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关(前)

【???】 ……

【???】 ……

【???】 好痛……

【赏金猎人】 这女人,还不肯说吗?

【???】 好渴……

【???】 ……?

【赏金猎人】 真厉害啊,都被吊在这一天多了,真亏她能忍得住啊。

【粗暴的赏金猎人】 喂,你们可别把她搞死了,宝藏的位置她还没说呢!

【可萝尔】 ……

【赏金猎人】 别给她水喝,直到她说了为止!

【可萝尔】 我会死……吗?

【???】 ……

【???】 没想到就算到了卡西米尔。

【???】 胡作非为的歹徒也是哪里都有。

【赏金猎人】 嗯?哪里来的家伙,不想活了吗?

【粗暴的赏金猎人】 喂,小子,你赶紧给我——

【粗暴的赏金猎人】 唔,好,好疼。

【粗暴的赏金猎人】 仔细看,他这身装扮……不像是当地人啊。

【赏金猎人】 管他是哪里来的!他就一个人,不过是来送死的!

【???】 所以,得把你们全部解决掉才行?

【粗暴的赏金猎人】 噗啊!

【赏金猎人】 咕……

【???】 好了,他们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可萝尔】 你……

【???】 别怕,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我会带你离开。

【可萝尔】 ——

【可萝尔】 抱歉,我、我的头……

【???】 你脸色不太好。没关系,让我抱着你。

【???】 请抓紧了。

【可萝尔】 嗯……

能见度 14公里

某村庄内

【赏金猎人】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拿长枪的小子?

【村民】 我一直待在家里,外面发生什么我不知道。

【赏金猎人】 要是让我知道你窝藏了他们,有你好看的!

【村民】 ————

【村民】 那群家伙已经离开了,格拉尼骑警小姐,你们可以从壁橱里出来了。

【格拉尼】 嘿~!

【格拉尼】 又被大叔帮了大忙啊。

【村民】 可萝尔你没事吧?真是苦了你了。

【可萝尔】 卢克大叔,多谢你,我现在好多了。

【格拉尼】 因为有大家的帮助,我才能救出你。

【村民】 可萝尔,不要担心!

【村民】 骑士小姐已经和我们商量好了!她一定会拯救整个村子的!

【可萝尔】 啊?小姐?

【格拉尼】 这,是啊,我是女孩子啊。

【可萝尔】 啊?

【格拉尼】 唔!就算是我,也是有女孩子的自尊心的!

【可萝尔】 欸、欸,对不起。

【可萝尔】 ……

【可萝尔】 虽然看穿着不像……

【可萝尔】 请问,您是……新受封的卡西米尔骑士大人吗?

【可萝尔】 在您解救我们村子之后,会向我们征税吗?

【格拉尼】 不不不,我可并不是卡西米尔人,更不是什么骑士。

【格拉尼】 虽然维多利亚也有骑士,但我之前是骑警啦!

【格拉尼】 骑警和骑士不一样,是公务治安职务。骑警做事,不图回报,可不会向你们征什么税!

【可萝尔】 维多利亚?

【格拉尼】 是在卡西米尔外面的地方,我的祖辈也都是从卡西米尔迁到那里去的库兰塔人。

【格拉尼】 这次接到了你们的委托,也是想来卡西米尔看一看,父母的家乡是什么样……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事态。

【可萝尔】 ……我本来以为,交给信使的那些委托信都石沉大海了。

【可萝尔】 毕竟那些民间互助组织从来不会在意我们这偏僻的地方。

【格拉尼】 不过,为什么卡西米尔政府没有伸出援手?

【可萝尔】 哼……首都的骑士大人们怎么会关注我们这种偏远的村子?

【可萝尔】 正因如此,许多年来,我们反而过得很安稳,城市里动荡不安的生活也不怎么吸引我们。

【可萝尔】 滴水村的人们世世代代都在这片山区附近居住。

【可萝尔】 尽管生活没那么富裕,但至少我们可以自给自足。

【可萝尔】 虽然有时候会为了躲避天灾暂时迁走村庄,但这里毕竟还是我们的家园。

【可萝尔】 所以,我们无法割舍这片土地……

【格拉尼】 但是现在,村子却被那些赏金猎人破坏得满目疮痍——

【可萝尔】 ……都是因为那个骑士宝藏。

【可萝尔】 最近几年,附近的几个村落都成了赏金猎人们常常光顾的地方。

【可萝尔】 好像是,卡西米尔北部控制区常有动乱什么的,所以不断有赏金猎人去那里寻找发财的机会,而我们滴水村位于通往北方的必经之路上。

【可萝尔】 本来村子就经常会有赏金猎人出入,但是也没有造成什么危害。

【可萝尔】 直到一个月前,有一伙赏金猎人在山中挖出了一位随从骑士的石棺,还翻出了一小箱陪葬的金币……

【格拉尼】 是这种印着卡西米尔徽章的金币吧?

【格拉尼】 我刚来这里就有赏金猎人跑来找麻烦,这几枚金币,算做他们举止粗鲁的赔礼。

【可萝尔】 嗯……就是这些金币,在赏金猎人之间带出了一段传说,也给我们带来了大麻烦。

【可萝尔】 “卡西米尔的每位古代骑士会带着他们的精神与财富,下葬于其家乡的无名之地,并永世保护着这片土地。”

【可萝尔】 “只有来自不惧牺牲,无畏艰险的卡西米尔血脉才能破除所有的阻碍。”

【可萝尔】 这样的传说被传得越来越远,附近的赏金猎人变得越来越多。

【可萝尔】 最初,赏金猎人还只是讨论如何寻找更大的骑士宝藏,可后来“滴水村有人知道骑士宝藏下落”的消息却不知怎么的越传越开——

【格拉尼】 ————嘘!大家先别说话!

【赏金猎人】 不行,找不到他们,给我从头再搜一遍!

【格拉尼】 继续待在这里不太安全,不能拖累这位大叔。

【格拉尼】 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

【村民】 你们要小心点自己的安全,骑士……不对,骑警小姐,村长就交给你了!

【格拉尼】 大叔,你放心,我一定保护好——

【格拉尼】 啊?村长?

【可萝尔】 ……滴水村村长可萝尔,虽然上任才半年,就算是我,也是有村长的自尊心的哦。

A001-01-a关卡内剧情

【赏金猎人】 看到那个小子和村长了!别让他们逃出村子!

【可萝尔】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能躲开他们!

【格拉尼】 那也只能等到把这些人解决掉以后了!

A001-01-b关卡内剧情

【斯卡蒂】 就凭你们?

A001-01-b关卡内剧情

【赏金猎人】 情况不太妙,得多叫点增援来!

第一关(后)

【格拉尼】 走廊好黑!而且好挤!

【可萝尔】 不、不好意思,虽然方便藏身,可毕竟这里只是个小阁楼而已!

【可萝尔】 磨坊,粮仓,电房,村子里的很多设施都被赏金猎人破坏了,他们不会在乎这种小地方的。

【格拉尼】 是这样没错……唔,我们两个居然刚好能挤进这种缝隙里?!

【格拉尼】 可萝尔,脸是不是贴的太近了!

【可萝尔】 抱歉……那个,骑警大人?

【格拉尼】 别叫我骑警大人啦,叫我格拉尼就好。

【可萝尔】 那,格拉尼,你刚才说你接到了我们村子希望找到骑士宝藏的委托……

【格拉尼】 对,而且委托里还提到,你确实已经拥有完整的宝藏信息了?

【可萝尔】 打开宝藏必要的钥匙和宝藏的位置,都是历代村长口口相传的秘密。

【可萝尔】 具体的我暂时还不能说……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向你隐瞒。

【格拉尼】 没问题的,至少等到你完全相信我之后再说吧。

【可萝尔】 那些赏金猎人得知了这些情报,就一直在威胁着村民们。

【可萝尔】 他们破坏村子的田地,抢走越冬的储粮,骚扰村民——如果那时我不站出来,村子就真的要完了。

【可萝尔】 只要让他们知道宝藏的情报在我这里,至少他们不再去伤害其他村民们了。

【格拉尼】 但就算你受了那样的苦……

【可萝尔】 ……嗯,我很清楚,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可萝尔】 还好,你来了。

【格拉尼】 呜,可萝尔小姐……

【可萝尔】 虽然委托内容是希望有人能来帮我们找到宝藏,但其实我们希望的也只是驱逐那些赏金猎人、让村子恢复安宁。

【可萝尔】 宝藏对我们来说,是现在唯一的解决手段而已。

【可萝尔】 金币什么的,总会有花光的一天,但我们一直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下去,土地是我们唯一的故乡……

【格拉尼】 用宝藏去雇佣别人驱逐赏金猎人,也可以。

【格拉尼】 有足够的活动资金的话,甚至能雇佣一小支佣军呢!

【可萝尔】 嗯。

【格拉尼】 既然目的已经明确,那当务之急,果然还是要先离开这个满是流氓的村子。

【格拉尼】 这边有窗子,能看到外——呃,好像有点高。

【格拉尼】 可萝尔小姐,你能试试从这个窗户看到外面吗,赏金猎人还在找我们吗?

【可萝尔】 我,我也够不到,窗户还是太高了……

【格拉尼】 让我抱你起来……

【格拉尼】 嘿!现在能看到了吗?

【可萝尔】 好的,我能看到了————

【可萝尔】 咦?!

【格拉尼】 可萝尔小姐!别乱动呀!

【可萝尔】 可、可那个,那是什么呀……

【可萝尔】 刚才,有个人,从窗户外飞了过去……?

第二关(前)

【赏金猎人】 拦住她!

【粗暴的赏金猎人】 拦什么啊!你没看到他们全部被干掉了吗!

【赏金猎人】 你上啊,你平常不是很厉害吗!

【粗暴的赏金猎人】 我,我不行!这家伙可是那个灾星啊!

【???】 ……

【???】 (阿戈尔语)拦住我的都会死。

【???】 (阿戈尔语)向我挥出武器的都粉身碎骨。

【???】 (阿戈尔语)想死的,向前踏出一步。

【“上尉”】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赏金猎人】 唉?上尉?上尉怎么消失了?

【粗暴的赏金猎人】 上尉掉进河里了……!

【赏金猎人】 这、这家伙一击就……

【???】 啊,忘了他们听不懂……算了。

【???】 说,她在哪?

【赏金猎人】 她?你指谁?别问我,我什么不知道啊!

【赏金猎人】 呃啊!!!

【粗暴的赏金猎人】 给、给我记住!

【粗暴的赏金猎人】 喂!你们别急着撤退!先把上尉捞起来!

【格拉尼】 那、那个人是——

【可萝尔】 你认识她?

【格拉尼】 她可能是我的同事……

【格拉尼】 不过,接到这项委托的应该是我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陨星姐手里抢到这项任务的……

【格拉尼】 唔唔唔……也许她是为别的任务来的?

【可萝尔】 唔,赏金猎人好像溃退了?

【格拉尼】 事不宜迟,我们趁现在溜出村子吧。

【格拉尼】 既然还有其他干员在这个村子里,说不定事情会好办一些。

【格拉尼】 可萝尔,楼梯很黑,你要扶紧我。

【可萝尔】 那个,你要和她联络一下吗?

【格拉尼】 嗯,如果可能的话,我想——

【???】 噗啊————————!

【格拉尼】 哇——————!

【赏金猎人】 我、我的鼻子!这个门怎么自己弹开——

【格拉尼】 欸?这里怎么会蹲着人——

【可萝尔】 格拉尼!发生了什——

【粗暴的赏金猎人】 你们全都给我闭嘴!嘘!

【格拉尼】 ……嘘?

【赏金猎人】 唉,你们这些干农活的肯定什么都不懂。没看到那个灾星吗!

【赏金猎人】 无论是哪个赏金猎人,都不会想和她碰面的!敢在她面前昂首挺胸的,多半是没见过她毁掉整座城市的样子吧!

【格拉尼】 这么夸张吗!那不是靠她一个人就可以把————

【粗暴的赏金猎人】 声音轻点,别被她发现!

【格拉尼】 唔,可是我还要找她——

【粗暴的赏金猎人】 说了小声点!

【格拉尼】 好,好……

【格拉尼】 感觉比罗德岛里流传的版本更离谱……

【赏金猎人】 那、那个怪物走了吗?

【粗暴的赏金猎人】 好,好像走了……!

【赏金猎人】 总算走了,啊哟,吓死我了。

【格拉尼】 是,是啊。

【粗暴的赏金猎人】 原以为这点活我们一队就能搞定,怎么会碰上这种麻烦事。那种家伙都来了的话,得做好准备才能——

【粗暴的赏金猎人】 ——等等!

【格拉尼】 啊。

【粗暴的赏金猎人】 哈!拿枪的小子!居然在这里碰见你!

【粗暴的赏金猎人】 还有村长!你真是送上门来了!

【可萝尔】 格拉尼,你难道是故意……

【格拉尼】 不,只是他们态度那么好,我也没回过神来啊!

【赏金猎人】 废话少说,把村长交给我们!不然我手里这把刀保证就让你吃足苦头!

【格拉尼】 就用那把断刀?

【赏金猎人】 ……这,这小子什么时候出的枪?!

【粗暴的赏金猎人】 用暗号召集附近还在的人!

【粗暴的赏金猎人】 还有,去把之前用来毁掉农田的虫子都赶出来,让她们尝尝厉害!

第二关(后)

【格拉尼】 可恶,这些赏金猎人真是缠人!

【可萝尔】 呀!虫子!!

【可萝尔】 好恶心!

【格拉尼】 呜呃,黏黏糊糊的……

【赏金猎人】 快把她们包围起来!别让她们又逃了!

【赏金猎人】 打不过那个小个子没所谓!缠住他,然后把那个村长小姑娘抓回来!

【格拉尼】 可萝尔!别离开我身边!

【可萝尔】 唔——!

【???】 你们两个,捂住耳朵!

【赏金猎人】 啊?你是谁?哪冒出来的大胖子啊!

【赏金猎人】 噗啊啊啊啊——!

【???】 哼,胖子?我只是壮而已。

【格拉尼】 那是什么炸弹爆炸了吗?!

【???】 震撼弹而已,声音很大,没杀伤力的!不过用来驱散这些虫子还有野兽都很有效!

【???】 趁虫子和那些家伙都被爆炸吓跑,快走!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格拉尼】 可萝尔!这次可别再是小阁楼什么的了!

【可萝尔】 那,来这边!

能见度 14公里

村外树林

【可萝尔】 这片树林非常偏僻,只有我和我小时候的玩伴知道这里……

【格拉尼】 等下,可萝尔,先别放松。

【???】 哼。

【???】 锯子,弹药,爆破物。

【???】 我把这些全放在地上了。这样可以好好谈谈宝藏了吗?

【???】 我也是个赏金猎人,但我没有刚才那些家伙那么贪心。刚才那些充其量只是来跑腿的杂鱼,也不够聪明。

【???】 比起冒着风险抢夺这位村长姑娘,不如主动与你们合作来的更有效率。

【格拉尼】 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们,但现在不是谈宝藏的时候。

【???】 你不是赏金猎人,不是干这行的,我看得出来。

【???】 而我,对这行当了如指掌。

【格拉尼】 滴水村周遭的赏金猎人情况,你也很清楚吗?

【???】 托伦团、佛罗茨团、卢布林团、瓦各斯克团——

【???】 所有的赏金猎人都在整个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已经好几天了。说实话,宝藏被他们找到也只是时间问题。

【???】 无论哪个赏金猎人找到宝藏,不同派系的赏金猎人绝对会为了争夺宝藏,在这片地区争得头破血流。

【???】 那时滴水村不但什么好处都拿不到,说不定还会被摧毁得一干二净,你们明白得很。

【格拉尼】 ……

【格拉尼】 那么,你能为我们提供些什么?

【???】 野外向导,猎人经验,暗号识别,陷阱拆解,以及多一个的战力。

【???】 不管哪个,都是你们现在急缺的东西。

【格拉尼】 那,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大鲍勃】 叫我大鲍勃。

【格拉尼】 嗯,请你稍等,我需要和村长商量一下。

【格拉尼】 这个位置,大鲍勃不会听到我们的谈话。

【可萝尔】 我……

【可萝尔】 把我们骗进陷阱,或者和其他赏金猎人串通,这些都是我们没法承受的……

【格拉尼】 可萝尔,你见过这位大鲍勃吗?

【可萝尔】 倒是没有……

【格拉尼】 和他合作,肯定会有风险的。

【格拉尼】 接下来的情况会随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复杂。

【格拉尼】 为了早点找到宝藏,我们也许必须借用他的力量。

【可萝尔】 那格拉尼,你说的那个同事也能帮上忙吗?

【格拉尼】 不太好说。她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而且她同样也是个赏金猎人。

【格拉尼】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搞清楚情况,再去找她。

【可萝尔】 让我想想。

【可萝尔】 我不能告诉他埋藏宝藏的地方。我可以分几次告诉他大概的方向,就像在牧兽的脑袋前面挂上粮食一样。

【可萝尔】 这样行吗?

【格拉尼】 嗯,这样做是对的。

【格拉尼】 我会盯紧他的。情况不对的话,我会立刻把你送出森林。

【格拉尼】 可萝尔,你的安全,交给我。

【大鲍勃】 如何?先给我一个方向吧。

【格拉尼】 我们需要一条能够迅速前往塔拉特山的道路。

【大鲍勃】 想要前往塔拉特山,就必须穿过北方这片森林。

【大鲍勃】 那片森林,也是赏金猎人互相争夺的战场。

【大鲍勃】 想必已经有很多赏金猎人埋伏在那里了。但是我会带你们从安全的路过去。

【格拉尼】 鲍勃大叔,想要合作的话,我们是有条件的。

【大鲍勃】 当然,这是我们接下来要谈的重点,不是吗?

【大鲍勃】 你只要先告诉我,几几分成。

【“上尉”】 我不渴!不用给我水!

【赏金猎人】 好,好,我说上尉,那两个小孩我们还找不找了?

【“上尉”】 怎么可能不找?我们是为了什么才走到今天的?忘了?

【“上尉”】 这边离城市远得很,通讯信号也和没有一样,虽然支援会来得晚,但是这对其他团也一样的。这可是大好的机会!

【赏金猎人】 可那个怪物也往那个方向去了,我们……

【“上尉”】 怕什么?虽然那家伙是有点厉害,但是别忘了那边可是我们的地盘。那么多陷阱,有她好受的!

【“上尉”】 宝藏,我们要拿!怪物,我们也要狩猎!

【“上尉”】 老子全都要!

第三关(前)

【赏金猎人】 咕……

【赏金猎人】 你,你把我的同伴,全干掉了?

【赏金猎人】 ……别、别过来啊!求你了!

【赏金猎人】 我、我把金币都给你!我把我的武器给你!你要什么我都——

【???】 那个女孩子在哪里。

【赏金猎人】 你在说什么——??

【赏金猎人】 别靠近我——!

【赏金猎人】 你这个——

能见度 14公里

塔拉特山前森林

【大鲍勃】 ……

【大鲍勃】 你们两个,跟上。小心脚底,跟着我的脚印走,手也不要到处摸。

【大鲍勃】 这片森林,恐怕比你我想的还要危险。

【格拉尼】 石头上是不是刻了什么?

【大鲍勃】 这是赏金猎人留下的符号。不按照符号指示行动的话,就会踩进设置好的陷阱。

【格拉尼】 我们要直接躲开陷阱吗?

【大鲍勃】 看我的吧。

【大鲍勃】 ——绊索加捕兽夹,老土的小把戏。

【大鲍勃】 树丛恰好挡住了摆锤,一旦贸然前进就会被击中。

【大鲍勃】 那里,可萝尔小姐,小心点。

【可萝尔】 嗯,嗯?

【大鲍勃】 你再向前走一步,大概就会掉进满是尖头的深坑了。

【可萝尔】 啊……!

【格拉尼】 不愧是赏金猎人,很擅长这些嘛。

【大鲍勃】 那当然,毕竟我以前——

【大鲍勃】 ……

【大鲍勃】 想要绕开陷阱是不现实的。果然,还是要全部解除掉才方便行动。

【大鲍勃】 毕竟他们最危险的道路,马上就会变成对我们来说最安全的那种了。

【大鲍勃】 走吧。

【大鲍勃】 停下。

【大鲍勃】 不太对劲。

【格拉尼】 是陷阱?

【大鲍勃】 不。

【大鲍勃】 沾血的符号……

【大鲍勃】 “——怪物?”

【大鲍勃】 这什么意思?这么多年来,我都没见过有人用过这个符号。

【格拉尼】 ……啊。

【格拉尼】 不会吧……

【赏金猎人】 怪物,怪物!

【赏金猎人】 别,别过来!

【???】 ……

【格拉尼】 ……

【???】 ……

【格拉尼】 真的是你啊!

【格拉尼】 斯卡蒂,你是斯卡蒂,没错吧?

【斯卡蒂】 ——原来滴水村村长是和你在一起?

【格拉尼】 啊,什么?你认识可萝尔……

【斯卡蒂】 把她交给我。现在。

【大鲍勃】 格拉尼,她的眼神,不太对啊。

【格拉尼】 那可不行,我们应该谈——

【格拉尼】 欸,欸?

【格拉尼】 呜啊!

【斯卡蒂】 这只是警告。

【格拉尼】 不,可萝尔小姐,鲍勃大叔……

【大鲍勃】 她,她怎么会攻击你?

【大鲍勃】 你不是认识她,她怎么就——

【格拉尼】 别问那么多了!快,快跑!

【格拉尼】 哈,哈,她还在追着我们跑吗??

【可萝尔】 格,格拉尼,我,我跑不动了……

【大鲍勃】 那个女人,真的,是怪物吧?她甚至,都没在喘气啊!

【斯卡蒂】 为什么我要陪你们浪费时间?

【格拉尼】 她真的要砍了我,啊不,她要拿可萝尔小姐干什么!

【可萝尔】 她的眼睛,好,好红……格,格拉尼!

【格拉尼】 不行了不行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事啊!

【格拉尼】 停!

【大鲍勃】 埋伏!

【“上尉”】 就是现在!放箭!

【斯卡蒂】 嗯?

【“上尉”】 就是她,那个突袭我们的灾星!快,快射她!

【格拉尼】 你们给我住手!

【“上尉”】 你小子想干什么?

【格拉尼】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追我,但好歹也是我的同事!

【“上尉”】 为、为什么要坏我的事!混账——!

【斯卡蒂】 ……

【格拉尼】 趁现在,快点走!

【大鲍勃】 ——向东突围!走!

【赏金猎人】 别想逃出去!受死吧怪物!!

【斯卡蒂】 (阿戈尔语)滚开!

第三关(后)

【格拉尼】 干掉了!

【格拉尼】 大鲍勃,你没事——

【格拉尼】 咦?你腿上的伤口……

【赏金猎人】 那里有漏网的!可能是瓦各斯克团的人!

【大鲍勃】 这个我自己能处理!先击退敌人!

【格拉尼】 好。

【赏金猎人】 嗯?

【赏金猎人】 这小个子……

【赏金猎人】 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赏金猎人】 别,别过来,不怕我在你身上开个窟窿吗!

【赏金猎人】 唉?

【大鲍勃】 你都解决了?

【格拉尼】 是。

【大鲍勃】 真厉害。这么小的个子,本事倒是不小。

【格拉尼】 坐在那里别动。我来给你包扎。

【大鲍勃】 不碍事,让我起来。

【格拉尼】 不行。

【大鲍勃】 你看到了吧。

【格拉尼】 嗯。

【大鲍勃】 你看到我身上的结晶了吧?你难道想被感染吗?!

【格拉尼】 感染者,本来就是我们罗德岛的救助对象。

【大鲍勃】 罗德岛……

【可萝尔】 罗德岛是……?

【格拉尼】 以前是维多利亚的骑警,不过现在,是罗德岛的干员。

【大鲍勃】 离我远一点,小姑娘。我是感染者。

【可萝尔】 我……

【格拉尼】 可萝尔小姐,这可能有点血腥,你稍稍回避下吧?

【格拉尼】 好啦,已经止血了。

【大鲍勃】 你经常这么做吗,给感染者?

【大鲍勃】 你就不怕……

【格拉尼】 我的同事有很多都感染了矿石病,但我分不出究竟有谁感染了。

【大鲍勃】 啊?

【格拉尼】 也就洗澡的时候能看得出来吧?

【大鲍勃】 ——哼。

【大鲍勃】 多谢你了,没戒心的小个子。

【大鲍勃】 ……

第四关(前)

能见度 14公里

塔拉特山坑道

【大鲍勃】 进了这个坑道就安全了。前面出去就是莫蒂卡山,从那里开始赏金猎人的数量会明显减少。

【大鲍勃】 至于斯卡蒂————以前听到其他人把她形容成山崩,我一直都笑得很大声。结果我今天才见识到。

【大鲍勃】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比一般人强一点点的家伙,真没想到那些风言风语竟然不是在开玩笑。

【大鲍勃】 难怪在酒吧里,我笑的时候他们都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大鲍勃】 现在轮到我惊恐了,哈。

【格拉尼】 是真的!在罗德岛的时候,大家也都是这么传来传去的啊。

【格拉尼】 我也没和她一起出过任务,只知道她很厉害就是了,根本没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

【格拉尼】 我是头次知道她是赏金猎人。

【大鲍勃】 赏金猎人中的大明星之一了。

【大鲍勃】 这次,就连她也是冲着宝藏来的,就真的太麻烦了。

【大鲍勃】 我们两个能不能从她嘴里抢到一成,都很难说。

【可萝尔】 那样的话,我的村子岂不是……

【大鲍勃】 别担心,我觉得她会赶走所有赏金猎人的。

【大鲍勃】 顺带,再毁掉几个村子吧。

【可萝尔】 呜……

【格拉尼】 我觉得她并不是冲着宝藏来的,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大鲍勃】 所以,你们这个什么罗德岛,收人也是来者不拒啊?

【格拉尼】 没有一个罗德岛干员会为了私人的利益,去毫无顾忌地伤害别人。

【大鲍勃】 哼,你帮过我,谢谢你。但是你们罗德岛又养着斯卡蒂这种只懂得破坏的灾星,我看也未必真的是为感染者好。

【大鲍勃】 而且,我一个得了矿石病的人,也没见你们罗德岛做了啥能给我们好处的事,还不是四处被人追打。

【格拉尼】 鲍勃大叔……

【大鲍勃】 怎么,哑口无言了?我是不知道你到底相信你们那个罗德岛什么地方。

【大鲍勃】 照我看来,嘴上说着为感染者争取这个那个的,到头来,都是见钱眼开。

【大鲍勃】 哼,什么罗德岛,在这个世上,再没有比我手上这个小小金币更重要的东西!

【格拉尼】 抱歉。

【大鲍勃】 抱什么歉?你还是个小孩子,弄不清理想和现实的年纪,不知道自己究竟几斤几两,这无所谓,都很正常。

【格拉尼】 不,我不是要说这个。我知道自己的力量还不足。

【格拉尼】 不管是作为骑警,还是作为罗德岛干员,我都接触过很多感染者。

【格拉尼】 ……我没能救下他们所有人,这都是我力量还不足的缘故。

【格拉尼】 罗德岛也是一样的。

【大鲍勃】 也就是没什么用?哈!

【大鲍勃】 也是,感染者们在地下城里受苦的时候,被关进隔离城区,被人无端杀害的时候,罗德岛人在哪儿呢?

【格拉尼】 我也好,罗德岛也好,就算有时候拼劲全力,也总有力不能及的地方。

【格拉尼】 但就算这样,我依然不会放弃任何一位我见到的无辜感染者。

【格拉尼】 罗德岛,也是一样的。

【大鲍勃】 哼。

【格拉尼】 抱歉……鲍勃大叔。

【大鲍勃】 ……我说了,你还是个小孩子,我刁难你有什么用?

【大鲍勃】 可那个斯卡蒂,你的同事,现在不惜对你刀剑相向也要抓走可萝尔夺走宝藏。

【大鲍勃】 你肯定这种人也会相信你们拯救感染者那一套,甚至去帮你们做这种事?

【格拉尼】 我还不了解斯卡蒂究竟想做什么,所以我不能在这里下结论。

【格拉尼】 但我相信,罗德岛接受了她,她肯定也有自己的理由才这样做的。

【大鲍勃】 我刚才话太多了,你忘了吧。

【格拉尼】 没关系。

【格拉尼】 总之当务之急,果然还是要快点帮可萝尔小姐拿到宝藏。

【大鲍勃】 我伤了腿,已经是你们的累赘了。真没想到我居然要拖两个小姑娘的后腿,呿。

【格拉尼】 鲍勃大叔,只有一种情况会让你拖累我们。

【格拉尼】 那就是你不想把宝藏给我们。

【大鲍勃】 哼,哈哈哈哈。

【可萝尔】 鲍勃先生,我没有嫌恶你的意思,只是我刚才……还是有些害怕。

【可萝尔】 我是个乡下人,没有亲眼见过感染者,但我多少还是能看出来……你是有苦衷的人。

【可萝尔】 如果我之前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见谅。

【大鲍勃】 没关系。哈,小姑娘,你只要在拿到宝藏后,付给我我需要的那份报酬就够了。

【可萝尔】 嗯……宝藏对我们村子来说很重要。但只要能解决我们的问题,鲍勃先生是一定可以拿到应有的酬劳的。

【可萝尔】 所以,我和格拉尼,既需要你的协助,也会帮助你。

【可萝尔】 对吧,格拉尼?

【格拉尼】 那当然。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该动身了。

【大鲍勃】 小姑娘,下个目标地点,差不多是莫蒂卡山了吧,那座山的名字,是某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骑士的封号。

【大鲍勃】 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什么骑士宝藏,就是在那里吧?

【可萝尔】 可上面的洞窟也够找上好几个星期了。

【大鲍勃】 那当然了。所以没有你,不行。我们可不会把你交给那个红眼女啊。

【可萝尔】 就麻烦你带路了。

【大鲍勃】 就这么办。

【大鲍勃】 等等。

【大鲍勃】 出口有动静——

【???】 啊——

【“上尉”】 谁……

【“上尉”】 是……

【整合运动A】 ……你下手那么重?

【整合运动B】 我什么都没做呀,他自己跌倒……

【整合运动B】 啊。

【整合运动A】 ————

【格拉尼】 他们是……整合运动?

【大鲍勃】 你们——

【格拉尼】 大鲍勃,你要干什么?

【格拉尼】 这些家伙可不是一般的——

【大鲍勃】 别多说,开战!

【整合运动】 ……

【整合运动】 快,快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A001-04教学

【系统】 洞窟中部分地面常年遭受腐蚀,放置于上的我方干员的防护设备会受到影响,请注意小心防备。

第四关(后)

【大鲍勃】 咕……

【整合运动】 这家伙是个瘸的!先解决掉他!

【大鲍勃】 格拉尼!继续耗下去,我们全得交代在这儿了!

【格拉尼】 就算你这么说!

【大鲍勃】 快!带着可萝尔走!

【大鲍勃】 我受了伤,会拖慢你们的速度!

【大鲍勃】 之后我会找办法和你们会合的!走!

【格拉尼】 ——

【格拉尼】 说好了,记得要来拿你的那份!

【大鲍勃】 ……哼。

【大鲍勃】 快走!

【整合运动】 她们跑了!

【大鲍勃】 你们的敌人是我!

【格拉尼】 ……交战的声音似乎平息下来了。

【格拉尼】 但是抱歉,可萝尔,现在我们没有休息的时间,还得快走才行。

【可萝尔】 没事……!

【格拉尼】 可能,要给他一些时间吧。

【可萝尔】 给他些时间……?你是说——

【可萝尔】 啊!

【格拉尼】 可萝尔!你没事吧?

【可萝尔】 抱歉,被这个树根绊了一下……

【格拉尼】 来,拉住我的手。

【可萝尔】 ……谢谢你。

【格拉尼】 能走吗?

【可萝尔】 ……

【可萝尔】 只要穿过森林就是莫拉蒂山的山脚下了,我们得进入半山腰第二个洞窟。

【格拉尼】 只能从洞口进去吗?

【可萝尔】 是的,里面还有很多岔路和暗道,不过我知道该怎么走。宝藏就在洞窟的最深处。

【格拉尼】 嗯。这样的话……

【可萝尔】 咦?好、好可怕的声音……?

【格拉尼】 仔细听,还有呐喊和惨叫。

【格拉尼】 是战斗的声音。还没结束。

【格拉尼】 ……可萝尔,你害怕吗?

【可萝尔】 我——

【可萝尔】 ……我很害怕。

【可萝尔】 但是,为了让我的村子平静下来,让我们的土地重归安宁……我也有一定要去做的事。

【格拉尼】 是吗……

【格拉尼】 你真坚强啊。

【可萝尔】 欸?

【格拉尼】 没事。事不宜迟,我们继续前进吧。

第五关(前)

【格拉尼】 果然只有这个洞口可以出入,对吧?

【可萝尔】 嗯。洞窟里面虽然有很多岔路,不过村里的大人带我来过几次,包括继任村长那天……

【可萝尔】 ……

【格拉尼】 再拖延下去,情况只会更加恶化。

【格拉尼】 可萝尔,你知道山洞中的道路,我想让你马上进入洞窟,沿着暗道去提前拿到宝藏。

【可萝尔】 欸?你是要……

【格拉尼】 我留在这个洞口。

【可萝尔】 不行!

【格拉尼】 唉?可萝尔……

【可萝尔】 你要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赏金猎人?太危险了!你,你这样会——

【格拉尼】 如果不能帮你拿到宝藏,我既对不起村子,也辜负了你。

【可萝尔】 ……可我不想失去你。

【可萝尔】 这里,这里也不是你该逞英雄的场合……!

【格拉尼】 逞英雄又有什么不好呢。

【格拉尼】 “即便心脏被敌寇的利刃刺穿,国王的骑兵亦不解下手中长枪。”

【格拉尼】 我绝不会在这里逃走。

【可萝尔】 格拉尼……

【格拉尼】 而且可萝尔,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战斗。

【格拉尼】 你也有你的战斗。也许你会因此遭遇危险,但只要能让这片土地回归平静……

【格拉尼】 我们就必须去做这些。

【格拉尼】 宝藏那边就交给你了。

【可萝尔】 可是……

【可萝尔】 宝藏……

【格拉尼】 相信我。

【格拉尼】 何况,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在广场救下你之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绝不会让任何人再从你这夺走什么。

【格拉尼】 哪怕只是根头发。

【可萝尔】 ……

【格拉尼】 我可不是什么……我只是个子不高而已啊!

【可萝尔】 呵呵。

【可萝尔】 ……嗯,我会和你一起行动的,格拉尼。

【赏金猎人】 该死的白面具,怎么连你们都要来碍事!

【整合运动】 乌合之众。

【整合运动】 没有资格和我们争夺宝藏。

【赏金猎人】 啊?你在说什么?这里早就被我们占下来了,你们还是夹着尾巴滚蛋吧!

【格拉尼】 (这个角度能恰好看到南面的战场,看来赏金猎人和整合运动已经展开了混战。)

【格拉尼】 (接下来,无论哪一方的人接近这个洞口,我只要——)

【赏金猎人】 趁他们在那边打成一团,我们冲进去!

【赏金猎人】 等等,有个小个子站在那里!

【格拉尼】 没人可以通过这里。

【赏金猎人】 咕哇——

【赏金猎人】 你、你——

【斯卡蒂】 你们,全都给我让开。

【斯卡蒂】 我现在心情很差。

第五关(后)

【格拉尼】 呃……!

【赏金猎人】 你,你这个碍事的混蛋小子!

【赏金猎人】 都、都头破血流成这样了,还敢在这挡我们的好事——!

【格拉尼】 区区这点伤,连日常训练都算不上!

【赏金猎人】 咕——

【格拉尼】 还剩多少人?

【格拉尼】 算了,记不清了,反正已经全都挡住——

【格拉尼】 发、发生地震了?

【格拉尼】 欸?那边的山岩怎么崩塌了?

【斯卡蒂】 ……

【格拉尼】 骗人的吧?她居然打破了那么厚的石壁?

【赏金猎人】 入口被打开了一条新的路!赶紧进去!

【格拉尼】 糟了,那些人一定会从斯卡蒂打出的通道涌进来!

【格拉尼】 得赶快去帮可——

【斯卡蒂】 站住。

【格拉尼】 斯卡蒂——

【格拉尼】 ……

【格拉尼】 居然能直接破坏山体,强行穿过去,罗德岛的异闻果然是真的啊。

【斯卡蒂】 那个女孩在哪?

【格拉尼】 我不能告诉你。

【斯卡蒂】 盯上那东西的人不止我一个。

【斯卡蒂】 难道我非要把你好好教训一顿,你才不会碍事?

【格拉尼】 你突然就要带走可萝尔,我怎么也不能轻易把她交给你啊!

【斯卡蒂】 你要……阻碍罗德岛的任务?

【格拉尼】 你也没告诉我罗德岛给你分配了什么任务啊!

【格拉尼】 除非你……

【格拉尼】 不要突然攻击同伴啊!

【斯卡蒂】 谁是你的同伴?

【斯卡蒂】 我最后一次问,带我去见那个女孩。

【格拉尼】 只要她还是我的委托人,我就绝不会这么做。

【斯卡蒂】 ……

【格拉尼】 呜呃……

【格拉尼】 可恶,她只是用剑随手碰了下我的枪而已啊,可我的胳膊好像要断了……

【斯卡蒂】 只凭你这种能力,你真的认为自己保护得了她?

【格拉尼】 能不能做到,和去不去做是两回事!

【斯卡蒂】 ————

【格拉尼】 嗯?先等等!

【格拉尼】 小心!

【赏金猎人】 嘁,这下总该打中了吧!

【粗暴的赏金猎人】 好像有,不对,好像没有!那家伙还好好的!

【斯卡蒂】 ……又来?

【赏金猎人】 呃……!

【粗暴的赏金猎人】 灾、灾星!把上尉打伤的,就是你吧!你今天就别想从这里——

【格拉尼】 好机会,趁现在!

【赏金猎人】 你也别想过去!

【格拉尼】 你们还是想想办法先拦住她吧!

【赏金猎人】 ——咦?

【赏金猎人】 什么情况?!那个小个子,从我们头上跳过去了?

【格拉尼】 斯卡蒂,我先走一步了!

【斯卡蒂】 你……

【格拉尼】 不好意思!等你想清楚,准备告诉我事实了,我再考虑可萝尔的事!

【斯卡蒂】 站住,你去哪里!

【格拉尼】 抱歉!

【粗暴的赏金猎人】 你怎么就放她走了!

【赏金猎人】 她跑得太快了,我们追不上她啊!

【斯卡蒂】 ……

【粗暴的赏金猎人】 没事,这不是还有一个吗。

【粗暴的赏金猎人】 你个子那么大,不可能也跳过去吧?

【斯卡蒂】 你们完蛋了。

【格拉尼】 岔路好多啊。这里就是可萝尔所说的墓穴了吧。

【格拉尼】 呃,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 咕……

【赏金猎人】 ……

【格拉尼】 太惨了吧?

【格拉尼】 就像是被罗德岛号来回碾压过好几遍……

【格拉尼】 可、可斯卡蒂不是还没进来吗?

【格拉尼】 这个看上去像炸开的洞是?

【格拉尼】 也就是说——

【格拉尼】 你已经想明白了。

【???】 ……

【???】 我哪里演得不好吗?

【格拉尼】 你果然是————

第六关(前)

【大鲍勃】 几年之前,我们成了感染者。

【大鲍勃】 我们躲躲藏藏,平稳的生活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奢侈。

【大鲍勃】 原本,我们以为整合运动能使我们的生活有所改观,可……

【大鲍勃】 仍旧没有一家店肯卖给我们面包,没有任何地方能容纳我们落脚。

【大鲍勃】 所以我和兄弟们离开了那里,四处流浪,直到听说了宝藏的消息,来到了这里。

【大鲍勃】 只要这次,只要我们能夺下这份宝藏——

【大鲍勃】 我们就能前往哥伦比亚。虽然那是一片遥远的土地,但在那里,感染者还能拥有自己的城镇和田地。

【大鲍勃】 所以,格拉尼,为了我所有的兄弟,这份宝藏我一定会拿到手。

【大鲍勃】 宝藏不远了,我知道。你做得很好,但是很遗憾————

【整合运动】 女人!你——

【斯卡蒂】 别挡路。

【整合运动】 呜啊!

【大鲍勃】 ……

【斯卡蒂】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事。

【斯卡蒂】 你们所有人,马上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大鲍勃】 如果一定要和你为敌,斯卡蒂……今天我们会死战到底。

【斯卡蒂】 所以这种人就是格拉尼你找来的同伴?

【格拉尼】 你们拿了宝藏,那滴水村怎么办?

【大鲍勃】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还能活下去,我们却已经无路可走了。

【大鲍勃】 虽然我认识你没多久,但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大鲍勃】 你跟你身边那个怪物不一样,你没把我们感染者当成外人。

【格拉尼】 (我觉得斯卡蒂也只是一视同仁地把我们全都干掉而已,她大概也没把谁当成外人吧……)

【大鲍勃】 格拉尼,告诉我可萝尔在哪里!

【大鲍勃】 你知道这些宝藏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格拉尼】 抱歉大鲍勃,我已经接下委托了。

【格拉尼】 我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把这份宝藏交给可萝尔,帮助她让村子恢复平静。

【斯卡蒂】 别的与我无关,把可萝尔交给我。

【大鲍勃】 那你要那个女孩干什么,怪物?

【大鲍勃】 你难道想要剥掉她的皮,喝掉她的血吗?

【大鲍勃】 在这之前,你也听这个小个子说过了,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把村长交给你的!

【大鲍勃】 但我不一样,我只要宝藏。我根本不会伤害她!

【斯卡蒂】 我真的受够了……格拉尼,可萝尔在哪?

【格拉尼】 可萝尔只是想保护这个村子。她其实也不在乎宝藏。

【大鲍勃】 那就把宝藏给我!

【斯卡蒂】 整合运动和赏金猎人也没什么不同。

【大鲍勃】 我跟你们赏金猎人根本不是一路人!

【大鲍勃】 我曾经也是斯卡蒂你这样的混蛋,但现在我全都看清楚了。

【大鲍勃】 眼下这个世道,什么财富,地位,都是狗屁。

【大鲍勃】 我们只想靠那笔宝藏活下去,仅此而已!

【斯卡蒂】 我再说一遍,把可萝尔给我。

【格拉尼】 无论是可萝尔还是宝藏,我都不会交给你们。

【格拉尼】 这可是我的委托。

【大鲍勃】 格拉尼!你还有机会!我不想和你打这场对谁都没好处的架!

【大鲍勃】 我只要拿到宝藏,谁都不会吃苦头!

【格拉尼】 这份宝藏里本来就有你那一份,大鲍勃!

【大鲍勃】 我还有我的兄弟们!我要先见到宝藏再说!

【斯卡蒂】 如果要用武力的话,我们之间的差距,你们自己心里明白。

【格拉尼】 虽然没什么自信,但如果要同时和你们开战,我能做到。

【大鲍勃】 至少我们之间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格拉尼!

【格拉尼】 不。

【大鲍勃】 那我们就先解决她!

【斯卡蒂】 说完了没?

【格拉尼】 如果在这里开战,就真的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大鲍勃】 我们————

【???】 格拉尼!

【???】 太好了,我找到了!我找到宝藏了!

【可萝尔】 我好不容易都把整箱都拖出———

【可萝尔】 鲍勃先生!

【可萝尔】 你平安无事就——

【格拉尼】 别过来!

【可萝尔】 欸?!

【斯卡蒂】 ……啧!

【大鲍勃】 哈……

【大鲍勃】 我们……早就没有回头路了!

【格拉尼】 诶?可萝尔!

【格拉尼】 斯卡蒂!

【斯卡蒂】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没有威力的爆破物?

【大鲍勃】 还给她的人情。

【大鲍勃】 接下来,就要用真的了。

【格拉尼】 斯卡蒂。

【格拉尼】 你不关心宝藏。而且,你也不想伤害可萝尔小姐。

【斯卡蒂】 ……

【格拉尼】 否则,在爆炸的那一瞬间,你就会出手掳走她并抢走宝藏,而不是保护她了吧。

【斯卡蒂】 我不要宝藏。我要的答案在可萝尔身上。

【格拉尼】 早说出来不就好了!

【格拉尼】 实话说,强装坏人也很累吧?坦率一点也好嘛。

【斯卡蒂】 我不想让其他人卷进我的……任务里。

【斯卡蒂】 但这次的任务目标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

【格拉尼】 那当然,我知道。虽然我们任务不同,但方向是一致的不是吗?

【格拉尼】 帮助其他干员完成任务,理所应当的吧!

【斯卡蒂】 哼。

【格拉尼】 只能用武力来裁定宝藏的归属了。

【格拉尼】 斯卡蒂,下手一定要轻一点,轻一点哦!

【大鲍勃】 格 拉 尼!

【格拉尼】 鲍勃大叔,抱歉,可能会有点疼!

第六关(后)

【大鲍勃】 哈,果然……

【整合运动】 鲍勃!你,你在流血!

【整合运动】 我们不能在这里白白流血!我还能——

【大鲍勃】 够了。

【整合运动】 鲍勃……

【大鲍勃】 我们流过的血还少吗?

【斯卡蒂】 还要打吗?

【大鲍勃】 哼,我们为了活命而战斗,为什么要在战斗中送命?

【大鲍勃】 我不够强,我认命了。

【格拉尼】 ……

【可萝尔】 鲍勃,抱歉……没有这箱宝藏,我们的村子就完了。

【斯卡蒂】 离那箱东西远一点。把钥匙交给我。

【可萝尔】 呜,呜?

【斯卡蒂】 在你用那把钥匙打开宝箱的一瞬间,你会没命的。

【可萝尔】 我————

【可萝尔】 这可是家里历代流传的贵重物品,父亲说我们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要负责保管这枚钥匙——

【斯卡蒂】 ——钥匙使用后会割破你的手,吸走你的血。如果不是你这样的库兰塔人的血的话,钥匙就毁了。

【斯卡蒂】 把钥匙给我!

【可萝尔】 不行,这是村子里的所有人的未来。

【格拉尼】 唔。

【格拉尼】 这些都是真的吗,斯卡蒂?

【斯卡蒂】 藏匿了骑士宝藏的人,为了守护骑士的秘密,不择手段。只有——

【可萝尔】 ——只有来自卡西米尔的血脉才能破除所有的阻碍。

【可萝尔】 “只有来自不惧牺牲,无畏艰险的卡西米尔血脉才能破除所有的阻碍。”

【可萝尔】 虽然也知道可能会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格拉尼】 ……

【可萝尔】 为了村子的所有人,我也早就做好觉悟了。我必须打开这个箱子!

【可萝尔】 格拉尼,如果我出了意外,请把这些宝藏换来的钱带回给村民们!

【可萝尔】 对不起,父亲……

【格拉尼】 等等!

【可萝尔】 诶?

【格拉尼】 可萝尔。能把钥匙给我看看吗?

【可萝尔】 我……好。

【格拉尼】 这个钥匙也不是很大不是吗?

【斯卡蒂】 虽然它不大,但是它吸走的血液量,一般人恐怕撑不住——

【格拉尼】 所以,这个怪物钥匙,吸走的血是有限的吧?

【格拉尼】 可萝尔。

【格拉尼】 我来打开箱子。

【斯卡蒂】 !!

【可萝尔】 咦?可是这样一来,格拉尼你就。

【格拉尼】 没关系。

【格拉尼】 抱歉了,可萝尔。

【格拉尼】 斯卡蒂啊,如果我晕过去了的话,请接住我的身体哦。

【可萝尔】 格拉尼你快住手!别这么做!

【格拉尼】 唔!!!

【可萝尔】 格拉尼!

数日后

能见度 12公里

赏金猎人营地外

【“上尉”】 ……你们竟然还敢回来!

【“上尉”】 集合!所有人都给我过来!

【斯卡蒂】 真是麻烦,为什么我要来帮忙处理这些赏金猎人呢?

【格拉尼】 没办法,既然你得到了钥匙,就要帮我做这件事情。

【格拉尼】 其实之前只要有你在的,也就不用雇佣其他的人来帮助村子了不是吗。

【斯卡蒂】 啧。明明不关我的事。

【斯卡蒂】 人数不少。才刚捡回一条命的你,能对付得过来吗?

【格拉尼】 不是还有你在吗?

【斯卡蒂】 动作快点。我赶着回罗德岛。

【格拉尼】 好啊,那么动手吧!

【格拉尼】 可萝尔还在等我们呢!

【大鲍勃】 抱歉,最后还是没能帮上忙——

【可萝尔】 没关系,村子里的人也害怕感染者……

【可萝尔】 这些事情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就好。

【大鲍勃】 总之,谢谢你们。

【大鲍勃】 谢谢你和格拉尼做这个决定……

【格拉尼】 没关系!

【斯卡蒂】 所以这个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吗,我要走了。

【格拉尼】 诶,等等我!

【格拉尼】 抱歉,可萝尔!我们先回村子吧,村子还有好多事情需要我帮忙……

【可萝尔】 嗯!

【格拉尼】 还有,鲍勃大叔,要保重身体!需要治疗的时候,记得来罗德岛!

【大鲍勃】 小个子,等等!

【大鲍勃】 这枚金币,接好了!

【格拉尼】 嘿!

【格拉尼】 我会好好珍惜这份纪念品的!

数月后

【大鲍勃的信件】

敬启。

我是鲍勃。

我正在哥伦比亚的一处偏僻的庄园里,给你写下这封信。

大家都过得很好。感染者的身份还是有些不便,但阳光下的生活,比想象中还要美好。

多亏那个叫可萝尔的小姑娘和格拉尼在修缮完村子后,决定把多余的宝藏都留给我,我才能够顺利给这批弟兄们安居。

我们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了,甚至还打算试种啤酒花。

这多亏了滴水村的那笔宝藏。

那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十分有趣。不是应该潦草地写在信里的故事。

我稍微改变了一点想法。

而我知道,你很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整合运动并不是感染者唯一的归宿。

你一定可以做出你自己的选择。

我很想念你,希望能在哥伦比亚见到你。

鲍勃

致 泥岩

【???】 ……

【???】 那真是太好了。

Extra 01

……我们该把他塞进麻袋,

在黎明时吊上桅杆……

……我们该把他喉咙切断,

在暴风雨里献给大海……

【幽灵鲨】 呃!

【幽灵鲨】 ……又是这个梦吗。

【???】 ……

【幽灵鲨】 是谁?

【幽灵鲨】 ——原来是你。唔,不过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了。

【???】 这不重要。你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罗德岛干员就可以了。

【???】 你看上去似乎很痛苦。

【幽灵鲨】 只是噩梦而已。

【幽灵鲨】 一些盘旋在意识里的黑色碎片,藏在那个破碎教堂的阴影之下。

【幽灵鲨】 在我接近它的时候,它们化为枷锁将我拖入深邃的海中。

【???】 ……

【???】 不过很快你就有办法脱离痛苦了。

【幽灵鲨】 是吗,呵呵,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我为什么相信你呢?

【幽灵鲨】 哦。

【幽灵鲨】 你身上的气息……我很熟悉。

【幽灵鲨】 不,不是,是气味。浓烈的气味,血的气味,它们的气味。深邃的海中的气味。

【幽灵鲨】 熟悉,但又让人厌恶的气味。

【???】 是吗。

【幽灵鲨】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斯卡蒂】 斯卡蒂。

【幽灵鲨】 有趣。那么你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呢?

【幽灵鲨】 没有凯尔希的许可,你可没法到这个房间里来,除非你也不怕被失去控制的我撕成碎片。

【斯卡蒂】 害怕。所有人都害怕。只是我已经习惯了。

【斯卡蒂】 是时候出发了,回来的时候,情况也许会有所进展。不过,你也可以和以前一样,把我忘了。

【幽灵鲨】 你要去哪里?

【斯卡蒂】 秘密被埋葬的地方。

【斯卡蒂】 一个离你很远的地方。

Extra 02

亲爱的格拉尼:

关于卡西米尔的骑士,我们已经谈论了很多。

但有一些必要的信息,我没能向你交待清楚,而这事关你的任务,以及它涉及到的骑士宝藏。

这次的任务地点附近,很可能藏有卡西米尔已故骑士的陵墓群。

卡西米尔的骑士在近代仍然保留着一项传统。

在去世之后,他们会将自己的大笔财产埋入陵墓。当然,前提是他们的拥趸确实替他们建立了陵墓。

骑士埋入陵墓的财产,通常被称作“骑士宝藏”,它们的相关讯息,在赏金猎人与信使各自的信息网中不断传递。

而这些财产之所以如此吸引匪类和盗墓贼,是因为骑士陪葬品可能不只是简单的贵金属和财物,还可能是骑士们秘密研制的武器与设备。

或者是某些人想要穷尽一生去守护的秘密,甚至是更加危险的东西。

这些陪葬品,即使是直接贩卖到回收商和黑市中都能换取巨额的财富。

更不用说会有哥伦比亚这样的政治实体,高价委托他人收购或发掘这些遗物。

这也是赏金猎人会在你任务所在地区格外活跃的原因。

地下陵墓常会受到天灾的影响,被尘土永封,或是被躁动的大地碾碎在地底深处。

但同样也有很多陵墓,尚未被人遗忘,就已被人发掘。

这次的地点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卡西米尔智库中记载有一批远征骑士陵墓群,它们的位置与你的任务地点高度重合。

如果这份记载并非伪作,他们陵墓中的宝藏,除了简单的钱财外,也许还藏有一些危险的东西。

即使这些骑士有意将财产赠给有意之人,后人也无法理解这些骑士握有怎样的力量。

同样,卡西米尔的城市最后一次经过那片区域,差不多也是二十年前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利益越大,唤取的风险也越大。

妄图瓜分这份财产的恶徒,相较当地的普通居民,嗅觉更敏锐,贪欲更旺盛。

缺乏城市权威的干涉,这块区域纵然能免受压迫之苦,却也会因为缺乏法律管控,成为无法之地。

如果可以,请帮我确定骑士遗物的真正内容。

请多多小心。

————临光

【临光】 ……是不是有些太长了?

【临光】 算了,还是不要给那孩子太多负担比较好。她一定能处理好的,嗯。

【临光】 我怎么又写这么沉重的东西,还是给她写封简单的吧。

【临光】 该说什么来着……

【临光】 糟了,必须得提醒格拉尼。

【临光】 格拉尼,一定要收到这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