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关(前)

【杜宾】可恶……

【杜宾】这里,究竟怎么了?

【整合运动成员】这边的屋子,也都给我搜干净!

【女性】放开他……

【整合运动成员】反抗?太迟了!可恨的切尔诺伯格人!

【男性】快跑!不要管我……

【孩童】妈妈……!

【乌萨斯军警】别管平民!先把阵线守住!这些面具混蛋,人实在是太多了!

【整合运动成员】别让军警闲着!继续打!

【乌萨斯军警】增援怎么还没到!我们要……

【整合运动成员】上啊,上啊!!

【阿米娅】怎么回事……

【杜宾】遮遮掩掩这么多年,还是露出本性了吗?

【医疗干员】感,感染者……

【近卫干员】为,为什么!感染者这样去骚扰乌萨斯政府的话,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杜宾】不,他们的攻势相当猛烈。这绝对是有预谋的行动。

【杜宾】之前我们救出博士的位置,相当机密……就连那里都被他们渗入了。

【杜宾】可能切尔诺伯格各处,都已经遭到了整合运动的袭击。

【近卫干员】啊……

【阿米娅】嘘!

【整合运动成员A】还有逃脱的切尔诺伯格人吗?

【整合运动成员B】我在搜!

【整合运动成员A】一个也别漏掉!

【整合运动成员A】切尔诺伯格的冷血动物……刻在我父辈身上的痛苦,这次,就让我全都还给你们!

【医疗干员】(咳……)

【整合运动成员A】什么声音?

【整合运动成员B】在那里!

【医疗干员】(唔!)

【医疗干员】(他,他们,发……)

【杜宾】(安静!)

【医疗干员】(唔……!)

【女性】……

【整合运动成员A】在这儿!找到了!

【女性】……呜哇哇哇!!!

【女性】啊!不,别……

【整合运动成员B】……!

【整合运动成员B】躲在巷子里?

【整合运动成员B】出来。

【女性】啊,啊啊……!

【整合运动成员B】躲在那里,就有用吗……

【女性】对,对不起!对不起啊!!至少,至少饶了我的儿子!!

【整合运动成员B】……

【阿米娅】……我们应该,立刻突袭整合运动。

【杜宾】……

【阿米娅】我知道有风险,杜宾教官。

【阿米娅】只是,等这些整合运动解散后再行动……会耗费大量时间。

【阿米娅】何况,谁知道现在的状况,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阿米娅】那么,就应该迅速击溃敌人并转移。我说的,没错吧?

【杜宾】——————

【杜宾】明白了,我服从你的命令。

【杜宾】各小组,听好。

【杜宾】这些整合运动,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存在。

【杜宾】记住,果断、迅速地解决掉!

【杜宾】Dr.博士,调集队伍吧,现在是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杜宾】现在的局势,可不允许我们有所保留。

【选项】早就该交给我了!;……;简单,我会轻松解决的。

【杜宾】呵。

【杜宾】阿米娅,看你的了。

【阿米娅】我明白。

【阿米娅】……“如果争端能够避免,那我们应当沉默——

【阿米娅】——如果战斗是必要的,那就战斗到最后!”

【阿米娅】罗德岛的信条……从来没有改变过!

第一关(后)

【整合运动成员】呃……

【整合运动成员】你们不是……

【近卫干员】呼,呼……

【杜宾】看来,他们没来及联络同伙。

【杜宾】……博士。

【杜宾】是该客观评价你的能力了。

【医疗干员】咦,阿米娅……

【阿米娅】没事吧?

【女性】啊?谢,谢……

【阿米娅】没事的,这是我们……

【女性】……你,你也是感染者?

【女性】你们要做什么!我,我的孩子……

【阿米娅】……

【阿米娅】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身。

【女性】呜,呜……

【医疗干员】……

【阿米娅】各位休息好了吗?

【医疗干员】啊,没事……

【选项】她为什么害怕你?

【阿米娅】……

【阿米娅】Dr……

【阿米娅】类似的问题,你以前也问过呢。

【选项】……

【阿米娅】因为我,得了病。

【阿米娅】我,还有杜宾,罗德岛的大多数人,都得了病。

【阿米娅】就连刚才那些整合运动的成员也是……

【阿米娅】我们得了很重的病,让人害怕的病……

【阿米娅】“矿石病”。

【杜宾】……得了矿石病的人,就是感染者。

【阿米娅】杜宾……

【杜宾】乌萨斯向来对感染者十分严苛。

【杜宾】说起来,谁又不是呢。只是乌萨斯在这方面的举措,尤为冷酷罢了。

【杜宾】宣传上让民众恐惧感染者,到了抓捕感染者的时候,民众自然就习以为常,甚至拍手称快。

【杜宾】所以,整合运动才选择了这里……

【阿米娅】只是……这次,似乎不再是简单的示威游行了。

【杜宾】这一次,他们开始大规模地使用暴力。

【杜宾】等到乌萨斯政府平息了事件,切尔诺伯格的感染者,只会遭到更残酷的对待。

【杜宾】……博士你,罗德岛的处境,也许能有所改善。

【选项】……;那我还挺重要的。

【杜宾】凯尔希和阿米娅都和我说过,你是最顶尖的矿石病研究学者。

【杜宾】……现在,你陷入了记忆丧失的困境,我很怀疑,你还能不能再派上用场。

【阿米娅】唔唔,杜宾教官,这么说好过分!

【杜宾】……也许就和指挥一样,等你稍作复习,说不定就能重新掌握那些理论?

【杜宾】毕竟你还是前线指挥官……

【杜宾】其实之前,我怎么也没法把神经学博士和战术家联系在一起……

【杜宾】看到你本人后,似乎好理解了一些。

【杜宾】毕竟罗德岛本身就很像你的专业。

【医疗干员】喂!你!别跑!该注射药剂了!

【近卫干员】啊?啊?我没事,我没事呀!我,我还不需要治疗!

【医疗干员】是定量药剂,延缓感染症状的!

【医疗干员】你刚才不是还说头晕吗!

【近卫干员】那不是同一种症状吧!

【医疗干员】要是一会儿你的身体又出了问题,再碰上战斗怎么办?

【医疗干员】为了大家的安全你也该好好注意!

【近卫干员】……

【医疗干员】别动!我要扎了!

【近卫干员】啊!!

【杜宾】……

【杜宾】……罗德岛就是这样,既要找出治疗感染者的办法,又要减少感染者带来的问题。

【阿米娅】——是的。光是研究治疗方法,或者仅仅去平息种种争端,都是不够的。

【阿米娅】我们必须直面感染者带来的所有问题。

【阿米娅】只有这样,罗德岛才能替感染者争取到一线生机……

【杜宾】作为感染者,我们也比普通人更能理解感染者。

【杜宾】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感染者,无论是和平还是纷争,罗德岛想要解决问题,而不是任由仇恨和疾病蔓延肆虐。

【杜宾】Dr.博士,这可能也会是你职责的一部分。

【杜宾】……至少,这是我粗浅的请求。

【选项】你在说什么??;……;我需要更慎重地思索一下。

【杜宾】我们会留给你很多时间的,你可以慢慢理解。

【杜宾】只不过,给我们的时间却不多了。

【杜宾】整顿队伍,出发!

【杜宾】前往汇合点的路上,还不知道有什么等着我们!

【杜宾】(阿米娅……)

【杜宾】(切尔诺伯格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我们不能给整支救援队伍带去心理压力。但是……)

【阿米娅】(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杜宾】(……三小时。)

【杜宾】(三小时之后,天灾将会吞没这个城市。)

【杜宾】(等到天灾降临,一切就都完了。)

【???】……

【???】不确定因素。

【???】去,通知其他人。

【???】我们追。

第二关(前)

【杜宾】……这终归还是,太超乎我的想象了。

【杜宾】爆炸,骚乱,火光,巷战……

【杜宾】难道整个切尔诺伯格,都陷入了这种混乱吗?

【电视主持人】在切尔诺伯格军警的团结协作与迅速反应之下……

【电视主持人】……情况已经被控制,大部分区域的意外事件已经被镇压。

【电视主持人】目前,切尔诺伯格军警已经包围了盘踞在瓦舒克大道上的暴徒……

【电视主持人】可见,这一次无谋的袭击,将很快结束。

【电视主持人】请各位不要惊慌,待在屋中,等待切尔诺伯格的又一场胜利……

【电视主持人】乌萨斯的荣光保佑着陛下和他的人民!

【整合运动成员】……

【乌萨斯军警】可恶,他们,他们……那些武器和装备,究竟是哪里来的!

【乌萨斯军警队长】不要畏缩!就算穿上护甲,懦夫依旧是懦夫!不过是些缺乏训练的暴徒!

【乌萨斯军警】可是,可是他们的数量……!!

【乌萨斯军警队长】我们已经干掉了我们数量三倍之多的敌人!再干掉三倍的敌人,战斗就结束了!

【整合运动成员】少口出狂言了,切尔诺伯格的混蛋!

【乌萨斯军警队长】感染者渣滓,也配和我们为敌?!

【乌萨斯军警队长】逮捕你们和你们肮脏的爹妈时就该把你们全部当场处死,而不是流放和苦役!

【整合运动成员】你们这些家伙……!!

【乌萨斯军警】呃……!他们在冲击防线,前卫没法再支撑多长时间了!

【乌萨斯军警队长】为了陛下!给我顶住!!

【乌萨斯军警】我,我要……!

【乌萨斯军警队长】退后的人,统统处死!

【乌萨斯军警】咳……

【近卫干员】我们……

【杜宾】呆在这里别动!我们还不能暴露!

【阿米娅】乌萨斯的军警队伍……居然被整合运动压制住了?

【杜宾】哼……电视上播放的内容,和现实完全不一样。

【杜宾】切尔诺伯格当局,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耍这种手段吗。

【杜宾】不过,对于我们来说,事情也同样在变糟。指望通过更加隐秘的手段离开,已经不现实了。

【阿米娅】糟糕的路况和敌人的封锁……

【杜宾】是的,救援小队只有在具备一定规模时,才能有效消灭盘踞在要道上的整合运动敌人。

【杜宾】再切分小队,只会是自取灭亡。

【近卫干员】这些乌萨斯军警……

【近卫干员】即使他们的装备很精良,看起来也很有实力,但整合运动……

【近卫干员】无论是人数还是士气,都占压倒性的优势!

【杜宾】和我们对切尔诺伯格进行初步侦察时完全不同……

【杜宾】在我们潜入时,切尔诺伯格军警与驻扎部队的数量、分布、以及状态,处在一个非常古怪的状态。

【杜宾】只是在那个时候,我们没办法确定原因而已。

【近卫干员】难道整合运动,已经秘密地消灭了切尔诺伯格的大部分防卫力量吗?

【杜宾】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整合运动的力量真的庞大到如此地步,还能够谋划这么大规模的战略……

【杜宾】现在,我怕是只能庆幸,被包围的是那些军警,而不是我们。

【杜宾】当然,我们也必须提防四周的情况,等到陷入危机,就已经晚了——

【阿米娅】……博士,快召集各小队。

【阿米娅】侦查干员发现了整合运动,他们马上就要和我们的救援队伍接触了!

【杜宾】——至少,我们现在的优势,也就只有谨小慎微这一点了。

【整合运动成员】嗯?

【整合运动成员】这,这里也有武装力量?!

【杜宾】各小队,作战准备!不要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第二关(后)

【近卫干员】哈,哈……

【近卫干员】整合运动还真是……精力旺盛!

【乌萨斯军警队长】你们,是什么人?

【乌萨斯军警队长】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切尔诺伯格!

【近卫干员】哈?怎,怎么回事——

【乌萨斯军警队长】间谍吗!

【杜宾】(如果泄露了身份,被乌萨斯当局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杜宾】(必要的话……!)

【阿米娅】先生。

【乌萨斯军警队长】——小女孩?

【乌萨斯军警队长】你……感染者?

【乌萨斯军警队长】别动!放下武器!

【杜宾】(做好防护准备,一旦对方有敌对倾向……)

【杜宾】(烟雾?从哪里……)

【阿米娅】先生,对我们抱有敌意的人究竟是谁,你应该很清楚!

【阿米娅】杜宾!

【杜宾】重装干员!敌袭!

【乌萨斯军警队长】什,什么?!

【???】……

【阿米娅】……整合运动。

【杜宾】阿米娅,小心……

【杜宾】她和那些普通的感染者暴徒,不是一回事!

【???】哼,逃跑……

【???】又能逃到哪里?

【???】去,撕碎他们。

【整合运动成员】——————

【杜宾】就连手下的整合运动成员也是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杜宾】难道是,整合运动的头目吗?

【阿米娅】雾气越来越浓了……想借助雾气发动奇袭吗?

【阿米娅】军警先生,我们必须立刻撤离这个区域!

【阿米娅】如果让封锁了我们的退路,我们就……

【乌萨斯军警队长】——

【乌萨斯军警队长】你们这些感染者,都给我滚。

【阿米娅】……

【乌萨斯军警队长】我得到的命令是防卫这条大街。

【乌萨斯军警队长】感染兔子,我不管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想干什么。

【乌萨斯军警队长】如果你们是来破坏我们的城市的,自然会有人惩罚你们。乌萨斯的愤怒是无休止的。

【乌萨斯军警队长】如果不是,那这里发生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阿米娅】——我知道了。

【乌萨斯军警队长】每个乌萨斯人都知道,不把背脊朝向敌人。

【乌萨斯军警队长】快滚!我们没空理你们。

【阿米娅】——

【阿米娅】谢谢。

【阿米娅】杜宾!

【杜宾】走!去第一汇合点!

【杜宾】各小队!动作要快!快!

【???】……

【乌萨斯军警队长】来啊!感染者混球!

【乌萨斯军警队长】你们就这点本事吗?只会站在那里看着吗?

【???】切尔诺伯格人……

【???】该死。

第三关(前)

【杜宾】Ace!

【Ace】看来,你们都平安无事。

【杜宾】这里还没到汇合点……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整合运动成员】他们就是那支从核心区出逃的人!别放他们走!

【杜宾】呿,穷追不舍!

【杜宾】E2小队,应敌——

【Ace】杜宾,不要恋战,优先后撤!

【Ace】阿米娅,Dr.博士!快!

【杜宾】这里也不安全。

【Ace】是的,我们还要继续向下一个汇合点移动。

【杜宾】你的小队呢?

【整合运动成员】藏到哪去了?把他们找出来!

【杜宾】又来了吗!

【Ace】Dr.博士,请下命令吧。

【Ace】就像以前那样。

【选项】……?

【阿米娅】啊,Ace……

【阿米娅】其实有些,小小的变故。

【阿米娅】博士……意外失去了记忆。

【Ace】……原来如此。

【阿米娅】抱歉,Ace……事情和以前相比,有不小的区别。

【Ace】是吗。你没必要向我道歉。

【Ace】博士的指挥能力,有没有因为失忆受到影响?

【阿米娅】……和以前一样。

【阿米娅】博士的决策依旧十分可靠,我保证。

【Ace】那就好。我听从博士的指挥。

【Ace】失去了的东西是可以找回来的。

【Ace】眼下有更棘手的问题等着我们去解决。

【整合运动成员】他们在这儿!快,快攻击!!

【杜宾】聊天还没结束?我已经开始战斗了!

【Ace】Dr.博士,请下命令吧。

【整合运动成员】放,把那些畜生放出来,让他们尝尝被撕咬的滋味!

【杜宾】博士!Ace!敌人近在眼前了!

【Ace】——

【选项】立刻出动!;……好的。;趁现在,破坏敌人的计划吧。

【Ace】明白。

【Ace】E3小队!支援杜宾!

【整合运动成员】埋伏?!!

【杜宾】E3小队……一直隐藏着行踪,就是等着和我们配合,夹击敌人吗。

【Ace】在通讯受到干扰的情况下,小队应该在汇合点附近行动,这样,即使是我或者侦查干员发生了意外……

【Ace】整体的撤退计划,依然能够正常实施。这是我的判断。

【杜宾】也就是说,Ace你把小队留在汇合点,一个人……

【Ace】毕竟最重要的,是去除汇合点周围的威胁。

【Ace】优先确认你们的状况是一种冒险。我不能带上整个小队一起。

【Ace】小队存在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让战术更有效,而不是固步自封,成为拖累。

【杜宾】哈。接下来,用实战去解决了整合运动再说吧!

【Ace】阿米娅,拜托你。

【阿米娅】知道了!我会辅佐博士,通过法术支援你们的!

【Ace】终于……

【Ace】Dr.博士,请你,指挥罗德岛。

第三关(后)

【杜宾】哈,哈……

【杜宾】整合运动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居然用,居然用……

【近卫干员】那些野兽……

【近卫干员】是,是整合运动,布置的吗……

【阿米娅】感染的野兽,被整合运动当做士兵驱使……

【杜宾】不,那不只是野兽那么简单。

【杜宾】我能感受到,那种……

【杜宾】那不是单纯的野兽,它们比起野兽,更像我们……

【近卫干员】杜宾教官……

【杜宾】……

【近卫干员】头儿……我们,该怎么办?

【Ace】帮它们从痛苦中解脱。

【近卫干员】头儿……

【Ace】战斗已经结束了,杜宾。

【Ace】我们同样也和整合运动发生了冲突。

【Ace】天灾已经盘旋在我们头顶,随时都可能坠落。

【Ace】即使是切尔诺伯格城,在天灾的直接冲击下,也会化作一摊废墟。

【阿米娅】整合运动在这个时候闹事,确实会制造更大的混乱。

【Ace】杜宾,没时间了。

【Ace】罗德岛能躲过整合运动的袭击,也能瞒着乌萨斯帝国行动,但面对天灾,我们终归是脆弱的。

【杜宾】……

【杜宾】够了,走吧。

【杜宾】无论整合运动的计划有多疯狂,对于我们来说……

【阿米娅】各位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杜宾】是。

【阿米娅】整合运动的领袖,可能把这次的事件看作一个标志,一种手段……

【阿米娅】对我来说,只是罗德岛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

【Ace】在这个时间点挑起事端——

【Ace】整合运动不是足够狠毒,就是足够疯狂。

【杜宾】也许,两者兼有。

第四关(前)

【阿米娅】——天空越来越暗淡了。

【阿米娅】天际线仿佛被云层捏住了一样……

【阿米娅】明明空气很通透,乌云却静止不动,好像在把各处的压抑感通通抽出,凝聚在一处。

【阿米娅】连风都停下了……

【杜宾】天灾确实,即将降临在这座城市。

【杜宾】看来,切尔诺伯格已经被整合运动彻底瘫痪了。

【杜宾】不过,哪怕是要拆分移动城市,也应该提前数周就完成准备工作。

【杜宾】难道在那时候,整合运动就……?

【Ace】不太现实。

【Ace】现在的整合运动,并没有体现出秘密接管所需要的精英部队素质。

【近卫干员】整合运动的大多数成员……不过是在街头游荡,向切尔诺伯格人寻仇。

【阿米娅】仅仅是在各处重复着杀戮和战斗,使整个城市陷入战火。

【杜宾】天灾降临时,就连无比坚固的切尔诺伯格都会被撕得粉碎——

【杜宾】变成布满源石的巨型废墟。

【杜宾】无论整合运动想要的是资源还是名望,都只会一败涂地。

【阿米娅】他们真能和乌萨斯军方正面对抗吗?即使乌萨斯的指挥系统陷入了混乱……

【阿米娅】乌萨斯的军事力量,怎么还没有集结反攻?

【杜宾】从我的经验来说,一般暴乱发生后,不出片刻,暴徒就会被全副武装的军警清剿。

【杜宾】虽然,我们刚才也见证了一小撮军警被整合运动围攻的景象……

【阿米娅】……

【杜宾】那个蒙面的整合运动头目,即使是有一点不同……但她也没有能够吞没一城的水平。

【杜宾】除非……

【阿米娅】除非什么?

【杜宾】我以前经历的战争中……

【杜宾】也有行为与整合运动的掌控者如出一辙的领袖。

【杜宾】于他而言,士兵不过是棋子,达到目的后就可以随意丢弃。

【杜宾】既合理高效的运用兵力,又在不需要的时候放纵其自生自灭……

【杜宾】因为训练与管理的成本太高了。

【Ace】所以,他只是放养他们?

【杜宾】对。大多数时候,他只要把仇恨和恐慌当做口粮,喂养他们……

【杜宾】只需在必要时,轻轻的推一下——追随者就会振臂高呼。

【杜宾】如果整合运动的运作,真如他们宣传的那般……

【近卫干员】唔……

【近卫干员】穿上衣服,戴上标志,所有的感染者都可以是整合运动?

【杜宾】是的。

【杜宾】他们确实……将源源不断。

【杜宾】被压迫、想要呼喊的感染者太多了。这时候,无论整合运动给出的是怎样的出路……

【杜宾】只要在铁屋子上钻个口,哪怕外面就是一片火海,里面的人依然会互相推搡着探出身子。

【医疗干员】唔……

【杜宾】Dr……

【杜宾】这和你我不同。即使我还没有完全信任你,但至少我信任你的能力。

【选项】……

【杜宾】与你完全不同……

【杜宾】这种领袖并不是指挥官。

【杜宾】践踏敌人,同时也践踏同伴,又或者说,“随从”,的生命。

【杜宾】也许连随从都算不上,整合运动的暴徒,不过是领袖的棋子。

【杜宾】这样的人,是暴君。

【Ace】无论敌人是谁,我们都会完成任务。

【Ace】以前有人训导过我和我的队友——

【Ace】“如果是棋子,那就吃掉;如果是堡垒,那就攻陷;如果是王权,那就推翻”。

【杜宾】Ace……稍等一下。

【Ace】Dr.博士,正前方,盘踞着敌人的轻装甲部队。

【阿米娅】我们被发现了吗?

【Ace】还没有。

【杜宾】但是……

【Ace】我们避不开。这是这条路径中的最短路线,如果我们迂回,就会损失时间。

【杜宾】那没什么好说的了。无论他们是棋子还是暴徒,只要从战场上赶出去就好!

第四关(后)

【杜宾】依照既定路线,我们已经很接近切城南边的中城区了。

【杜宾】穿过这个公园,就是汇合点。不出意外的话,临光和E4小队应该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近卫干员】可是……

【近卫干员】要是临光……被袭击了,会怎么样?

【近卫干员】要是他们原本想用通讯设施警告我们,却发现信号遭到干扰……

【近卫干员】我们该怎么办?

【杜宾】……

【阿米娅】我们会去确认。

【近卫干员】……啊。

【Ace】我们要亲眼确认事件之后,才会做出揣测。

【Ace】不要用怀疑恐吓自己。

【近卫干员】明,明白了……

【杜宾】失去联络手段所带来的恐慌情绪,比想象中蔓延的快得多……

【杜宾】特别是……在这个天灾仿佛近在眼前的时候。

【杜宾】我们得赶紧加快速度了。

【阿米娅】……

【阿米娅】欸……?

【阿米娅】——难道——

【阿米娅】小心!!

【???】干掉他们。

【杜宾】敌军的射击!!

【阿米娅】这是陷阱……!

【整合运动成员】————!!

【近卫干员】不好,我们的后方也出现了整合运动的追兵……!

【阿米娅】侦查干员呢!

【近卫干员】被战场分割了!

【???】罗德岛……

【???】追上你们了。

【整合运动成员】——!

【整合运动成员】杀!!

【???】这次,就让你们粉身碎骨。

【阿米娅】杜宾!

【杜宾】狙击干员!压制敌人的冲锋!

【杜宾】重装干员,防御姿态,随时准备向前顶上!

【杜宾】Ace,准备————

【???】等一下,等一下——

【阿米娅】?!

【???】在清剿了东南要塞之后,我一听到你的消息,可是立刻就赶过来了。

【???】这里已经是我的处理范围咯,弑君者。

【弑君者】……

【弑君者】你来做什么?

【???】该把他们,交给我了吧?

第五关(前)

【弑君者】……

【弑君者】梅菲斯特?

【???】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吧?一些不小心飞进来的小虫子……值得你亲自追击吗?

【???】我的部队已经接到了你的情报,你已经尽到了你的责任。

【???】接下来,请你回去吧。毕竟你负责的是核心能源区及其外围……

【弑君者】少做多余的事……!

【???】你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对吧?

【弑君者】——

【弑君者】好。随便你。

【弑君者】我已经等不及要观赏你的惨败了。

【???】哦……

【弑君者】收队。

【整合运动成员】——

【阿米娅】……带着一部分整合运动的部队,撤离了?

【杜宾】这小子,在做什么?

【杜宾】不能放松警惕……敌人的数量,依然是我们的数倍之多!

【???】唉唉,弑君者的口气一直不是很礼貌,请允许我代她道歉。

【梅菲斯特】你们可以称呼我,梅菲斯特。

【杜宾】你们整合运动,究竟要做什么?

【梅菲斯特】也没什么。其实,放你们离开也无所谓。毕竟刚开始,你们也不算是整合运动的目标。

【阿米娅】既然我们不是整合运动的目标,那为什么……

【梅菲斯特】不过,我有幸观赏了你们的战斗。

【梅菲斯特】你们的作战方式和你们的人员配置,很有趣哦。

【医疗干员】……有趣?

【医疗干员】说战场的厮杀……有趣?

【梅菲斯特】罗德岛……我看过你们的资料。

【梅菲斯特】原本,我只把你们当作是普通企业。

【梅菲斯特】现在看来,你们所涉猎的,可远远超出了摆弄试管的范畴哦?

【梅菲斯特】要是让你们轻轻松松地离开,就没什么意思了吧?

【梅菲斯特】我想和各位,来一场祭祀式的竞赛。

【杜宾】……我们没工夫和心智不全的小孩子浪费时间。

【杜宾】(阿米娅,准备好,我们可能要强行突围了。)

【杜宾】(我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阿米娅】(啊,嗯!)

【梅菲斯特】……刚刚那是什么?你是向谁,打了什么信号吗?

【杜宾】与你无关,小子。

【杜宾】(阿米娅?)

【梅菲斯特】哎呀,都是些企业人士了,连谈话时要注意礼节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吗?

【杜宾】就是因为这世界上像你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才导致我不得不多学些能够形容你们的词汇!

【杜宾】(阿米娅,发生什么了?)

【阿米娅】(杜宾……我们的撤退路线,都被他的部队封锁了!)

【杜宾】(怎么会!短短几分钟内,他——)

【梅菲斯特】这样不好。

【梅菲斯特】我诚心诚意地邀请你们……

【梅菲斯特】你们却只想着——

【梅菲斯特】——逃之夭夭?

【杜宾】呿!

【梅菲斯特】其实,只要你们赢了,就可以安全地离开我的猎场。

【梅菲斯特】接下来,我的这些朋友们,会不断地尝试杀掉你们。

【梅菲斯特】你们只要活下来,就是胜利!怎么样,规则,很简单吧?

【杜宾】Ace!

【Ace】已经做好了强行突围的准备!

【Ace】但我们要先扛过这次围攻!

【阿米娅】——

【阿米娅】为什么,明明天灾就要来了!再不撤出切城,所有人都会——

【梅菲斯特】你在说什么……

【梅菲斯特】正因为是天灾降临……这可是,一个最该被好好庆祝的时刻了呀。

【阿米娅】……

【梅菲斯特】我高贵的客人们,能邀请你们参加游戏,我感到十分荣幸。

【整合运动成员】啊……!

【整合运动成员】杀……他们!!

【杜宾】阿米娅!小心!

【梅菲斯特】对了,对了……

【梅菲斯特】其实,我们是知道你们在核心区里做了什么的。

【阿米娅】——!

【梅菲斯特】那个你们从核心区里救出来的,一直遮住面庞的家伙……令人非常,非常在意呢。

【阿米娅】——?!

【梅菲斯特】弑君者只关心你们之后要做什么,要去哪里。

【梅菲斯特】我不一样。我只关心……

【梅菲斯特】你,是什么?从哪里来?

【梅菲斯特】对,你,就是现在,盯着我看的你……你和我们有点不一样。

【梅菲斯特】那个设施里,究竟是什么装置,有着保存生命的功能呢?

【梅菲斯特】我非常,非常好奇。

【梅菲斯特】我也不是那种冷血的人……

【梅菲斯特】来吧,罗德岛的客人们,把这个家伙当成见面礼留给我吧?

【梅菲斯特】那样的话,虽然令人惋惜,但我放你们离开,也是可以的哦?

【阿米娅】博士——

【阿米娅】——退到我身后!!

第五关(后)

【医疗干员】咿——!

【近卫干员】小心!!

【医疗干员】我没事,只是擦伤而已,不要紧……

【阿米娅】还不够……再这样下去,包围圈会越来越小。

【杜宾】我们已经找到了可突破口,但没有增援,我们只能采取守势,没法突围!

【阿米娅】……请再坚持一下!优先用火力压制敌方射手!

【阿米娅】敌人的先锋,就由我们术师来处理!

【梅菲斯特】没错,没错!就该这样!接下来,f3,e5!

【杜宾】可憎的小子……!

【梅菲斯特】很好!那么,b4,b5!

【近卫干员】敌人正在向我们侧后方迂回!

【阿米娅】调两位重装干员和一位狙击干员!只要能牵制他们就足够了!

【梅菲斯特】之后!h2,h6!

【医疗干员】他们,他们在冲击我们的阵线!

【Ace】近卫干员,把敌人赶出掩体!

【梅菲斯特】没错,再让我多看一会儿,你们挣扎的样子!

【梅菲斯特】现在,术师,c7,吃掉敌人的战车吧!

【阿米娅】敌人的术师现身了……!之前,一直躲在重装干员身后吗!

【杜宾】来不及了!趴下!

【医疗干员】呜啊啊啊!

【近卫干员】咳……

【梅菲斯特】然后就去死吧,就像雨夜中的火星一样!

【阿米娅】他,是在指挥自己的队伍吗……!仅仅运用象棋走法,就能下达精准的命令?

【阿米娅】明明都是些狂暴的感染者,战斗却完全由他一人指挥……!

【阿米娅】再这样下去,他会把指挥优势发挥到极致——

【杜宾】相应的,只要能压制他的话,也就没什么大不了!

【杜宾】不要让整合运动打开哪怕一丁点缺口!

【杜宾】混账,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阿米娅】不能再让整合运动拖延我们的脚步了!

【阿米娅】有什么,有什么办法能迅速打开局面吗……!

【阿米娅】如果继续拖下去,博士和大家就……!

【整合运动成员】唔唔唔唔唔啊啊啊!!!

【梅菲斯特】什么?

【梅菲斯特】……撞飞起来了?

【梅菲斯特】这……

【梅菲斯特】……什么啊?

【???】你们的速度比我估算的慢上太多了,我可是连平民都顺手安顿好了。

【阿米娅】——?!!

【???】别挡道!

【整合运动成员】呜啊!

【???】加大进攻力度!别给敌人重整阵形的机会!

【阿米娅】临光小姐!!

【临光】我在。

【临光】你没事就好,阿米娅。快撤。

【杜宾】幸亏这次作战,有你参加。

【临光】信号弹的定位很有效。看来你们遇到的麻烦确实不小。

【临光】——

【临光】您就是博士博士吧?

【临光】耀骑士临光,前来迎接你们了。

第六关(后)

【梅菲斯特】这女人……

【临光】————你。

【临光】制压切尔诺伯格军事据点的整合运动像机器一样高效——

【临光】而你领着的这批各个都像神经错乱的暴徒。

【临光】屠杀,纵火,围猎……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残忍的趣味而已吧?

【临光】会在这时煽动如此不堪之事的人,没可能策划出足以击溃整座城市的方案。

【临光】你的指挥官大概是命令你制造混乱,而你,顺应着自己低劣的品味肆意妄为。

【梅菲斯特】——

【梅菲斯特】——浮士德。

【梅菲斯特】把她那张嘴给我打穿。

【浮士德】……

【临光】!

【临光】咳,咳……

【阿米娅】临光!

【杜宾】敌人的狙击手……很强!

【杜宾】临光再被击中的话,一定会失去防御能力!

【阿米娅】临光,快退后!

【临光】不行……威力太大了。如果击中我方小队,后果不堪设想。

【临光】我必须防住他的炮火!

【梅菲斯特】挡开了浮士德的弩炮?凭盾牌——?!

【梅菲斯特】不可能……不可能!

【梅菲斯特】再来!!把她……打成碎渣!

【浮士德】————!

【临光】居然……右侧?!

【杜宾】糟了!快闪开————

【Ace】不会让你得逞!

【阿米娅】Ace!

【Ace】狙击干员,准备!

【Ace】——目标,南侧高台,齐射!

【浮士德】……!

【梅菲斯特】什么!你们居然敢,居然敢……!

【阿米娅】打中了吗?

【Ace】没那么容易,这只能……稍稍压制他而已。

【Ace】没时间再去了解敌人的构成了!

【杜宾】兼具机动性和威力,越拖下去,我们安全挡下他弩弹的几率就越小!

【临光】别给他喘息的机会……!趁着E3小队狙击干员干扰他们的时候,阿米娅!

【阿米娅】了解!

【阿米娅】E1小队射手,和我一起,压制整合运动!

【阿米娅】E2小队,用最大火力,撕开整合运动的防线!

【梅菲斯特】你们这些家伙……

【梅菲斯特】为什么不肯老老实实的去死?

【梅菲斯特】你们的命运,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落下帷幕?

【梅菲斯特】——————我要把你们,通通————

【Ace】临光,趁现在,快!

【临光】E4全体,随我冲击敌方阵形!

【临光】一次性击溃前方的阻挡目标!

【临光】狂奔起来!!

【整合运动成员】射击!射击!别让她靠近……

【整合运动成员】啊……?

【整合运动成员】啊??她刚刚不是还在二十米之外……

【整合运动成员】咕咳——唔啊啊啊啊!

【临光】想要对抗卡西米尔骑士——再去训练个几十年再说!

【临光】杜宾!跟上我!

【杜宾】了解!

第六关(后)

【杜宾】侦查完毕,确认敌追击部队已被我方全歼。

【杜宾】我们成功突围,现在已经基本脱离了切尔诺伯格上城区。

【Ace】虽然我们消灭的,只是包围阵势中一小部分的兵力……

【Ace】但至少,我们暂时安全了。

【临光】谢谢你刚才的援助,临光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Ace】请别这么说。我可没资格让耀骑士还我人情。

【Ace】说说刚才那个狙击手吧,临光。

【临光】好。

【临光】除却那把弩炮巨大的威力——

【临光】我认为……他可能预设了其他火力点,以及自动射击器械。

【临光】我遭到了交叉火力的射击……我们却只观测到了一个狙击手。

【Ace】我也有同样感觉。

【Ace】第一发弹药和第二发弹药爆炸的时间点虽然非常接近,实际上却有着有相当微妙的时差。

【Ace】那并不是连射弩弦的功劳。至少,我发动火力压制时,对抗的,并不是第一位狙击手。

【临光】——你意识到了什么,Ace?

【Ace】说不准。如果敌人不是飞速地移动……就是同时存在于许多地方。

【临光】敌人狙击手的机动性……怎么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我不能想象这样的移动手段。

【临光】整合运动比我认知中更加危险。

【杜宾】是那个凶狠的臭小子下令狙击你的。他在指挥围攻我们的时候,甚至没动用狙击手的力量……

【临光】看来那么恶劣的性格,是有同样危险的力量支撑着的。

【Ace】但他一直没有出手,哪怕是在暴怒的情况下。

【杜宾】要么,在战斗上他是个废物;要么,现在还不到他展现实力的时候。

【杜宾】当然,他展现出的指挥能力……已经很令人怀疑了。

【杜宾】他的部队,就像是完全被他操纵着一样……

【临光】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区域。

【阿米娅】临光……谢谢你。

【阿米娅】没有你及时赶到的话,我们很可能就要深陷危机了。

【临光】这都是我们战前的作战计划的方针而已。

【临光】让我和Ace他根据局势采取不同计划的,是你。

【临光】是你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临光】一路上,我看到了整合运动的暴行,也对他们的实力产生过怀疑。

【临光】如果我在那时,停下来去与他们战斗呢?

【临光】如果我去帮助乌萨斯人抵御整合运动呢?

【临光】如果我原地坚守,只是等着你们撤退到我面前呢?

【临光】——如果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做,也许会招致更糟的后果。

【临光】我不擅长预见,不断战斗是我达到目的的方式。

【临光】所以,阿米娅,你有自己解决危机的实力,而我只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临光】这是你通过自己的努力摘下的果实,再自信点。

【阿米娅】临光小姐……

【临光】嘿嘿。

【临光】你身边这位,就是博士了吧。

【阿米娅】是的。只是……

【杜宾】——我们每遇到一个人就要和她说说博士失忆了的事,这也太麻烦了。

【临光】Dr……

【临光】我的一个朋友同样也失去了记忆,你一定会和她很合得来的。

【临光】毕竟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重要了。

【阿米娅】嗯……嗯!

【临光】走吧,各位。

【临光】我们,还要把博士护送到罗德岛。

【浮士德】对不起……我失手了。

【梅菲斯特】不,不要道歉。是我的错,我太冲动了。

【梅菲斯特】能帮我追踪罗德岛他们吗?我会去把情况通报给塔露拉姐姐。

【梅菲斯特】她应该也已经压制住了切尔诺伯格的核心指挥塔。

【梅菲斯特】——就让她来决定这些虫子的生死吧。

【浮士德】……明白了。

【梅菲斯特】小心点,优先保护好自己,好吗?

【浮士德】……好。

【梅菲斯特】……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梅菲斯特】同胞们,该走了。

【梅菲斯特】去迎接属于我们的时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