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凌晨时分,罗德岛号上下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对于许多人来说,这还是她们来到罗德岛后第一次听见这样的声音,但这声音对于其中一些人而言再耳熟不过——正是敌国发起进攻时,本国为了疏导平民避难才响起的破空长鸣。

这很奇怪,罗德岛哪来的敌国,充其量不过是个武装势力的机构罢了,难道整合运动打过来了?!

陈匆匆忙忙从床上起来把大衣一套,提起自己的两柄剑,踏着大步便走出房间,正对上对面刚刚打开门、只穿了件睡衣背心就扛着盾跑出来的星熊。她们俩也算是军人了,对于这样国际通用的警报当然非常熟悉,眼神交汇一次,星熊跟在陈身后,两人向指挥室走去。

指挥室里通常都只睡着博士一个人,偶尔阿米娅会陪着博士一起商量事情,便也在这里睡下,但如今——毕竟陈的房间比许多人都要远离这里,已经有许多人来到这一块场地,等待着罗德岛领袖的发言。

阿米娅的确也没让人等很久,大约几十秒过后,凯尔希把门打开,接着博士、阿米娅依次走出来。

个头最小的那位领导人面色沉重,她先是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陈,而后把目光落在右边,来自莱塔尼亚的干员们一同站着的方向。

——「我们收到了情报——准确来说,是乌萨斯方面派人与罗德岛接洽并表示,就在一个小时前,乌萨斯对莱塔尼亚宣战了。」


阿米娅冷静地说着,又深吸一口气继续:「来人表示介于罗德岛与乌萨斯的良好关系,受雇于罗德岛的莱塔尼亚人并不会被驱逐出境,只要不与帝国为敌就依旧还是乌萨斯帝国的客人。」她的兔子耳朵动了一下,「……但我想,这样重大的事情应该要商量一下,大家都该发表意见,所以拉响了警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可是,阿米娅……」另一边的能天使举起了手瞬间发言,「你应该记得的,我们企鹅物流可不会插手这种事……所以我们可以先去睡觉了吗?」

似乎大家也都被能天使这样的懒散感染了,纷纷变得轻松起来,就连莱塔尼亚出身的干员们也都忍不住笑了,说能天使快拉着你家那位已经站着睡着了的德克萨斯去房间里睡吧,过了好一会儿,指挥室门外才又安静下来。

阿米娅这次不再那样紧张了,她微笑着,问:「还有人要发言的吗?」

陈环顾四周,不知不觉中,她似乎感受到了罗德岛的向心力。那个圆心自然指向阿米娅,而阿米娅如今也的确努力扮演着那样的角色。

阿米娅的确是个合格的领导者,和塔露拉类似——但也完全不同。这实在让人有些挫败感,不过,陈时至今日也没有取代塔露拉的心思,倒是并没有什么所谓的。

之后陆陆续续的发言大多都是「阿米娅自己决定就好,我们只是罗德岛招聘来的员工而已」这样的主旨,唯独莱塔尼亚人们的确是陷入了沉思,好些人一言不发,陈看其中一位小姑娘更是什么都没理解一样,只是被人拉着站在那里,茫然无措。

「……既然如此,那么罗德岛也就静观其变吧,当然,莱塔尼亚的各位如果想要回国参战,罗德岛也不会阻拦的,你们可以安心。」

如此,一场夜间的集会算是落幕。诸位干员或是并无所谓或是面色沉重地往自己的房间走,陈和星熊却被留下来了。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陈还有星熊与能天使以及雷蛇她们类似,可不算是罗德岛的人,而且身份更为敏感,尤其是陈,身为龙门近卫局的督察长,她本身——除了人尽皆知却并未正式被魏彦吾宣布的继承人身份外——更是代表了龙门的武装力量。邻国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她就算不管,邻国也是要管她的,再有一点:龙门也是会给她发消息的。

果不其然,大家都走后,她们被示意进门再谈,关上门再说的事情又与此前阿米娅的发言不同。

乌萨斯来使已经确认过她们的一举一动皆由罗德岛担保,而龙门那边似乎表示不会在此期间干涉双方,所以两位安心在罗德岛待着就好,没问题——大致如此。

星熊如上总结,大大咧咧地和阿米娅说着浑话,倒是让陈能够少和罗德岛这些人说上几分钟其实没什么必要的话。确认完毕后,她们从指挥室里走出来,陈加快步子把指挥室丢在脑后,其实也很心知肚明这群人怕不是要从自己嘴里套出点什么来。

就算阿米娅值得信任,陈可一点都不信任那个博士。退一万步,凯尔希和魏彦吾都一样是让人不知道她们打什么算盘的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回到她自己的房间,不出所料的是,陈的联络器里发来了魏彦吾的消息。在这里,文本信息比语音通讯要更加保密,而魏彦吾更加谨慎,消息是用龙门文字中某种方言写法编辑的。陈曾经看塔露拉写过这种文字,可惜她自己是不会的,不过不要紧,魏彦吾是知道陈并不会这种写法的,连专用破译文件也给她发过来了。

消息中写到龙门清洗行动的进展,以及龙门这边收集到的塔露拉的动向,魏彦吾最后提及了自己对这之后整合运动的意图猜测——她不会按兵不动,尽管魏彦吾与凯尔希看法类似,但他终究比凯尔希更加了解塔露拉,因此也告诫陈必须小心塔露拉突然离开切尔诺伯格之类的情报。

「——那时候,就没人能阻止她。而你必须立刻跟上她的脚步,去了解她正在做什么,她为什么这样做。只有这样,日后你才不会在与她争锋时落入下风。」

这些话语写得非常恳切,但只有陈看在眼里,脑海里能自动浮现出魏彦吾吹胡子瞪眼恨铁不成钢的嘴脸,她也没多想,回复了自己已收到的消息之后,关上通讯器补觉去了。


次日,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夜大家都没睡好,罗德岛号里的空气显得异常暴躁。

陈带着训练用剑前往训练场地时,在半路上就遇见了昨夜那位茫然无措的小姑娘。她似乎正在努力劝说同伴们不要回国,毕竟争斗总是不好的,然而她的同伴们似乎去意已决,说话声音也抬高了许多。

陈是没有理由上去指摘这些人的,她只是漠然从她们身边走过,进入训练场开始每天的练习。

奉命来了罗德岛之后,她自己也知道或许短时间内是回不去龙门了,于是置办过几套专用的训练器材。一个二十公斤重的悬铃就是其中之一,每天她都要以此锻炼自己的某一个肌群,今天应该轮到背肌了。——即使如今因为各种原因除她之外也没人来练习,自律的陈警官也不会因为没有气氛而偷懒的。

但在开始前,之前那个女孩子就推门走了进来。她手里的木质法杖低低地被提着,整个人被厚重的棉质衣物包裹,倒是颇有些悬铃的意思。

走进来后,她坐在陈左边的器材上,低低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起来。

「……」没人练习是一回事,但要在人家自言自语的时候若无其事的练习,陈觉得自己略有些烦躁。

似乎也感觉到了陈的暴躁所引发的空气升温,那边那位女孩子朝她看过来,腼腆地道歉:「抱歉,陈警官,我视力不太好,没注意到你在这里……」

「没事……」陈放下悬铃,点了点头,既然道歉了,也不是什么大事,陈也并不会多么得理不饶人,「我记得你也是莱塔尼亚人。」

并不觉得暴露自己来了这么久还不认识对方的行为有何不妥,陈继续看着对方,其实她细细打量一会儿,三秒钟都不用就能知道,这一位的确是非常典型的莱塔尼亚人,而且与她的同伴一样也都是卡普里尼族人。

「是这样的……我叫做艾雅法拉!」女孩子红着脸报出自己的名字。

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艾雅法拉这个名字她的确是听过的,星熊说过这个女孩子人不可貌相,是比较权威的火山研究员而且法术天赋超凡,尽管父母双亡但依旧很坚强,虽然因为矿石病而使得视力和听力受损,实际上平时只要好好说话她都能听见。

在陈看来,人不可貌相倒是真的——的确不像是拥有超凡法术天赋的存在。

对方看着陈,欲言又止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来继续说:「陈警官来到罗德岛是为什么呢?」

陈再次细致看着她,对方红润的脸色让她看上去可爱很多——也傻了一些,或许的确是非常苦恼于莱塔尼亚的问题吧,但这种询问他人来得出自己结论的做法在陈这里一般是行不通的。

「你不希望她们回去,是因为你不愿看到纷争?但莱塔尼亚现在是被侵略的一方,不抵抗就会被乌萨斯蹂躏,所以她们要回去,和祖国一同抵御外敌。」龙门的督察长说。她们今日遇见的问题或者类似事情,在龙门的长久历史中,其实发生过许多次了。但凡遇见这种问题,龙门人一定是会选择回到家园守卫国土的。

但艾雅法拉倒是和这些人不同……陈想起塔露拉在切尔诺伯格的举动,不觉间开口:「不过,你和她们不同,你需要留在罗德岛治疗。」

「……地灵她们也是这样说的,」艾雅法拉低下头,又猛地抬起来,看着陈那红色岩浆般的眼睛,小声说,「我只会研究火山和天灾,别的都不太习惯去表述……但是她们回去的话,住在边境的一些族人也会……阿米娅说过,平民是无辜的,对吧?」

「可这就是战争,」陈的声音像是沉入冰川底部一样凉了下去。「平民是无辜的,但在战争中,敌对就是有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