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的日子颇闲。

陈从龙门到此一共快一周了,整天也就是训练训练吃饭和阿米娅还有博士看着各种情报头晕脑胀这样的情况,倒是星熊比她放得开多了,没几天就交了一大堆朋友,一起训练增进感情,偶尔还能给陈套来点小道消息——当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比起在自家地盘上的恣意自由,罗德岛少了些熟悉的气味,但至少——对于陈来说,也让她不再看见塔露拉发泄其复仇之焰所造成的惨状。只是明明在龙门时她就整夜整夜睡不好,如今来到罗德岛,越发贴近整合运动、塔露拉所在的切尔诺伯格,反倒整夜无梦,自然睡去,直到每天第一丝阳光绕过窗帘,直刺入眼底。

这一周里,似乎是天气略有转暖了的缘故,曙光总是带着莫名的橙色,又越发明显。过去,它也是受陈喜爱的。

龙门人最喜欢这暖洋洋里带些红色喜庆的色泽,橙是热情与力量,与它相对的蓝色则是高贵冷静的代表,它们成了龙门最典型的颜色组合——就连陈身上也是时时刻刻带着、离不开它们,何况「橙」所昭示的暴力、冲动与鲜血,从最初起,本该是陈应当为塔露拉背起的责任。

但这颜色如今毫无疑问只会让人误解成整合运动又四处放火烧人了。对陈来说,与它相熟相配,也实在是种颇为折磨人的问题。

塔露拉离开龙门那段时间,陈从没去找过这个突然消失的继承人,自那以后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与塔露拉站在完全不同、乃至针锋相对不死不休的立场。即便是与塔露拉有过交手,这样仿佛命中注定的悲哀行动仍旧使得她心头被乌云遮盖。

没办法,春节都不能好好过,这在陈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忙成这样——多亏了塔露拉。

当然,罗德岛现在这个忙来忙去的样子,自然也「多亏了塔露拉」。

从上次作战失败,塔露拉向罗德岛和龙门展示了她如今绝强无匹的武力与运筹帷幄的智谋之后,罗德岛倒也并不闲着,派出的情报人员断断续续的传回不少消息。

想来这些消息龙门肯定也收到了,本着自己迟早会知道的心态,陈也并不拒绝和阿米娅一起看着那一条条让凯尔希面色凝重的情报。她偶尔也并不闲着,去猜猜切尔诺伯格里到底怎么回事,又或者是心灰意冷地给友好听众阿米娅讲上一讲塔露拉原本是个怎样的人——尽管她如今已经变了,可至少她曾经是她,或许也还是那个她。


「……我就知道。」但今天的情报里,有些问题也问题太奇怪,奇怪得陈对这种感觉过于熟悉——这种切尔诺伯格成了第二个塔露拉的、第二个龙门的感觉,「她这样简直就是在做慈善,她怎么还……」

陈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心又暴躁了起来,明明做出了那样人神共愤的事情,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施行所谓「仁政」,塔露拉到底怎么回事?!

「陈警官,你说……塔露拉只是在做慈善?」阿米娅拿着手里的情报资料,上面大致写了些关于切尔诺伯格免费医疗并开展教育活动的情况,这在一座新城邦里的确并不算什么——再要说,也就是医疗方面有些过火了,可整合运动如今的情况……阿米娅是在摸不透,只能向或许和塔露拉有什么因缘的陈问道,「这样大规模、不适时的政策,白白浪费时间与金钱……整合运动就,真的只是做慈善吗?」

这与她以往所见的整合运动完全不同,经历过那次救援霜叶小队的行动,见识过龙门的大火,兔子小姐怎么都没办法把「慈善」这两个字眼和「整合运动」联系在一起。

但陈是知道塔露拉或许在想什么的。

尽管为此烦躁得紧,但她的确能够给出一个解答——

「她就是这样的人,用一座城去救一群『可怜人』……你甚至可以说她打下切尔诺伯格、利用天灾毁灭一座城,都只是为了让整合运动过得好点。」龙门人看着吃惊的罗德岛领袖,继续说到,「你可以问问星熊,她应该也听过,龙门近卫局曾经有过一位特别行动组组长冒着生命危险冲进火海,就为了救出一只猫——也只因为猫的小主人在哭。」

阿米娅微微张了次嘴,问:「这……就是塔露拉吗?」明明听起来善良,愚笨又不可理喻。

陈看着自己手里那一份资料,想起当时年仅17岁的自己差点被冲进火海又冲出来的塔露拉吓死,不由得苦笑起来:「这就是过去的塔露拉。」

她或许善良得过了头,也或许因此看起来变得不如传说中的龙门继承人那样聪明,但也就只有那样的塔露拉,才会是龙门人心中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吧。

但另一道冷酷的声音打断了依旧稚嫩的她们俩的交谈。凯尔希从门外走入,坐在一边,看着眼中尽是迷惑的阿米娅,说:「——阿米娅,你……」话未说尽,她又改口,「还有陈警官。你们这样理解这份情报,实在是太轻率了。」被过往与假象迷惑,也太不成熟了。医生这样说着,显然已经看过了那些情报。

她的话斩钉截铁,几乎是要为这一样事情定下其性质以做好应对计划。

「凯尔希医生……我不明白……」阿米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几天送来的明明都是整合运动安分守己并无动作的报告,为什么凯尔希会紧张成这样?


罗德岛的医生这几天一直在房间里研究新的对策,整合运动那边传来的消息越是写着如何平静,整合运动的下一步动作就越发难测。不过,这也的确可以理解,毕竟以现在乌萨斯的情况来看,对莱塔尼亚宣战是迟早的事情了,或许就连卡西米尔都要被牵扯进去——即使临光已经离开了她的故土,罗德岛却不能不注意那边的情况。整合运动如今只要好好储备武器,准备在乌萨斯进行战争时狠狠地咬伤这头熊也就是了,至于目标,大概率不是那个霜星的故土,也就是切城周边。

「但对于如今的整合运动——当然,以现在整合运动的稳定性来看,我想我们已经可以把它们视作切城势力代表了,」凯尔希若有所思地说着,又继续,「对它们来说,切尔诺伯格足以供应百万人的资源是绝对富余的,而身为感染者的自己却是会逐渐减少的消耗品。塔露拉趁着这个平静时机对整合运动多做修养,既是最好的战争准备,也足以收买人心。」

她看着依旧一脸迷茫的阿米娅,以及造成这样影响的罪魁祸首,来自龙门的、皱起眉来似乎反对她这般言论又不知道该做怎样反驳的陈,心想年轻人终究会被一些假象欺骗。

那个塔露拉,她可是魏彦吾一手带大的原本继承人,凯尔希可不会忘记当年才刚被宣布为继承人的塔露拉出使维多利亚时谈成的那笔交易——那笔直接让龙门币得以在维多利亚流通的交易,相比之下,魏彦吾这次送来的这一位继承就逊色得多,也让人头疼得多。出于保护阿米娅的目的,凯尔希不得不也开始期望魏彦吾赶快完成龙门内部的大清洗,好让他把这个陈早点接回去。

不过——细细望着情报上的描述,凯尔希心中只觉得怪异。整合运动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凯尔希也承认,其中的确有那么几个可用之才,塔露拉能找到也算是让人赞叹她的好眼力了,但那些用来治疗矿石病的医疗知识可不是谁都能弄到的。

那么,凯尔希的脑海里闪过几个名字——在背后为她们提供这些东西的人,会是那几个人中的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