们坚信不疑的那些偏见里会有的模样。

在此,我要挑明的是,许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所受压迫的真面目,就连与会各位,其中必定也存在着深信偏见之言的人。

因此我要向各位说明的是为何那些——例如将对抗整合运动摆在明面上、以此为自家宣传语的罗德岛的——言论,不过都是偏见。

在场的各位,想必在此前获得的情报中接触过罗德岛理念的人也是有的吧。那么,有谁能为我们,在座中并未深入了解过罗德岛的人们来解说一下她们的理念呢?

——我也开门见山些,直接告诉各位,罗德岛如今的宣传,其内核思想是:矿石病是一切的元凶。假如她们消灭了矿石病,或者寻找到矿石病的治疗方案,大家就能重新夺回以往的时光与未来。

这样对吗?她们说的有错吗?在她们眼里,在矿石病出现前,大家都不是感染者,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工作获得生存的机会与美好的未来,所以只要没有矿石病,一切就会重回轨道,家人、朋友、爱人,也都会再次回到自己身边。

这样相信着的她们错了吗?避免纷争,避免战乱,她们寻求的是温和的解决方案——我相信不少人都会觉得事情正是这样,而她们也说得很对。

可是实际上……这样的理念是错误的,大错特错了。为什么呢?她们错误地将原本便存在的压迫归咎于矿石病异常蔓延这一导火索了。在矿石病如此汹涌袭来以前,如今整合运动的成员们难道就真的拥有美好的未来了吗?——是谁在肮脏的矿场里冒死做工?是谁在工厂的生产线上为了能让自己活命的微薄薪水日夜劳作?是谁战战兢兢地面对那些贵族们求得尚存一息?是我们、是在座的各位,也是所有人,是未能在座又正在为摆脱如此境况而努力的、不论感染者还是非感染者的所有人——也正是所有这样勤奋努力的人们,才有如此多接触源石、感染上矿石病的可能性。

除了那些剥削他人而不自知乃至自我感动于所谓仁慈的贵族们外,所有人都是如此。

那么,即使按照罗德岛的说法,治好了矿石病,重新回到自己的平常生活中,难道大家就真的能寻回时光、过上幸福生活了吗?不,那些时光,只是与以往一样,由被人压榨了血与汗还得仰人鼻息的日子组成。大家回到各自岗位上工作,继续成为那些贵族实质上的牲畜,不幸感染矿石病了,便要自行去治好——然而他们可绝不会为所有人负担医疗费用、接着治好了又再感染,如此循环,不变至死,也至死都是使上层社会欣欣向荣的肥料罢了。

大家应当知晓:如今一切悲剧的根源其实不在源石,不在矿石病,也不在各位的殊死斗争,而在从古到今、存在于各个城邦、仅为上层社会服务的道德、法律与秩序,在那些满身罪恶又被包装上华丽外衣的无形剥削之中。

而我们,整合运动,正是要打破这样的无形枷锁,要除去所有被压迫剥削者身上的重担,要将这从古到今来形成的扭曲制度推翻,将它们踩在脚下,使作恶者失去他作恶的手段与帮凶,不论这作恶者是某个人、某个组织、某个国家,或是一整个『文明世界』!

我们天生就是这些人的死对头,也是他们的克星,是为他们敲响丧钟的人。也正因此,他们怎么可能不恨透了我们,不动用一切力量来诋毁我们的动机、以剿灭我们的形体呢?

这样的气势多么可怖呀,可这不能使我们望而生畏,我们反要迎难而上!

任谁都明白:黎明前的夜色最是黑暗,而在那夜空之中,总有星辰高悬。它有时是被乌云遮住,被风雨阻拦,可光明总要出现,它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空荡荡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它就是『整合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