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关(前)

【雷蛇】 ——

【雷蛇】 怎么有这么多整合运动!

【整合运动成员】 诶呀!

【芙兰卡】 ……

【芙兰卡】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敌人越来越多了吗?

【整合运动成员】 啊呀!

【雷蛇】 不是错觉。很明显,整合运动的增援到了。

【阿米娅】 可恶,我们甚至还没向他们报一箭之仇——!

【雷蛇】 结果,倒是他们先找上罗德岛了。

【雷蛇】 芙兰卡,看。

【雷蛇】 东边的出口,藏匿着的可能是整合运动的术师。

【芙兰卡】 正面的通道,两侧的高层建筑里,也有大量的整合运动暴徒——

【芙兰卡】 ……想要装出没发现我们的样子摸过来。

【芙兰卡】 这可是在……楼顶啊。

【芙兰卡】 无论来多少敌人,被打下去的话就会立刻完蛋了吧……

【芙兰卡】 感觉我这聪明头脑被人小看了呢,整合运动居然选这里和我们作战……

【阿米娅】 整合运动,是要发动总攻了吗?

【阿米娅】 全体干员,重整队形!

【芙兰卡】 等等,我好像——

【芙兰卡】 看到了整合运动之前那个指挥官?

【碎骨】 ……

【碎骨】 ……罗德岛。

【碎骨】 你们,把她交给龙门了?

【阿米娅】 ……

【阿米娅】 (芙兰卡,必须先震慑整合运动的敌人!)

【阿米娅】 (趁他们不敢继续进攻的时候,向低层转移!)

【阿米娅】 (现在必须要扩大战场!)

【芙兰卡】 (知道了,那就边跑边打吧!)

【阿米娅】 与你有什么关系?

【碎骨】 ……你!

【碎骨】 ……

【碎骨】 我的同胞,动手吧!

第二十一关(后)

【阿米娅】 这是最后一批追击我们的整合运动了!

【整合运动】 ……呃啊!

【雷蛇】 确保!

【雷蛇】 确认安全无虞!

【芙兰卡】 敌方的指挥官呢?

【雷蛇】 ——不在这批敌人里。

【芙兰卡】 一直潜伏着……观察着,尾随着我们。

【芙兰卡】 是想消磨我们的体力,等到稳操胜券,后再发动袭击吗?

【阿米娅】 整合运动的敌人非常擅长发动偷袭。

【阿米娅】 这点,我们在切尔诺伯格时就领教过了。

【阿米娅】 暂时撤退——

【雷蛇】 我没法确保撤退路线的安全。

【雷蛇】 如果他们破坏建筑物来封锁路口,我们就危险了。

【阿米娅】 ——立刻侦查其他的路线!越隐蔽越好!

【雷蛇】 阿米娅,四点钟方向,那个向下方街道移动的阶梯如何?

【芙兰卡】 那里可不好走哦。

【整合运动】 啊啊!罗德岛!

【阿米娅】 是伏击!小心!

【碎骨】 继续给我追。

【碎骨】 别让他们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米莎】 ……长官。

【米莎】 ——贫民区……里有一些被感染的孩子。

【米莎】 如果可以的话……

【米莎】 希望你能……照看他们。

【陈】 保护龙门是近卫局的责任。

【陈】 感染者,并非是龙门公民。

【米莎】 ……

【陈】 ……

【陈】 但龙门的感染者依然属于龙门。

【陈】 我没任何理由向你保证,但我会尽到我的职责。

【陈】 毕竟——

【米莎】 他们说过,以前也——

【陈】 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

【米莎】 ……

【米莎】 谢谢你……

【陈】 ……

【陈】 ——你知道我们找你的原因吗?

【米莎】 ……我不清楚。

【米莎】 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你们追缉的理由。

【米莎】 但我觉得,也许……

【米莎】 原因不在我,却在——

【米莎】 ——我的父亲身上。

【陈】 ————是的。

【陈】 你的父亲,是切尔诺伯格最著名的科学家。

【陈】 同时,他也是切尔诺伯格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

【陈】 也许,你身上有着……

【陈】 ——

【陈】 也许没有。

【陈】 但我们不能允许你落入整合运动之手。

【W】 呵呵,找到你们了,龙门近卫局。

【W】 虽然我和你们无冤无仇——

【W】 但我手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剧本哦。

【W】 为了让事情变得好玩起来,有必要让你们参与其中呢。

【W】 就让我们开始吧。

第二十二关(前)

【芙兰卡】 雷蛇!防线还撑得住吗?

【雷蛇】 我这边,没有问题!

【雷蛇】 芙兰卡,注意敌人侧翼进攻!

【芙兰卡】 真是没完没了……!

【整合运动成员】 这样的防御你们就别想打破了。

【整合运动成员】 看我就这样把你撞……

【整合运动成员】 唔?!

【整合运动成员】 呃,呃呃呃啊!

【整合运动成员】 这是什么?!

【芙兰卡】 是铝热剑哦。

【芙兰卡】 切开算打破吗?

【芙兰卡】 烦人……

【芙兰卡】 医疗组!这里有伤员!

【芙兰卡】 转移他们的时候,动作轻点!

【医疗干员】 这我还是知道的!

【芙兰卡】 阿米娅!

【芙兰卡】 你的情况呢?

【雷蛇】 我们这里好像出了些小情况。

【阿米娅】 芙兰卡……

【阿米娅】 敌方的首领……就出现在我和雷蛇面前!

【碎骨】 ————

【碎骨】 你们还想藏到哪里去?

【碎骨】 逃不掉的,罗德岛。

【碎骨】 我会粉碎你们——

【碎骨】 ——彻彻底底的粉碎你们。

【碎骨】 你们这些……感染者的叛徒!

【芙兰卡】 哦~这家伙终于亲自登场了。

【芙兰卡】 虽然听起来还是蛮寒酸的……呢。

【雷蛇】 阿米娅,我们好像——

【芙兰卡】 啊,死胡同!

【芙兰卡】 我好像跑过头了?!

【雷蛇】 芙兰卡那里也是……

【雷蛇】 我们被整合运动逼入死路了。

【阿米娅】 ……

【雷蛇】 只能硬上了。

【雷蛇】 我觉得,我们完全有击溃敌人的实力。

【雷蛇】 稍稍用力一些也……

【芙兰卡】 这你就不懂了啊雷蛇。

【芙兰卡】 无论我们展现出多少实力,可都不能让近卫局感到有威胁哦?

【雷蛇】 总不能看着自己陷入危机吧!

【雷蛇】 重装小组,守住阵地!

【碎骨】 罗德岛的领导人……吗。

【碎骨】 身为感染者,却帮助龙门杀害感染者!

【碎骨】 多少同胞的性命,你们都得血债血偿!

【碎骨】 给我进攻!

【阿米娅】 ————

【阿米娅】 整合运动————

【阿米娅】 先结仇的、先伤害别人的、先使用暴力的——

【阿米娅】 可是切尔诺伯格的你们!!

第二十二关(后)

【碎骨】 唔……

【阿米娅】 哈,哈……

【整合运动成员】 咿——!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没事吧!

【碎骨】 嘁,这帮家伙确实很棘手!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W在通讯里说,她那边已经结束了!

【整合运动成员】 已经成功劫到了任务目标。

【碎骨】 ……W她,得手了?

【整合运动成员】 是的,她的袭击非常顺利!

【整合运动成员】 是不是,我们也该撤退了?

【碎骨】 ……

【碎骨】 给塔露拉发送信号。

【整合运动成员】 明白!

【碎骨】 ……撤退。

【碎骨】 哼,罗德岛的懦夫……

【碎骨】 下次见面就是死期了。

【阿米娅】 ——整合运动——撤退了?

【芙兰卡】 撤退非常迅速,应该是事先策划好的。

【芙兰卡】 嘴上放狠话,跑得倒是很快啊。

【阿米娅】 ……

【阿米娅】 情况有些……不对劲。

【雷蛇】 你是说——

【选项】指出整合运动的目标可能不是罗德岛

【阿米娅】 ——!

【阿米娅】 整合运动确实可能,只是在拖延我们的脚步……

【阿米娅】 这样一来……

【阿米娅】 糟了,近卫局有危险!

【阿米娅】 ……我们应该立刻去支援陈长官!

【阿米娅】 芙兰卡,立刻召回侦察小队!

【阿米娅】 雷蛇,尝试联系陈长官!

【陈】 特别督察组的主力部队呢!怎么还没有增援我们!

【近卫局队员】 通讯说,他们被整合运动拖住了……!

【陈】 怎么可能,就凭整合运动那帮乌合之众!

【近卫局队员】 ……

【陈】 ……

【陈】 除非……

第二十三关(前)

【陈】 看来你们也不怎么好过。

【阿米娅】 陈长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陈】 整合运动的埋伏。

【陈】 没有增援,火力猛烈,近卫局的队形很快被他们冲散了。

【阿米娅】 那米莎……?

【陈】 被一个红衣服的女人劫走了。

【陈】 我真该——

【阿米娅】 ……?

【陈】 没什么。

【阿米娅】 ——

【阿米娅】 陈长官,米莎身上究竟有什么?

【阿米娅】 再继续隐瞒下去,罗德岛与近卫局的合作进程只会越来越艰难。

【陈】 我没有告知你的义务。

【阿米娅】 但罗德岛有了解目标并做出应对策略的义务。

【阿米娅】 罗德岛在行动中会听从近卫局的指挥——

【阿米娅】 不过,即便是用感染者去对抗感染者,我们也是需要情报的。

【阿米娅】 近卫局拥有信息,却不懂得如何对抗感染者才能减少损失。

【阿米娅】 罗德岛有对抗感染者的能力,却不知道整合运动想要什么。

【陈】 ——

【陈】 你刚才说的话,有点那个医生的味道。

【阿米娅】 是,是嘛……

【阿米娅】 我想……

【阿米娅】 这是因为,这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很重要。

【陈】 我明白了。

【阿米娅】 如果要请示魏先生的话——

【陈】 我们调查了米莎相关的情报,有一条情报指出,她的父亲是切尔诺伯格的要人之一。

【阿米娅】 米莎的父亲?

【陈】 当然,我们也不知道,米莎究竟握有多少切尔诺伯格的资料。

【陈】 可能是零,也可能是一百。

【陈】 谁都不会知道有多少——

【陈】 ——除了米莎本人。

【陈】 而那些切尔诺伯格的信息,究竟含括哪些内容,我们也不清楚。

【陈】 既然你们推测整合运动的下一个目标是龙门——

【陈】 那么,阻止整合运动对切尔诺伯格的利用是理所应当的。

【陈】 所以,我们并不想让整合运动得到这名感染者,米莎。

【陈】 包括“有这样一个感染者随着逃难的人群进入了龙门”这条情报在内——

【陈】 在你发现米莎之前,我也并不能确定这几条情报的真实性。

【阿米娅】 这样的话,就不能再拖了。

【阿米娅】 必须在整合运动回到切尔诺伯格前阻止他们,救回米莎!

【阿米娅】 罗德岛,立刻进行整备!

【陈】 追缉这名感染者,是我们近卫局的任务。

【陈】 ——同时,让她落入整合运动之手,也是我们的失职。

【陈】 比起共同追缉,我们需要罗德岛清除整合运动的其他威胁。

【陈】 这是命令。

【阿米娅】 ——我明白了。

【陈】 交给你了。

【整合运动成员】 不,不要!别,别打我……

【陈】 进入龙门之前难道没想过自己的下场吗!

【整合运动成员】 啊呀呀!

【陈】 全都关起来!

【陈】 不是这批感染者。该死……

【陈】 不是这批。该死……

【近卫局队员】 他们……

【陈】 看来整合运动也是分层次的。

【陈】 留下来殿后的这些,都是些用来拖延时间的渣滓。

【陈】 一个人拖住整个增援部队……

【陈】 难道会是……

【近卫局队员】 长官!那边还有残存的整合运动成员!

【陈】 跟我来!

【近卫局队员】 ——!

【近卫局队员】 陈长官,小心!

【近卫局队员】 有埋伏!

【整合运动成员】 去,去死吧!

【陈】 别惹恼我————!

【近卫局队员】 陈长官,我们还在龙门城范围内!

【近卫局队员】 周围的设施可能还有它用,请不要过度破坏!

【陈】 要你说!

【近卫局队员】 至少别再把那些房间切成块了!

【整合运动成员】 可,可恶……

【整合运动成员】 这个女人,很难办!

【陈】 ——难办?

【陈】 愚蠢的感染者……

【陈】 ————

【陈】 龙门难道是个允许你们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陈】 近卫局,进攻!

第二十三关(后)

【近卫局队员】 长官——

【陈】 说。

【近卫局队员】 整合运动的大部队已经撤退。

【阿米娅】 陈长官,我这边也处理完毕了。

【陈】 ——————啧。

【陈】 前些天抓住的那些整合运动嫌疑人——

【陈】 刑讯科问出什么没有?

【整合运动嫌疑人】 ……

【近卫局队员】 这把弩,你眼熟吗?

【整合运动嫌疑人】 ……

【近卫局队员】 你能拉得动这把弩?

【近卫局队员】 这个弹药是什么构造,怎么回事?

【近卫局队员】 你们在贫民区做些什么?

【近卫局队员】 你来龙门,又要做些什么?

【整合运动嫌疑人】 ……

【近卫局队员】 ……没有。

【近卫局队员】 那些人什么都不说。

【近卫局队员】 或者说……他们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吧。

【近卫局队员】 就和刚刚解决的整合运动一样,应该都是些听话的喽啰。

【陈】 ——让他们指认。

【陈】 用点方法也不要紧。

【陈】 小队信息,领导方式,来源,战术分布……

【陈】 有多少,让他们说多少。

【陈】 他们说多少,就给我多少。

【陈】 无论有什么新消息,立刻通知我。

【近卫局队员】 明白!

【阿米娅】 难道近卫局曾经抓捕过整合运动的成员?

【陈】 并不能确定他们的身份。

【陈】 再怎么猜测,也只是怀疑而已。

【陈】 联系星熊!

【陈】 特别督查组那边怎么样了?

【陈】 还在被一个感染者——单方面压制吗?

【近卫局队员】 他们那里的整合运动似乎也已经撤退了。

【近卫局队员】 忧心这是诱敌之计的星熊督察正在排查风险……

【陈】 啧,一个人……

【陈】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陈】 ……

【陈】 下一步的任务,你应该也很清楚了,阿米娅。

【阿米娅】 接下来,就是是要夺回米莎吗?

【陈】 没错。

【陈】 这是一次联合作战。

【陈】 近卫局主攻,罗德岛负责搜索和突袭。

【陈】 你们只要能拖慢整合运动的撤退进度,就算完成任务。

【阿米娅】 ……了解。

【芙兰卡】 搜索敌人的话……我们可能会被发现吧?

【芙兰卡】 现在,我们的侦察小队也缺乏支援——

【芙兰卡】 光是我们可不成。

【阿米娅】 专业的事,就交给专家去做吧。

【阿米娅】 芙兰卡,帮我联络企鹅物流。

【阿米娅】 又要麻烦能天使和德克萨斯他们两个了。

第二十四关(前)

【陈】 你终于到了,星熊。

【星熊】 抱歉,被那个人拖了好久。

【陈】 有没有受伤?

【星熊】 没有。

【星熊】 但我确实被那个感染者的实力吓了一跳。

【星熊】 特别督察组加强了对龙门本区的防守。

【星熊】 我带出来的这些,就是全部可用的小队了。

【陈】 ……特别督察组,真的是被她一个人阻挡住了?

【星熊】 没亲眼见过之前,我也不敢相信。

【星熊】 那个家伙,确实有这个水准。

【星熊】 而且,她甚至有些……心不在焉?

【星熊】 话说回来,你身边这些人——

【星熊】 是不是就是罗德岛啊?

【阿米娅】 陈长官,这位是……

【陈】 特别督察组的精英,星熊。

【星熊】 你们就是罗德岛?

【星熊】 咦,这么小的孩子,也是罗德岛的人吗?

【陈】 她可是领导人。

【阿米娅】 陈,陈长官。

【星熊】 哇……

【星熊】 不问别的。

【星熊】 现在,你们有什么思路?

【阿米娅】 两位我方的特别行动人员,已经探明了劫持者的去向。

【阿米娅】 她们正在跟踪这支整合运动,我们可以随她们的指引行动。

【星熊】 可以啊。

【星熊】 老陈,你上次确实夸在点子上了。

【星熊】 这些人很在行。

【阿米娅】 陈长官……夸赞我们?

【陈】 呵。

【陈】 星熊,召集近卫局所有小队,该行动了。

【陈】 罗德岛,你们带路。

【阿米娅】 ——了解。当然,整合运动似乎留下了一些断后的战斗人员。

【阿米娅】 他们正埋伏在路线上——

【星熊】 这简单。

【阿米娅】 嗯,我们只要小心谨慎地行动,就能发现他们的踪迹,先发制人。

【星熊】 好!

【星熊】 就让我看看,罗德岛战斗起来是不是也一样内行!

第二十四关(后)

【整合运动成员】 你就是米莎吧?

【米莎】 ……

【整合运动成员】 你好。

【米莎】 ……?

【整合运动成员】 ……听碎骨他说了好久,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米莎】 ……?

【整合运动成员】 是的。

【米莎】 为什么要加入……整合运动?

【整合运动成员】 为什么?

【整合运动成员】 ————

【整合运动成员】 我的妻子,孩子……都死在切尔诺伯格人的手里。

【整合运动成员】 乌萨斯感染者的遭遇,比牲畜还不如。

【整合运动成员】 毁灭切尔诺伯格——?作为复仇,太轻了,太轻了……

【整合运动成员】 他们手上有多少感染者的血?!

【整合运动成员】 米莎——我们被人恐惧,被人愚弄,被人侮辱,被人迫害——

【整合运动成员】 ——只因我们是感染者。

【整合运动成员】 仅仅是这样而已。

【米莎】 ……

【整合运动成员】 我,我有些激动,忘了吧。

【米莎】 ……

【碎骨】 伊万,来帮忙接下伤员。

【整合运动成员】 好的。

【碎骨】 这个废弃矿场只是临时据点,大家在这里暂时整顿一下。

【碎骨】 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就撤回切尔诺伯格。

【米莎】 ……

【米莎】 ……亚——

【碎骨】 不。

【碎骨】 我已经舍弃了那个名字。

【米莎】 为什么……?

【碎骨】 过去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碎骨】 叫我碎骨就可以了。

【碎骨】 你——是不是有点害怕?

【米莎】 碎……为什么?

【碎骨】 呵……你会明白的。

【碎骨】 大家知道你流落龙门之后,都自告奋勇的要把你救出来。

【碎骨】 在龙门,我们也接纳了许多感染者。

【米莎】 ——但你们……在伤害别人。

【米莎】 我不愿意……

【米莎】 感染者为什么要互相……

【碎骨】 以眼还眼,理所应当。

【碎骨】 乌萨斯人说,对待亲人,就该像春天一样温暖……

【碎骨】 但对待敌人————

【碎骨】 ……

【米莎】 怎么了?

【碎骨】 ……你知道吗?

【碎骨】 不——你——你不知道。

【碎骨】 他们来抓我时,我被拖出了家门去……

【米莎】 怎么了?

【碎骨】 我看见妈妈她,抓着我的手……

【碎骨】 你看见的。

【米莎】 ……

【碎骨】 你一定——

【碎骨】 他们殴打妈妈,妈妈不肯松手……

【碎骨】 他们在雪地上拖出一条血路。

【碎骨】 如果整合运动……如果————!

【碎骨】 如果能早一些的话,早一些的话!

【碎骨】 我们感染者就不用遭遇那么多苦难了!

【米莎】 我……

【米莎】 ……

【碎骨】 米莎……

【碎骨】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碎骨】 我不怪你。

【碎骨】 当时……谁有勇气呢?

【碎骨】 但至少现在,整合运动给了我勇气。

【米莎】 亚……

【米莎】 碎骨……

【碎骨】 你可以选择,不去相信我们。

【碎骨】 ——即便你相信我们了,你也可以选择,不加入我们。

【碎骨】 但你是一个感染者。

【碎骨】 整合运动……一定会为了感染者的自由战斗到底。

【米莎】 可你们……摧毁了切尔诺伯格。

【米莎】 有无数无辜的人死去——

【碎骨】 ——无辜?

【碎骨】 呵,谁是无辜的?

【碎骨】 切尔诺伯格实行隔离制度时,有谁反对过吗?

【碎骨】 在我们被拖去矿场,在乌萨斯把我们丢弃在矿场和冻野,任由我们在寒冬中死去时,有谁反对过吗?

【碎骨】 有谁,站出来,反对过吗?!

【米莎】 我,我不知道……

【碎骨】 ……整合运动有这样两个领袖,他们与乌萨斯战斗了很长时间。

【碎骨】 他们说过,是有那么些乌萨斯人,也在为了感染者,与乌萨斯抗争。

【碎骨】 但他们不在切尔诺伯格。

【碎骨】 切尔诺伯格冷眼看着我们死去——

【碎骨】 不,切尔诺伯格乐于看到我们死去!!

【米莎】 ……

【碎骨】 切尔诺伯格,是一座理当被毁灭的城市!

【米莎】 我也遇到过别的帮助感染者的人……

【碎骨】 罗德岛?

【碎骨】 明明是感染者,却帮助龙门,伤害我们?

【米莎】 ……

【碎骨】 杀死我们的同胞,残害我们的兄弟?

【米莎】 不……

【碎骨】 你看不清事实。但你现在该看清了……

【碎骨】 ……

【碎骨】 ……对不起,我太生气了。

【米莎】 没事……

【米莎】 ……

【米莎】 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过得……很辛苦吧?

【碎骨】 大家都过得很痛苦。

【碎骨】 而现在,至少每个人都抱着希望。

【碎骨】 塔露拉……是她带领感染者,反抗残忍的一切。

【碎骨】 整合运动就是我们的希望。

【米莎】 ……果然大家,都吃过很多苦。

【米莎】 如果整合运动真的能保护他们的话……

【碎骨】 当然了。

【碎骨】 就像整合运动会保护大家……我也会保护你。

【碎骨】 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米莎】 ————碎骨……

【能天使】 唔,找到了——!

【能天使】 看来他们的损失不小呢。

【能天使】 还好没回公司……

【德克萨斯】 预估一下整合运动的撤退路线。

【德克萨斯】 把大致路线和方位一起,全都发给阿米娅。

【能天使】 很快的,马上就好!

【德克萨斯】 ——嗯。

【德克萨斯】 我们可不能让整合运动太闲着。

【能天使】 嗯嗯,大概……差不多了!

【德克萨斯】 准备好了吗,能天使?

【能天使】 要做什么?该怎么做?

【德克萨斯】 先做点热身运动。

【德克萨斯】 就从他们的岗哨开始。

第二十五关(前)

【整合运动成员】 该死——!

【整合运动成员】 敌人只有两个!都给我上啊!

【整合运动成员】 有什么好害怕的!

【整合运动成员】 我们已经损失了二十几个战士!

【整合运动成员】 那两个混蛋,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能天使】 小心右边!

【德克萨斯】 帮我一下。

【整合运动成员】 压制住她!我来最后一击!

【德克萨斯】 我暂时还抽不出手对付那个扑过来的家伙。

【能天使】 下次可要请我喝冻饮哦?

【德克萨斯】 没问题,快点。

【能天使】 好!

【能天使】 那边的整合运动小哥?

【整合运动成员】 啊?

【能天使】 这颗子弹是送给你的,请好好收下~

【整合运动成员】 子弹?子弹是……

【整合运动成员】 咕……噗。

【能天使】 哈,替你收拾掉了~

【德克萨斯】 非常感谢。

【整合运动成员】 可,可恶啊!

【整合运动成员】 她,她那把剑……

【整合运动成员】 哦,抱歉。

【德克萨斯】 ——我平时,都是用两把的。

【整合运动成员】 额,额啊!!

【能天使】 这下就全都解决掉啦。

【能天使】 我们的配合,还真是行云流水呢!

【德克萨斯】 ……是啊。

【整合运动成员】 别跑!

【德克萨斯】 敌人的大部队赶了过来。

【德克萨斯】 看来是被我们闹出的动静吸引了。

【整合运动成员】 啊啊啊!!!可恶!!

【整合运动成员】 怎么会……你们,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好事?!

【能天使】 唔,我是和你们无仇无怨啦。

【能天使】 但是,合同就是合同哦?

【能天使】 履行合同可是物流的基本行业规则呢!

【德克萨斯】 左边。

【能天使】 啊?

【能天使】 啊,啊呀?

【能天使】 谢,谢谢啊。

【德克萨斯】 那我右侧的敌人,就麻烦你解决了。

【德克萨斯】 跑起来吧,该转移了。

【阿米娅】 能天使,我们快要抵达你们所在的位置了!

【能天使】 现在敌人注意力都在我们俩身上,你们自己看着办!

【阿米娅】 两位,注意安全!

【阿米娅】 芙兰卡,你们抵达预定地点了吗?

【芙兰卡】 我ok了。

【雷蛇】 雷蛇和其余重装干员已经就位。

【阿米娅】 全体干员注意,敌人的狙击手可能利用了地形来隐蔽自己。

【阿米娅】 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位置,优先解决狙击手。

【阿米娅】 接下来……大家,准备突袭。

【阿米娅】 ……小心目标,不要太过火了。

第二十五关(后)

【碎骨】 你看。

【米莎】 嗯……

【碎骨】 这个,是扳机。

【碎骨】 只要这样装上弹药……

【碎骨】 瞄准敌人,按下扳机。

【碎骨】 之后,弹药就会飞出去——

【碎骨】 然后、握住把柄。

【碎骨】 聚精会神……施术。

【碎骨】 这样,就能引爆弹药。

【米莎】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碎骨】 你一定可以的。

【碎骨】 我在你身上感到了和我相同的东西。

【碎骨】 想象一下……

【碎骨】 来,握住这颗源石。

【米莎】 唔……

【碎骨】 集中精神。

【米莎】 ——

【米莎】 掌心有些……热。

【碎骨】 没错!

【碎骨】 果然,果然……

【碎骨】 米莎,你确实,确实……

【碎骨】 你确实是我的……

【整合运动成员】 ……走!碎骨,快撤!

【整合运动成员】 这个矿场不能再呆下去了!

【碎骨】 发生什么了?!

【整合运动成员】 是罗德岛的进攻!我们被袭击了!

【碎骨】 —————

【碎骨】 这群混蛋————

【碎骨】 不要慌张,组织大家进行反击!

【米莎】 碎骨……

【米莎】 如果是罗德岛的话……

【碎骨】 ——怎么?要我和罗德岛谈谈?

【米莎】 他们,他们一定会帮助感染者的。

【碎骨】 我那么多同胞都死在罗德岛手上——

【碎骨】 你却让我,和他们谈谈?

【碎骨】 我的同胞,他们都是感染者!

【碎骨】 声称自己会救助感染者的罗德岛,难道帮助过他们吗?

【碎骨】 究竟是什么东西蒙蔽了你的双眼?!

【米莎】 我,我不知道……

【碎骨】 ——对不起。

【碎骨】 我有些冲动。

【碎骨】 只不过,确实——

【碎骨】 感染者好不容易拥有了一丝希望——整合运动。

【碎骨】 但罗德岛,他们作为感染者,却在这个时候来伤害我们,屠杀我们!

【碎骨】 他们,难道不是叛徒吗?

【碎骨】 你打算和叛徒谈什么呢?!

【米莎】 感染者就一定要自相残杀吗?

【碎骨】 那我该怎么办呢……

【碎骨】 难道要我任由同胞死去吗?

【米莎】 ……

【碎骨】 没事的。

【碎骨】 我们会保护你的。

【碎骨】 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碎骨】 别被战斗波及。

【碎骨】 千万要小心……

【米莎】 你……

【米莎】 我好不容易才……

【碎骨】 嗯,我会回来找你的。

【碎骨】 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家——

【米莎】 ……嗯。

【W】 哟呵。

【W】 还是需要我帮你吧?

【碎骨】 没错。

【碎骨】 其实……我觉得事情,和塔露拉说的,有些不一样。

【碎骨】 敌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强。

【碎骨】 所以,你必须保护米莎。

【W】 我没有这个义务吧?

【碎骨】 你有。

【W】 行,行。

【W】 但,光是保护米莎,并不太够吧?

【W】 如果失败,他们始终会追上来的。

【碎骨】 ——

【碎骨】 你有什么办法?

【W】 碎骨,我和你说过吧?

【碎骨】 ……我记得。

【碎骨】 ——只要干掉那个目标,战局就能瞬间逆转。

【碎骨】 Dr……

【W】 没错哦。杀死敌方指挥官,很简单吧。

【W】 就是兔子身边那个,带着兜帽的家伙。

【W】 罗德岛所有的战斗都是这个家伙在指挥。

【W】 只要杀掉他,喀!

【W】 罗德岛的大脑就坏死了。

【W】 什么会变得简单的~

【W】 我们的人不多了,可用的战术也很少。

【W】 在矿场前面有一个很好的埋伏圈。

【W】 我这里的术师会帮你做些掩护——你知道该做什么吧?

【W】 我的部下会把他们引过来的。

【W】 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碎骨】 我明白。

【碎骨】 ——帮我照顾好米莎。

【W】 没问题~

【W】 呼。那么……祝你好运。

第二十六关(前)

【能天使】 怎么样阿米娅,企鹅物流很不错吧?

【阿米娅】 嗯,很厉害!

【能天使】 唔,唔啊!

【能天使】 被比自己年龄小的孩子直接这么夸奖,还有点不好意思。

【德克萨斯】 她可是我们的雇主,稍微礼貌一些。

【能天使】 唉唉,不好意思!

【阿米娅】 没问题的,我还得谢谢你们呢!

【德克萨斯】 这样一来,罗德岛这里也汇合了。

【德克萨斯】 下面要做什么?

【阿米娅】 可能需要近卫局先做判断,然后我才能给出意见。

【德克萨斯】 是嘛。

【德克萨斯】 那我去问他们一下,让他们过来看看。

【星熊】 这个地形……

【星熊】 整合运动应该是有意识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

【芙兰卡】 黄沙、荒原、岩石。真是凑齐了一切野外作战的要素。

【芙兰卡】 唯一缺的东西,大概就是敌人了吧?

【陈】 星熊,你留下帮罗德岛一把。

【星熊】 啊?好的。

【陈】 我带近卫局换个位置。

【陈】 如果就这么僵持下去,整合运动的路线很可能会脱离我们的控制。

【星熊】 明白。

【星熊】 你自己也多加小心。

【能天使】 ——唔哦,刚才那阵风好大。

【能天使】 唔唔,可视好差,有点施展不开呢……

【芙兰卡】 不能再前进了。

【雷蛇】 整合运动可能会等到我们都进入包围圈之后,再对我们发动攻击。

【雷蛇】 一定要避免陷入这种处境。

【芙兰卡】 这样吧,阿米娅。

【芙兰卡】 我先和雷蛇迂回作战,边侦察敌情,边尝试占领这片区域中的高地。

【芙兰卡】 在我们通知你之前,罗德岛最好先坚守阵地。

【芙兰卡】 可别因为我们战斗得太激烈就突然冲出来哦,阿米娅。

【阿米娅】 我知道的,我会自己判断局势。

【芙兰卡】 博士,你也要拉好她哦!

【雷蛇】 保持联系。

【芙兰卡】 废墟空无一人,制高点也没人防守。

【芙兰卡】 有趣,整合运动难道没有指挥官?

【阿米娅】 芙兰卡,有什么问题吗?

【芙兰卡】 明明是十分易守难攻的地形。

【芙兰卡】 整合运动肯定会埋伏我们——————

【整合运动成员】 去死吧,感染者叛徒!

【芙兰卡】 啧,真是不给面子啊。

【阿米娅】 ——芙兰卡!!小心侧面也有!!

【阿米娅】 我看见有整合运动从建筑下方——

【整合运动成员】 咳……?!

【整合运动成员】 怎么……

【芙兰卡】 呵呵。

【芙兰卡】 以为躲在废墟下方,就能从脚底偷袭我们?

【芙兰卡】 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整合运动成员】 ……!

【整合运动】 撤退!快撤退!

【芙兰卡】 我还真以为会有大批整合运动埋伏在这,弄得我一路都是踮着脚尖走过来的呢。

【芙兰卡】 结果就是一批胆小鬼而已,真让人有些泄气。

【雷蛇】 别因为这点小事泄气啊!

【雷蛇】 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就逃脱,我们理当追击敌人!

【雷蛇】 阿米娅,你觉得呢?

【阿米娅】 我觉得,还是不能冒进!

【阿米娅】 先让企鹅物流的二位帮你们稳定局势之后再做打算比较好。

【阿米娅】 能天使,能优先确保制高点吗?

【 能天使】 好嘞!那我就去咯?

【阿米娅】 好的,尽量压制住敌人,不要给整合运动丁点反击的机会!

【德克萨斯】 ——

【德克萨斯】 整合运动跑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就在那里重整阵形了。

【德克萨斯】 他们好像……还牵了个什么出来。

【阿米娅】 ——

【阿米娅】 当心。

【阿米娅】 那个整合运动的暴徒……

【阿米娅】 可不是普通的战斗人员!

【阿米娅】 整合运动这些家伙,怎么还和……

【芙兰卡】 会不会是……

【雷蛇】 和什么?

【雷蛇】 ……

【雷蛇】 确实,这个整合运动的成员,难道说,是魔……

【阿米娅】 难道说……

【阿米娅】 (雷蛇,我们正和近卫局共事,今天可能……不太适合讨论这样敏感的问题!)

【雷蛇】 (啊,明白。)

【阿米娅】 (下次我会再和你谈谈我的猜想!)

【德克萨斯】 ……唔哦。

【阿米娅】 大家,请做好准备!

【阿米娅】 可能……会是场十分艰巨的战斗!

第二十六关(后)

【雷蛇】 ——

【雷蛇】 怎么会?

【雷蛇】 我们明明只消灭了一个整合运动小队……

【芙兰卡】 还顺势摁倒了一个大块头。

【芙兰卡】 这个才是重头戏好吗,为了对付他,我可是累坏了!

【星熊】 不可能。

【星熊】 那么多感染者,怎么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星熊】 刚才那个大家伙,只是打个掩护而已?

【阿米娅】 ……

【阿米娅】 整合运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撤出了这个区域?

【阿米娅】 不,陈长官理应截断了他们的后路——

【芙兰卡】 我看不到信息点。

【芙兰卡】 这里……不对劲。

【芙兰卡】 杂草,废墟,沙丘……

【芙兰卡】 全是值得埋伏的地点。

【芙兰卡】 但我,什么都看不到。

【芙兰卡】 脚印,服饰刮擦植物的声音,爆炸物特有的气息……

【芙兰卡】 我没法判断!

【芙兰卡】 企鹅快递的家伙,打起精神来!

【芙兰卡】 一切都不对劲!

【星熊】 收声!

【星熊】 是什么声音……?

【能天使】 ————嗯?

【能天使】 是从……地下!??

【能天使】 阿米娅!从地下传来了!

【阿米娅】 !!!!

【星熊】 博士!!快趴下!!!

【星熊】 这群人……真是不择手段!

【碎骨】 ————!?

【碎骨】 怎么……能挡住?

【星熊】 这面“般若”,可不是你能打得穿的。

【碎骨】 那可……

【芙兰卡】 ——!

【芙兰卡】 温度急剧升高!!

【芙兰卡】 他想引爆手中的魔杖吗?

【芙兰卡】 博士!快跑!那个距离,你会————

【星熊】 你————

【碎骨】 结束了!

【阿米娅】 不……不要———

【阿米娅】 不能—————

【阿米娅】 不可以伤害博士———————!!

【阿米娅】 ……!

【碎骨】 咳,咳咳……

【阿米娅】 ……!

【碎骨】 ……很厉害。

【碎骨】 你……这是什么?

【碎骨】 你好强。

【碎骨】 ……

【碎骨】 明明有这种力量……

【碎骨】 ……

【碎骨】 我不能,原谅……

【碎骨】 原谅你们这种……

【碎骨】 呃……

【米莎】 ……

【米莎】 不……

第二十七关(前)

【阿米娅】 【玩家ID】博士……

【阿米娅】 我……

【星熊】 雾散了。

【星熊】 近卫局发来通讯,他们发现了更多整合运动的踪迹。

【星熊】 说是在跟踪一个敌人,女性,白发——

【阿米娅】 ……

【星熊】 阿米娅,老陈催促我,让你……

【星熊】 ……

【星熊】 ——你脸色不太好。

【选项】交给我吧

【星熊】 那……

【星熊】 那就交给你了,【玩家ID】博士。

【星熊】 最好能在五分钟内出发。

【阿米娅】 ……

【阿米娅】 ——【玩家ID】博士——

【选项】你是在害怕吗?;……难道说,你不喜欢这种力量?;阿米娅,没有必要后悔。

【阿米娅】 啊……

【阿米娅】 博士……

【阿米娅】 当然,我害怕,害怕再一次失去……

【阿米娅】 不,我只是不想的……

【阿米娅】 我……

【阿米娅】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说……

【阿米娅】 它不应该光是……伤害别人。

【阿米娅】 我不想让博士看到我,这么近的看到我……

【阿米娅】 ……夺走生命。

【阿米娅】 我没有后悔。

【阿米娅】 不,我是说……

【阿米娅】 我就是会为了博士而使用力量,无论他背负着什么,我不后悔杀死他。

【阿米娅】 但是,当然……原本,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吧。

【阿米娅】 因为没能找到那个办法,所以他死去了。

【阿米娅】 这一点……我很后悔。

【阿米娅】 我不希望……

【阿米娅】 不希望{@Nickname}你看到这样的我。

【阿米娅】 明明说着让这片大地的感染者从痛苦中脱身……

【阿米娅】 关键时刻,却还是要一次又一次的,说服自己,去剥夺感染者的生命。

【阿米娅】 我真是,太弱了。

【选项】阿米娅,至少你保护了我。

【阿米娅】 ——————

【阿米娅】 ……这是我应该做的。

【阿米娅】 我明白了。

【阿米娅】 我从来都不认为,有什么事情真的命中注定。

【阿米娅】 只是,无论如何……

【阿米娅】 我都会保护你的,博士。

【阿米娅】 我保证。

【整合运动成员】 不行!

【整合运动成员】 你们先走!

【整合运动成员】 我得去……得去把碎骨救回来!

【整合运动成员】 你疯了?

【整合运动成员】 你这是自投罗网……要去,就大家一起去!

【整合运动成员】 好!

【整合运动成员】 我可不能,不能让他在这荒野中……

【整合运动成员】 那就上吧!

【星熊】 怎么会——

【星熊】 整合运动……折返了?

【星熊】 他们要做什么——?!

【阿米娅】 星熊警官!快回撤!

【星熊】 近卫局,别懈怠!

【星熊】 准备好防御对方的攻击!

【整合运动成员】 掩护!掩护我!

【整合运动成员】 那个女人……

【整合运动成员】 不行,那个女人的盾,我们是越不过去的!

【整合运动成员】 快!迂回!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整合运动成员】 先把碎骨,把碎骨——

【整合运动成员】 把他抢回来!!

【星熊】 罗德岛!他们在转移目标,你们要注意!

【阿米娅】 不好!

【阿米娅】 星熊警官!小心你的右边!

【星熊】 ——嗯——?

【W】 呼呼,用盾挡开了?有些意思——

【星熊】 爆炸?整合运动的偷袭?!

【W】 当然不止是偷袭哦~

【W】 就请你在这里乖乖呆着,别向后去了哦?

【星熊】 啧——哪来的混蛋!

【星熊】 又是爆炸!

【星熊】 阿米娅!我遭到整合运动远程火力的压制!

【星熊】 其余的整合运动,正朝你们的方向快速移动!

【W】 唔,这面盾还挺厚实的。

【W】 我似乎有点自找麻烦的意思呢……

【W】 算了,就当我帮整合运动一点小忙吧。

【W】 要让我看到有趣的事情哦。可别让我太失望了~

【阿米娅】 是切城的那个叫W的人!

【阿米娅】 难道说,陈长官他们被她甩掉了吗?!

【阿米娅】 小心敌人的突袭!迅速援护星熊警官!

【阿米娅】 还有很多敌人埋伏在周围!

【阿米娅】 只有暴露他们的踪迹,我们才能取得优势!

【阿米娅】 博士!请指挥各小队应对敌人的袭击!

第二十七关(后)

【阿米娅】 后撤!重整队形!

【阿米娅】 让他们走吧!

【阿米娅】 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队伍会被敌人分隔!

【阿米娅】 如果敌人还有后续的战力增援,后果不堪设想……

【阿米娅】 这些整合运动……不是在针对我们!

【阿米娅】 优先保证我方干员的安全!

【阿米娅】 狙击干员,暂时停止对撤退的整合运动的攻击!

【阿米娅】 优先支援星熊警官!

【星熊】 真烦人!

【W】 不错不错,居然被你撑住了~

【W】 不过,你还能撑几发呢?

【星熊】 那要看你的命有多硬了!

【星熊】 ——————老陈!快!

【陈】 包围那个女人!

【W】 哦哦,近卫局的后援吗?

【陈】 放下你的武器!

【W】 陈长官,我们又见面了~

【陈】 油腔滑调不能救你的命。

【陈】 你对龙门做的,我会加倍在你身上讨回来。

【W】 哎呀~真可怕~

【W】 但我这次不是来找你的。

【W】 阿米娅,接好~

【阿米娅】 我?这是……?

【W】 是的,有人想和你说点事~

【阿米娅】 ————————?!

【W】 好,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啦。

【W】 另外这个,不是给阿米娅的,而是是送给你们的。

【W】 后会有期咯~

【陈】 小心!

【阿米娅】 ——近距离爆破——?!

【阿米娅】 不对,是闪光弹!

【阿米娅】 别被她迷惑——

【陈】 ——来不及了。

【陈】 已经让她跑了。

【陈】 跑起来可也真的是快,趁着近卫局还没稳定阵形,一瞬间就溜走了。

【陈】 你也要小心你手上的东西,如果是炸弹的话……

【阿米娅】 ……

【阿米娅】 只是……

【阿米娅】 ——————

【阿米娅】 喂?

————

【米莎】 你是……

【米莎】 阿米娅……?

【阿米娅】 米莎!告诉我你在哪!我——

【米莎】 阿米娅……

【米莎】 ……

【少女的声音】 ……处理重伤人员!!给他输血!!快啊!!

【青年的声音】 ……

【青年的声音】 罗德岛……这些家伙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女性的声音】 ……!

【男孩的声音】 别死!别死啊!我们说好,说好要一起回家的……!

【女孩的声音】 ……

【米莎】 听到了吗,这些声音……?

【阿米娅】 ……

【阿米娅】 是整合运动的感染者……吗?

【米莎】 我想起来了。

【米莎】 不,我一直忘不掉。我只是……不愿想起。

【米莎】 没错,是整合运动毁了我们的家,我爸爸也……

【米莎】 但……这是我们,自作自受。

【米莎】 当年,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弟弟被拖走……他哭着叫我的名字,我却转过头——

【米莎】 ——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米莎】 当他又来找我的时候……他放弃了许多东西。

【米莎】 他依然爱着我,我却害怕了,逃跑了……

【米莎】 但我明白。

【米莎】 这一切只是要让当时迫害他们的人,都尝尝感染者遭受的痛苦。

【米莎】 如今我是感染者了。

【米莎】 ……也到了,我该偿还自己罪孽的时候了。

【阿米娅】 米莎,别做傻事!

【阿米娅】 无论过去的人们怎么对待感染者,只要你现在改变——

【米莎】 没用的。

【米莎】 我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

【米莎】 因为我,就是当年视而不见的人之一……

【米莎】 成为感染者之后,我看得……更加清楚了。

【米莎】 普通人是怎么对待感染者的,感染者也会那样去对待普通人。

【米莎】 这是他们应得的。

【阿米娅】 不……

【米莎】 这一切,不过是我自己种下的残忍种子所结的恶果……

【米莎】 我理应受到这样的折磨。

【米莎】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米莎】 他明明,什么错也没有啊?!

【米莎】 他只不过是突然被发现是感染者而已……

【米莎】 当时的他,才刚刚开始要我帮他写作业啊!

【米莎】 如果我,如果那时候,保护了他的话……

【阿米娅】 米莎!冷静点!

【阿米娅】 伤害无辜市民的并不是你!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米莎】 在最开始,谁又不是无辜的呢?!!

【阿米娅】 ——

【米莎】 错的,错的就只有感染者这个身份而已……

【米莎】 如果这只是互相报复的话,是谁,是谁导致了这悲剧呢……!

【米莎】 如果乌萨斯没有把感染者当作可怕的牲畜一样对待……

【米莎】 又有谁会恨乌萨斯入骨呢!

【米莎】 为什么感染者,就一定要遭遇这些折磨呢!!

【阿米娅】 米莎……

【阿米娅】 碎骨已经死了,你可以回到我们这里,我们一定会……

【米莎】 ——

【米莎】 ……

【米莎】 我是一个感染者。

【米莎】 我站在感染者这边。

【阿米娅】 不————

【米莎】 是的,阿米娅,你也是感染者……

【米莎】 你应该能够理解。

【阿米娅】 是的,我也是……我明白的。

【阿米娅】 但是,米莎,仅仅是将自己从普通人置换到感染者的身份中,是什么都不会改变的!

【阿米娅】 请等等我,我立刻来找你!

【米莎】 别过来。

【阿米娅】 ——米莎!你在——

【米莎】 你说得对,阿米娅,你说得对……太过软弱了而已。

【米莎】 但我已经决定了。

【米莎】 即使只有一步,我也要……踏出这一步。

【米莎】 对不起,阿米娅,对不起……

【米莎】 整合运动是感染者……

【米莎】 他们,也是感染者啊……

【米莎】 再见了……

【阿米娅】 米莎?米莎?!米莎!!

【阿米娅】 ……

第二十八关(前)

【阿米娅】 ……

【陈】 在战场上发呆是很危险的。

【阿米娅】 ……抱歉。

【阿米娅】 我只是……没能理解。

【陈】 整合运动龟缩在一个废弃矿场里。

【陈】 那个女人,W,也一起逃进去了。

【陈】 ——

【陈】 你如果想独自待着,我也会给你点空间。

【陈】 但近卫局却没有能拿来浪费的时间。

【陈】 星熊,让老郑他们集合。

【阿米娅】 (米莎……)

【阿米娅】 陈长官——

【阿米娅】 我有一个疑虑。

【陈】 疑虑?

【阿米娅】 W擅长使用爆炸物。

【阿米娅】 她极有可能会在战场上散布陷阱。

【阿米娅】 我担心,纯粹的正面进攻会给我们带来很大损失。

【阿米娅】 我提议,由罗德岛干员先行潜入矿场,近卫局在外围设置包围网。

【阿米娅】 任何从中逃出的整合运动,可以由近卫局立刻逮捕——

【阿米娅】 而顽抗的整合运动,由我们处理。

【陈】 你们对付那个女人,有几成把握?

【阿米娅】 我不知道——

【阿米娅】 ——但我们可以承担相应风险。

【阿米娅】 我们与她战斗过不止一次,至少对她的作战风格有一定的了解。

【阿米娅】 有的风险,近卫局是承担不起的。

【陈】 ——丢失任务目标的风险,近卫局同样承担不起。

【阿米娅】 ……

【陈】 老郑,你带近卫局的队伍包围矿场!

【陈】 星熊,去挑几个人。

【陈】 我们各带一支小队,和罗德岛一起去。

【陈】 星熊你和罗德岛分两路,同时摧毁他们的阵地,扰乱他们的防线。

【陈】 我去处理火力点。

【陈】 为了龙门,我必须把米莎——

【陈】 ……

【陈】 ……夺回来。

【阿米娅】 ——明白。

【阿米娅】 我去召集罗德岛干员。

【星熊】 老陈,矿场边缘——有波整合运动正向外移动。

【星熊】 ——动作还挺快的。

【星熊】 我先去了,否则会赶不上。

【陈】 快去。一个也别漏掉。

【阿米娅】 啊,星熊督察,请稍等。

【阿米娅】 敌人针对我们罗德岛设下的埋伏中,混有整合运动的术师。

【阿米娅】 我建议让我方干员芙兰卡和雷蛇跟着星熊督察你的小队。

【阿米娅】 他们有非常丰富的对抗术师的经验。

【星熊】 没问题。

【芙兰卡】 那就,合作愉快咯?

【雷蛇】 那你呢,阿米娅?

【雷蛇】 凯尔希医生嘱咐我们的是……

【阿米娅】 这里有企鹅物流帮助我,没关系的。

【星熊】 那就这么定了。

【陈】 千万不要逞强,撑不住就立刻撤退。、

【陈】 阿米娅,你呢?

【阿米娅】 我明白。

【阿米娅】 我们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

【阿米娅】 和切城不一样——现在,轮到我们来阻截整合运动了!

第二十八关(后)

【整合运动成员】 不……

【整合运动成员】 不可能!不可能……!

【整合运动成员】 怎,怎么会这样!碎骨,碎骨!

【整合运动成员】 别,别让米莎看见,这……

【整合运动成员】 快让那几个懂急救的过来!

【整合运动成员】 可恶,梅菲斯特为什么不肯来,他在干什么!

【整合运动成员】 说什么另有计划……究竟在搞什么鬼!

【整合运动成员】 如果有他在的话,我们能救回很多人啊!

【W】 指望那个不重视同伴的家伙,有点不太现实吧。

【整合运动成员】 ……

【W】 没办法的事情,别太自责。

【整合运动成员】 谢谢你掩护我们,W……

【整合运动成员】 至少,我们把他带回来了。

【W】 感谢要用实际行动哦。

【整合运动成员】 当然。我们会掩护你撤退……只是,有一个请求——

【整合运动成员】 请一定保护好米莎。

【W】 那是当然,毕竟——

【米莎】 毕竟我还有利用价值,是吗?

【整合运动成员】 ……

【米莎】 ……让我和碎骨单独待会儿吧。

【米莎】 我来……照看他。

【整合运动成员】 可是……

【整合运动成员】 ……

【整合运动成员】 ……好。

【整合运动成员】 W,说好了。你一定要做到。

【W】 好的好的~

【米莎】 我说的是—————

【米莎】 让我和碎骨单独待会儿。

【W】 可是你该走了。

【米莎】 ……

【W】 过不了多久,龙门和罗德岛就会攻进来。

【W】 这些殿后的整合运动也会死去吧。

【W】 啊呀啊呀,真麻烦。

【W】 米莎,因为你,会有那么多人死去……

【W】 真遗憾呢。

【米莎】 你开始让我感到厌烦了,W。

【米莎】 你是没法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的。

【W】 哇哇,好可怕~

【W】 那只小兔子,还挺在乎你的呢?

【W】 不过那个龙门的陈长官可就不一样了。

【W】 她可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哦。

【W】 也许她会为了利用你而留你一条命——

【W】 但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你在乌萨斯也看的够多了吧?

【米莎】 ……

【W】 现在和我走,还来得及。

【W】 尽管——要放着这些整合运动自生自灭……

【W】 他们的下场,大概已经定下了吧。

【W】 真的很可怜哦。

【米莎】 ——

【W】 对了对了。

【W】 虽然你目睹了全过程——

【W】 但是,唉,不好意思,我可没有余力把碎骨带回切尔诺伯——

【米莎】 住口!

【W】 我只是说了实话。

【W】 毕竟这里已经毫无希望了呢~

【W】 想清楚以后,就早点告诉我哦?

【米莎】 不。

【米莎】 我一定会……

【米莎】 让碎骨活过来。

【米莎】 碎骨不会死……碎骨是不会死的。

【米莎】 如果是他,他一定会保护大家……保护所有人。

【米莎】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的。

【米莎】 ……

【米莎】 大家都和我一样,大家都是感染者。

【米莎】 我也是……感染者。

【米莎】 我们已经无处可去了……

【米莎】 大家都是……需要被保护的人。

【米莎】 碎骨的……

【米莎】 ……

【米莎】 我必须……

第二十九关(前)

【芙兰卡】 第一防线突破!

【整合运动成员】 术师在做什么!

【整合运动成员】 敌人的先锋明明只有一个……

【整合运动成员】 为什么就看着她把我们的阵线撕得粉碎!

【整合运动成员】 快,快!攻击她!

【雷蛇】 芙兰卡!你脱离了安全距离!

【雷蛇】 我没法……没法掩护你!

【芙兰卡】 我也不像是会做些毫无把握的事的人吧?

【雷蛇】 小心四点钟方向!

【芙兰卡】 雷蛇,你该出场了!

【芙兰卡】 麻烦帮我抵挡一下敌人的远程攻击,谢谢!

【雷蛇】 啧……

【整合运动成员】 快!快啊!

【整合运动成员】 先压制住那个拿剑的家伙再说!

【整合运动成员】 成功了吗——

【整合运动成员】 ……啊?

【星熊】 还是算了吧——

【星熊】 就凭这种……丢石块一样的伎俩?

【整合运动成员】 呜啊!

【整合运动成员】 这家伙……从,从哪里跳下来的!

【芙兰卡】 欠你个人情,龙门的大个子长官。

【星熊】 合作愉快。

【星熊】 不过,芙兰卡,你的任务明明是佯攻。

【星熊】 可你却……一路拼斗,甚至深入敌阵到了这里。你们的目标太明显了,真的不要紧吗?

【芙兰卡】 没关系,都这种时候了,要相信自己的可靠搭档才行。

【雷蛇】 哈,哈……

【雷蛇】 芙兰卡!你冲太前面了啊!

【芙兰卡】 你看,她跟上来啦。

【雷蛇】 我可不擅长攻坚战啊……!为什么你会突然冲进敌人当中,搞不懂!

【星熊】 ……啊?

【整合运动成员】 混账……

【整合运动成员】 近卫局和罗德岛,居然串通好了!

【整合运动成员】 这样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守住……

【整合运动成员】 来不及了,必须赌一赌,大家一起上吧!

【雷蛇】 敌人径直向我们冲了过来!

【整合运动成员】 死吧!

【星熊】 既然你们执意要抵抗到底,那就别怪我依法办事了——

【整合运动成员】 你——

【星熊】 ——!

【整合运动成员】 啊啊啊啊啊!!

【雷蛇】 长官,你……很有力气。

【雷蛇】 这整合运动,真的很不幸。

【星熊】 敢攻击我和我的队友——

【星熊】 可怜的家伙。

【星熊】 他们应该向枉死在你们手里的人道歉。

【阿米娅】 星熊督察!

【星熊】 你们也没有受伤,太好了!

【阿米娅】 我们和企鹅物流击溃了敌方的侧翼,接下来,就是总攻了。

【星熊】 没问题。

【德克萨斯】 看来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

【星熊】 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敌人设置了许多障碍物,埋伏也十分隐蔽。

【星熊】 阿米娅,做好苦战的准备。

【星熊】 罗德岛的Dr.【玩家ID】,一定要多加侦察,注意保护你自己的队伍。

【阿米娅】 好的!

【阿米娅】 大家……我们一起去把米莎救出来!

第二十九关(后)

【整合运动成员】 不能让他们过去!!

【整合运动成员】 W应该带走米莎了——————!

【整合运动成员】 不能让这些家伙得逞!!

【星熊】 ——给我让开!别急着寻死!

【整合运动成员】 呃,呃啊!!

【芙兰卡】 哦,哦哦……这么粗暴的作战方式,让我想起了罗德岛的一个人。

【芙兰卡】 她和星熊长官大概,大概会很有共同话题吧?

【雷蛇】 不要光站在那里,芙兰卡!

【雷蛇】 快做点什么!

【芙兰卡】 好啦,好啦。

【能天使】 哈,龙门的督察传说看来是真的啊……

【德克萨斯】 别分心。

【能天使】 没光是——

【能天使】 在看别人哦!砰!

【整合运动术师】 唔啊!

【能天使】 废墟二楼的那些火力小组,可是我发现的哦?

【德克萨斯】 很棒。

【能天使】 嘿嘿。

【德克萨斯】 ……我们走。

【德克萨斯】 不能让雇主孤身奋战。

【阿米娅】 芙兰卡,有没有找到米莎?

【芙兰卡】 到处都没有她的踪迹。

【芙兰卡】 W可能,已经把她带走了——

【阿米娅】 ……

【芙兰卡】 啧,动作也太快了——

【阿米娅】 ……?

【阿米娅】 哪里发生了……爆炸?

【阿米娅】 芙兰卡,集合各个小队,支援近卫局!

【近卫局队员】 罗德岛的各位,千万小心!

【近卫局队员】 这个敌人,它,它……

【近卫局队员】 它……

【阿米娅】 ——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阿米娅】 敌人——

【阿米娅】 ……咦?!

【阿米娅】 那是……?

【阿米娅】 怎,怎么会……!

【陈】 ————什么?

【陈】 嘁,这是什么把戏?

【整合运动成员】 ——

【整合运动成员】 是奇迹,奇迹啊!

【阿米娅】 ————

【阿米娅】 为什么?

【陈】 别发呆!找掩体!

【阿米娅】 ……

【整合运动成员】 奇迹发生了!!

【整合运动成员】 ————是你吗……是你吗!!!

【整合运动成员】 ——他没事!!

【整合运动成员】 他,他没事啊!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还活着!!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真的是碎骨!!

【整合运动成员】 万岁!!

【阿米娅】 ……

【阿米娅】 ……

【陈】 整合运动……因为领袖的出现士气大振了吗。

【陈】 要拿下他们变得更难了。

【整合运动成员】 ……形势很严峻,碎骨。

【整合运动成员】 但至少……你回来了。

【整合运动成员】 ——太好了……太好了。

【整合运动成员】 米莎她也应该离开了吧。

【碎骨】 ……

【整合运动成员】 这样,我们就能放手一搏了!

【碎骨】 ——我会在这里,挡住他们。

【碎骨】 你们,快走。

【碎骨】 我会保护你们——

【整合运动成员】 说什么呢碎骨。

【整合运动成员】 我们不是早说过,要一起回乌萨斯,给那些家伙点颜色看看吗?

【碎骨】 ……

【碎骨】 好好照顾自己,别死了。

【阿米娅】 ……

【阿米娅】 不,不可能……

【陈】 愣在那做什么!

【陈】 星熊,立刻向外围的近卫局成员发出通讯!

【陈】 陷阱和埋伏已经基本被我方排除,没有发现敌方领袖W和任务目标的身影。

【陈】 现在,更改作战目标!

【陈】 立刻收拢包围圈,合力夹击整合运动!

【阿米娅】 为什么……

【阿米娅】 ……

【阿米娅】 不……

第三十关(前)

【整合运动成员】 咕!他们还在反击!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

【整合运动成员】 只要现在击退他们,我们就能胜利了!

【碎骨】 没错。

【碎骨】 现在……只能战斗。

【星熊】 这些人……有点难缠!

【整合运动成员】 呃——!那面盾,可恶……

【整合运动成员】 没错,她,她是龙门近卫局的……!

【星熊】 如果你们现在放下武器投降,你们还有机会。

【星熊】 除非想白白送命的话……

【整合运动成员】 我们怎么可能会相信你的话?

【整合运动成员】 别骗人了!乌萨斯……

【整合运动成员】 而我趴在死尸堆里,苟延残喘,最后活了下来。

【星熊】 ……

【整合运动成员】 你们这些家伙为了消灭我们……做出来的事情有多卑鄙都不稀奇。

【整合运动成员】 不就是要把我们感染者,赶尽杀绝吗?

【整合运动成员】 那就战斗到最后一刻吧。

【星熊】 ……

【芙兰卡】 个子很大的小姐,无论你现在说什么,他们可都是听不进去的。

【芙兰卡】 毕竟他们可没法分辨龙门的好人和乌萨斯的恶人啊。

【芙兰卡】 在那个地方——不,在很多地方……

【芙兰卡】 普通人和感染者之间,就是只有互相憎恨而已,没别的。

【星熊】 看来……已经无法交流了。明明出路就摆在眼前。

【碎骨】 出路?

【碎骨】 ……我们,能做什么?

【碎骨】 你,又能做什么?

【整合运动成员】 不要和她废话了!碎骨!我们一起干掉他们!

【星熊】 爆炸?

【近卫局队员】 他打算从各个地方包围我们!

【陈】 再这样被动下去侧翼会顶不住的……组织反击!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我掩护你!拿下他们战斗就结束了!

【整合运动成员】 碎骨——————!

【碎骨】 我必须……

【碎骨】 我必须————!!

【碎骨】 ————————————

【陈】 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陈】 星熊。

【星熊】 我准备好了。

【陈】 谨慎行动,别在敌人面前暴露弱点!

【星熊】 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近卫局队员】 小心敌人的冲锋!

【芙兰卡】 阿米娅!别接近敌人——

【阿米娅】 那,那是……

【阿米娅】 我……

【阿米娅】 博士,博士……

【选项】你该做的事,阿米娅。

【阿米娅】 可是我……

【阿米娅】 对不起,博士……

【碎骨】 ……

【碎骨】 阿……

【碎骨】 阿米娅……?

【阿米娅】 为什么……

【阿米娅】 你……

【阿米娅】 会变成这样……

【碎骨】 阿米娅……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陈】 阿米娅!你在做什么?快……

【阿米娅】 我……

【陈】 ……

【陈】 啧……

【阿米娅】 陈长官?我……

【陈】 够了。

【陈】 还是……

【陈】 这一切该结束了。

【阿米娅】 ……

【陈】 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陈】 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对所有感染者一视同仁。那些都是你的敌人。

【阿米娅】 ……

【陈】 命运是不公的。

【陈】 要恨,就恨我吧。

【陈】 近卫局!进攻!

第三十关(后)

【陈】 阿米娅。

【陈】 ——

【陈】 已经结束了。

【阿米娅】 ……

【陈】 人总是会超出预期。

【陈】 感染者更会如此。

【陈】 力量使人疯狂,欲望使人堕落。

【陈】 像癌症一样,一点点侵蚀着所有美好的事物。

【阿米娅】 ……

【陈】 对你来说,这面具什么意义都没有。

【阿米娅】 我想……

【陈】 如果你想留着,就留着吧。

【陈】 总有一天,这种面具会堆满你的房间。

【陈】 所有人都要为他们的选择承担后果。感染者与否,都没有区别。

【阿米娅】 ——————

【阿米娅】 ——抱歉……

【阿米娅】 陈警官……

【陈】 听着,阿米娅。

【陈】 整合运动,这些人,如果他们愿意倾听你的话语,你可以尽你所能帮助他们。

【陈】 但如果他们拒绝听取任何声音,只想把余下的所有生命献给疯狂……不要再犹豫了。

【陈】 ——

【陈】 她也并没有作恶。并且,这也不是什么罪恶的下场。

【陈】 仅仅是因为她选择了这个结果而已。

【陈】 没人有资格去阻止她,没有人有资格去责怪她。

【阿米娅】 但是,我……

【阿米娅】 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们有一种责任,去帮助应该帮助的人。

【阿米娅】 但是,为什么……

【阿米娅】 罗德岛所做的事情,真的是正确的吗?

【陈】 ——

【陈】 从感染了矿石病开始,人的命运就不再是由他一个人掌握的了。

【陈】 也许在罗德岛看来,误入歧途还是可以被拯救的——

【陈】 但是对我而言,对近卫局而言,却并非如此。可能,在必要的时候,必须……

【阿米娅】 ……

【阿米娅】 我只是想去改变那种永无止境的状况……

【阿米娅】 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

【阿米娅】 可是……

【陈】 阿米娅。

【陈】 ……

【陈】 你动摇了?

【阿米娅】 我……

【阿米娅】 我不知道……

【阿米娅】 感染者不是被敌意溺死,就是自己走向毁灭。

【阿米娅】 悲剧只会一次接一次的重演。

【阿米娅】 在这苦恨的循环里,除了消灭矿石病之外,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感染者重拾希望。

【阿米娅】 ……那就是,熄灭这根荆棘锁链上的仇恨。

【陈】 ……阿米娅。

【陈】 给予仁慈是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的。

【陈】 罗德岛永远也不会变成近卫局这样,也做不到近卫局那样。

【陈】 你们罗德岛愿意接纳多少感染者,妄想通过柔软的手法拯救多少人————那都是罗德岛才能做,或者说————

【陈】 罗德岛才会做的事。

【陈】 但是,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做。

【陈】 近卫局————更加不能。

【阿米娅】 ……

【陈】 ……至少,除了他的同胞以外,还有你会去留下他的面具。

【陈】 ……如果这样的面具,注定会堆满你的房间,那就让他堆吧。

【陈】 记住,这是你的事,不是别人的。

【阿米娅】 ……

【陈】 ——罗德岛的小小的“领导人”。

【陈】 如果你已经真的做好了心理准备去背负这一切。

【陈】 做出你的选择,承担你选择的结果。

【阿米娅】 ……

【阿米娅】 谢谢你……

【阿米娅】 陈长官……

【陈】 ……

【陈】 近卫局在清扫现场之后会进行修整,之后,我会联系那个医生的。

【阿米娅】 博士,我们走吧。

【W】 啧,看来人的命运总是交织在一起。

【W】 互相牵绊,互相阻挠。再好的棋手都会被一些意外将了军。

【W】 算了,也不差。

【W】 至少,之后的事情……还算值得期待,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