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引导

哦,是你。

所以你还是来了。

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很久。

这段时间里……你一直徘徊在悬崖的边缘。

说不定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这不怪你。

思绪、过往、回忆……这一切都是非常脆弱的东西。

但至少,你还记得那个名字。

这样就足够了。

——好了,别在这里逗留太久。

毕竟,你既不是我的客人,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她需要你。

————

12月23日。

你可能记不清了。你记不清这一天对你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会让你陷入十分危险的处境。

……

别害怕。我会帮助你,我能让你想起来。

不。

你必须想起来。

【模糊的声音】 ……

【模糊的声音】 开始循环……

【模糊的声音】 ……海克塞米松20cc,静推。

【模糊的声音】 止血钳!

【模糊的声音】 ……

【模糊的声音】 ……

【模糊的声音】 ……

【模糊的声音】 ……

【模糊的声音】 又让你受苦了。

【???】 ……

【???】 博士……

【???】 ……手!

【???】 抓……紧!

【???】 抓紧我的手!!

【???】 ……

【???】 紧急……

【???】 ……

【???】 ……!

【???】 博士,博士!

【???】 医生,博士他还好吗?

【???】 刚才,刚才博士……

【???】 但是到现在,博士都没有清醒……

【???】 对不起,我————

【医疗干员】 阿米娅!

【医疗干员】 别那么着急,稍微冷静点!

【阿米娅】 啊……抱,抱歉。

【医疗干员】 一遇到和博士有关的事情,你就变得慌慌张张的……

【阿米娅】 那博士……

【医疗干员】 放心吧阿米娅,博士的状况已经稳定了。

【阿米娅】 真的吗?

【医疗干员】 我再检查一次好了,包在我身上吧。

【阿米娅】 那就……拜托你了!

【医疗干员】 嗯……呼吸比较微弱,血压正常。

【医疗干员】 有轻微的心动过缓现象,不过,应该不要紧的。

【阿米娅】 ——!

【医疗干员】 啊……

【医疗干员】 ……

【医疗干员】 ……你醒了?

【医疗干员】 阿米娅,成功了,博士清醒了!

【阿米娅】 博士……?

【阿米娅】 太好了,太好了……

【医疗干员】 先别动,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

【阿米娅】 博士你没事吧……?

【选项】你……是谁?

【阿米娅】 啊——博士——我……

【阿米娅】 ……

【阿米娅】 我叫阿米娅。

【阿米娅】 我是来救你的,和我们“罗德岛”的大家一起————

【选项】那我是……?

【阿米娅】 你……是我的同伴。和我们一样,也是“罗德岛”组织的一员。

【阿米娅】 ——Dr.【玩家ID】。

【阿米娅】 我最重要的同伴。

【阿米娅】 你……不记得了吗?

【选项】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我……;你好,阿米娅。

【阿米娅】 ……

【阿米娅】 我知道。我知道这对于博士你来说很难接受。

【阿米娅】 我没有奢望你现在就能回忆起过去,也不会要求你现在就信任我。

【阿米娅】 难道说,Dr……

【阿米娅】 ……

【阿米娅】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

【阿米娅】 我们为了找到你,已经付出了很多很多……

【阿米娅】 啊,你,你好。

【阿米娅】 ……

【阿米娅】 不,我不是……很多事情都不再是以前那样了。

【阿米娅】 就连我,肯定也变得和过去不一样……

【阿米娅】 至少,对我来说,博士始终是我最重要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阿米娅】 所以,请你……请你给多我一点时间。

【阿米娅】 哪怕只是一小段时间……

【选项】……

【医疗干员】 博士真的……失忆了吗?

【阿米娅】 ……

【阿米娅】 没关系,如果,这样能给博士一点空间的话……

【选项】我还想知道一些别的事情

【阿米娅】 嗯,不过现在情况还很危险。

【阿米娅】 接下来,我们需要……

【阿米娅】 诶?发生了什————

【???】 阿米娅,有情况!

【阿米娅】 啊!刚才那个声音是?

【全副武装的男性】 已经有人闯进设施了!

【全副武装的男性】 他们的打扮……不是当地的士兵。应该是整合运动!

【整合运动成员】 ——————

【全副武装的男性】 你们想干什么!

【全副武装的男性】 切!阿米娅,这些家伙一点话都不想说就开始攻击我们了!

【医疗干员】 唔唔唔唔!

【阿米娅】 小心!

【阿米娅】 利用好掩体。

【阿米娅】 近卫人员……做好战斗准备!

【近卫干员】 明白!

【近卫干员】 可恶,难道这些家伙是冲着博士来的吗!

【阿米娅】 博士的存在应该是……

【阿米娅】 凯尔希医生的远程通讯呢?

【近卫干员】 从进入这地下设施开始,和凯尔希医生的通讯就受到了干扰,设备已经停止工作了!

【阿米娅】 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切断了我们之间的通讯。

【阿米娅】 是天灾吗?

【近卫干员】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阿米娅】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作为负责这次行动的凯尔希医生是没办法参与指挥的。

【近卫干员】 现在怎么办,阿米娅?

【阿米娅】 ……

【阿米娅】 ————我想让博士来指挥。

【医疗干员】 这……

【阿米娅】 ……试一试。

【阿米娅】 博士。

【阿米娅】 虽然你失去了记忆,但你确实曾与我们……

【阿米娅】 ……一同战斗过。

【???】 谢谢你教会了我这么多……

【阿米娅】 ……

【阿米娅】 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许多,也许你能想起来一些……

【阿米娅】 我知道的……你能为我们带来胜利。

【???】 你能为我们带来胜利。

【阿米娅】 ……拜托了,请你助我们一臂之力。

【阿米娅】 试着做做吧,我也会辅助你的。

【选项】先击退他们;就让我来试试;反击是理所应当的

【阿米娅】 嗯……【玩家ID】的智慧。

【阿米娅】 希望博士能在战斗中,把过去的感觉找回来。

【阿米娅】 ————也许连你自己都可能还不太相信……

【阿米娅】 但是我相信你。

【阿米娅】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阿米娅】 请指挥————罗德岛!

引导2到主界面

【近卫干员】 最后一个!

【整合运动成员】 呃啊!

【近卫干员】 剩余目标已清除。敌方小队已经溃退了。

【近卫干员】 ……【玩家ID】的指挥确实和阿米娅说的一样令人放心。

【阿米娅】 轻轻松松吧?

【阿米娅】 博士曾经经历的,可不只是这种程度的战斗。

【???】 没时间叙旧了。

【阿米娅】 杜宾!你来了!

【杜宾】 战斗的痕迹……阿米娅你们被攻击了?是切尔诺伯格的士兵吗?

【阿米娅】 不是的……是整合运动。

【杜宾】 那就好。

【杜宾】 ……

【杜宾】 刚才你和整个E0小队的位置,一度已经超出了E1小队支援范围。这会让大家的处境变得很危险,阿米娅。

【杜宾】 如果我们与切尔诺伯格的防卫力量发生正面冲突,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阿米娅】 对不起……

【杜宾】 ……还好没有偏离原定的计划。只不过,我们不可以再犯同样的错误。

【杜宾】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任务目标。只是……

【杜宾】 ……

【杜宾】 ——这位就是Dr.【玩家ID】?

【阿米娅】 是,是的。不过,博士目前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阿米娅】 简单地说,博士……失忆了。

【杜宾】 失忆?

【杜宾】 ……

【杜宾】 等回去之后再让凯尔希医生检查吧,我先简短地自我介绍一下。

【杜宾】 博士,我是参与这次行动的行动组E1组长,杜宾。

【杜宾】 我们需要将你从这座城市————“切尔诺伯格”里,安全送回基地“罗德岛”号上。

【选项】我们要走多久?

【杜宾】 需要点时间。

【杜宾】 现在我们所处的是“切尔诺伯格”城的核心区废弃设施。

【杜宾】 这里已经被废弃了很久,理应不会是有人来攻击或者据守的目标。

【杜宾】 如果要前往“罗德岛”号所在的位置,我们需要向西逃离“切尔诺伯格”。

【阿米娅】 但……和凯尔希医生通讯中断时,我和杜宾教官都需要先带领着各自的小组,去西边的集结地汇合然后确认撤出信号。

【阿米娅】 按照计划,原本是这样的……

【杜宾】 如果能这么顺利就好了,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杜宾】 从刚才通讯就被天灾干扰了,其他几个组一直没有任何回应。

【阿米娅】 诶……?

【阿米娅】 爆炸声?!

【近卫干员】 是从石棺设施外传来的。

【杜宾】 核心城旁的市政办公区?

【杜宾】 怎么会,那些整合运动的破坏分子还在继续破坏城区?

【杜宾】 这帮家伙在想什么……

【杜宾】 天灾就要到来了,他们难道是真的打算拉着这座城市一起同归于尽……

【阿米娅】 我们应该马上开始警戒侦察……

【近卫干员】 明白!

【选项】发生了什么?

【阿米娅】 城里现在正面临一场动乱,整合运动的破坏可能已经让城市陷入瘫痪,但是更不妙的是————

【杜宾】 更不妙的是这里可能即将被另一股巨大的自然灾害所毁灭,通讯中断也是拜它所赐。

【杜宾】 具体的我们之后再说吧,刚才这么多信息也不指望博士你能一下子理解清楚。

【杜宾】 总之今天是我们从石馆救走你的最后机会。

【杜宾】 博士,起身吧。我们需要快点离开这里。

【阿米娅】 博士,小心点,我会扶着你……

【阿米娅】 尝试跑动起来吧。

【医疗干员】 阿,阿米娅!

【阿米娅】 怎么了?

【医疗干员】 是……

【阿米娅】 通讯恢复了吗!难道说,是凯尔希医……

【???】 很抱歉,你猜错了。

【阿米娅】 PRTS……?

【PRTS】 应急神经连接请求被意外触发了。

【PRTS】 罗德岛号方面也受到干扰,只有神经连接可以勉强进行。

【PRTS】 无法用电波通讯联系到尚未回到罗德岛的凯尔希。

【PRTS】 已经确认过阿米娅您的安全,那么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PRTS】 不需要使用您的神经连接操作罗德岛的话,我将在稍后断开连接。

【PRTS】 如果打扰到了您的派对,万分抱歉。

【阿米娅】 不不!别挂断……我需要你帮个忙。

【阿米娅】 博士,PRTS也是我们的……同伴,它会指导你下一步的动作。

【阿米娅】 虽然时间很紧张,但现在,我要为你重新连接至罗德岛的后勤系统。

【阿米娅】 这样在我们作战的时候,你也能利用它为我们取得优势。

【阿米娅】 可能会很难习惯,和说话不太一样,但只要好好使用,就一定能使整个救援作战更加顺利,所以请你……

【阿米娅】 ……

【阿米娅】 PRTS……开始吧。

【PRTS】 需要确认管理员身份,请选择识别方式。

【阿米娅】 啊,博士……请你说句话。

【选项】(说话)

【PRTS】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说话,反而触碰了一下屏幕中央——

【PRTS】 ——不过我已经找到相匹配的指纹。身份确认,权限水平:8。

【PRTS】 ——欢迎回家,Dr.【玩家ID】。

第一关(前)

【杜宾】 阿米娅,你们怎么样?

【阿米娅】 嗯,虽然和凯尔希医生还是无法联系上……

【阿米娅】 不过博士已经使用神经连接至罗德岛了。至少,他可以慢慢去适应。怎么也比在城中孤军奋战要好。

【杜宾】 再往前就是出口了。

【阿米娅】 嗯,大家,准备————

【近卫干员】 阿米娅……!

【阿米娅】 脚步声?

【杜宾】 在我们上方!

【杜宾】 有人一直在我们上方,随着我们一起移动……!

【杜宾】 ————!!

【杜宾】 ——不好!阿米娅!

【阿米娅】 博士危险!快躲开!

【医疗干员】 唔啊啊啊!

【阿米娅】 咳,咳——

【阿米娅】 什么……?

【医疗干员】 阿米娅,博士!

【医疗干员】 咳……你们没受伤吧?

【阿米娅】 我还好——

【阿米娅】 博士也没事。

【杜宾】 天花板被他们……开了个洞!

【杜宾】 上面快塌了……阿米娅,我们需要离开这里。

【杜宾】 趁着烟雾,立刻转移!

【阿米娅】 好!

【阿米娅】 博士,还能站起来吗?小心点,跟我来。

【近卫干员】 呼,呼,前面就是出口……我们逃出来了吗?

【???】 ——动手

【杜宾】 敌袭!小心!

【阿米娅】 ——!

【阿米娅】 怎么会?!

【杜宾】 埋伏?

【杜宾】 开玩笑的吧,我们的行动已经被发现了?

【医疗干员】 唔啊啊啊!

【杜宾】 找掩体,快!

【阿米娅】 博士,这边!

【阿米娅】 杜宾……

【整合运动】 ————————————

【杜宾】 看来就在刚才,他们调拨了更多人来占领这个区域。

【杜宾】 阿米娅,我们得找个口子直接突破这里。

【杜宾】 站在废墟最高处的那个家伙,大概就是指挥这些整合运动来这里的人。

【阿米娅】 那个人……

【阿米娅】 看上去和其他那些整合运动……

【杜宾】 领袖,或者是指挥官。看上去有点难以对付。

【杜宾】 如果可以,我们需要避开————

【阿米娅】 ……?

【阿米娅】 烟雾?

【杜宾】 糟糕……!

【???】 ————

【???】 ————撕碎他们。

【杜宾】 他们要借着烟雾偷袭!

【阿米娅】 杜宾……

【杜宾】 阿米娅,你保护好博士。

【阿米娅】 嗯,博士,请不要离开我身边。

【杜宾】 所有人,全力向西突破包围!!

第一关(后)

【近卫干员】 终于甩开了刚才那波人!

【近卫干员】 这样一来,我们就暂时安……

【杜宾】 停止前进。隐蔽!

【近卫干员】 诶,怎么了!

【整合运动成员】 快!

【整合运动成员】 别漏了这个街区的任何一栋房子!

【近卫干员】 啧,怎么到处都是他们……

【近卫干员】 感觉这一路上没有想象的这么轻松啊。我还以为能开着车离开这里呢。

【杜宾】 别想了。

【杜宾】 我们潜入时用的车也和其他路边的车一样被整合运动烧成了铁壳。

【杜宾】 而且————这里还好,但再往外的冲突地区,到处都有整合运动设置的障碍。开着车根本无法安全通过,还会成为目标。

【杜宾】 我可不希望博士和我们一起被当成铁做的靶子。

【阿米娅】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杜宾教官……

【杜宾】 不发生冲突已经不可能了……等他们过去我们就继续赶路,先争取和其他人汇合吧。

【医疗干员】 那些人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理智,仿佛要把看到的一切都破坏掉。

【杜宾】 那是当然的。这些整合运动的人,原本就是一个感染者组织的抵抗运动。

【杜宾】 作为感染者,从被感染的那一刻开始,就代表着失去了自由,只要被发现,就没有好下场,尤其是乌萨斯这样的强权国家。

【杜宾】 据说感染无法被治好,甚至死亡的时候会传染,也可能会使人变得更加危险————至少一般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杜宾】 这么多年来,无数感染者收到压迫,所以他们中参与运动的人也渐渐变多,最终变成了这个危险的团体。

【杜宾】 在这几天,他们开始攻击切城的所有重要设施,简直就是破坏者的狂欢。

【杜宾】 他们的目标……

【近卫干员】 其实……我在想有没有办法不让人被感染呢?

【医疗干员】 别天真啦,要是能这么轻松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啦!

【医疗干员】 虽然有很多办法可以防止被感染,但是只要“源石”还在使用……

【医疗干员】 虽然“源石”这种矿物,虽然有一定的可能会使人感染成为感染者,但————

【医疗干员】 城市的供能、以及释放法术都需要源石。没有了他们的话可能大部分人都无法正常生活了。

【杜宾】 只有和其他小组尽早汇合才能应对接下来的情况,即使前方可能有陷阱,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杜宾】 总之,能行动的时候就不要停下。敌人一定会重新组织追击的。

【医疗干员】 不过杜宾教官……

【医疗干员】 现在,只有没有人的街道和整合运动……还有无辜的平民。

【医疗干员】 闹出这么大动静,切尔诺伯格当局为什么会坐视不管啊!

【杜宾】 虽然现在我们还不用这么快陷入绝望。

【杜宾】 不过,我猜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切尔诺伯格当局了。

【医疗干员】 ……

【选项】……;那我们应该帮助切尔诺伯格吗?",values="1;2】

【阿米娅】 想救切尔诺伯格,也已经……来不及了。

【杜宾】 看到这片天空了吗,博士?

【医疗干员】 感觉就连天空都在慢慢地下坠,想要把这个城市压碎……

【杜宾】 一般城市是通过移动去躲避天灾的。现在暴乱破坏了城市的移动设施,这个方案已经不可能了。

【杜宾】 届时,这片城市就会被这片灾云带来的源石所吞没,对作为感染者的整合运动将会更有利,最后夺取城市。

【杜宾】 即使我们留下来,也无法面对这么大规模的暴乱,而且……即使是感染者,也会被天灾所波及。

【杜宾】 别忘了我们的唯一目标,就是安全送博士你回到罗德岛号上。

【阿米娅】 博士,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是多。

【阿米娅】 也许……我们必须快点找到剩下的人然后离开这里。

【阿米娅】 医生,检查一下E0小队的状况吧。

【医疗干员】 阿米娅,伤情已经检查完毕,不用停下来,等敌人过去就出发吧!

【选项】那我们还剩多少时间?;……",values="1;2】

【杜宾】 在一周前,原本预测切城有至少10天时间,可以逃离出天灾经过的路径。

【杜宾】 但是这么多年来,无论用什么方法,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精确掌握天灾到来的时间。

【杜宾】 现在的状况看来,我们只有——————

【杜宾】 不到3个小时。

【???】 ……

【???】 计划外的目标……

第二关(前)

【整合运动】 前进!这边的屋子里都搜干净!

【整合运动】 一个不留!

【女性的声音】 放开他……

【男性的声音】 快跑!不要管……

【阿米娅】 杜宾,我听到……

【杜宾】 在另一个街区,已经赶不上了。

【阿米娅】 呜……

【杜宾】 整个城市大概都陷入了彻底混乱吧。军队与军警的抵抗也零零散散。

【杜宾】 电视上播放的却是军队已经控制住了骚乱源头……

【杜宾】 到了这种时候还在耍这些手段吗。

【杜宾】 无论是被暴徒砸碎还是断电,很快,这些自欺欺人也会跟着这里一起完蛋。

【近卫干员】 很像是乌萨斯能干出来的事情。

【近卫干员】 就算是重新组织防卫力量,切尔诺伯格大概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平息这些骚乱。

【阿米娅】 杜宾教官……

【阿米娅】 我有点不甘心……

【杜宾】 我明白,但这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了……

【杜宾】 我们入城时也太过顺利了,那些军警守卫似乎都完全没有进入状态。我甚至觉得……

【阿米娅】 杜宾教官?

【杜宾】 虽然天灾比预料的要早到来,但暴乱也比想象中严重。而那些整合运动较为整齐划一的武器装备,我怀疑……

【杜宾】 切尔诺伯格的那些军警之中已经混入了整合运动分子。

【杜宾】 最终,只有平民会成为争夺城市的牺牲品。

【阿米娅】 ……虽然能感觉这一切,但我却无能为力。

【阿米娅】 有些时候,我非常想用自己的力量,全力去帮助大家……

【医疗干员】 别想太多,阿米娅!除了注意博士的健康状况,凯尔希医生可是特意嘱咐过我,要我尽量让你保留体力的。

【近卫干员】 也别这么灰心呀!至少我们现在救回了博士。

【近卫干员】 再往前面应该就是汇合点了。到了那里,我们就离回家又近了一步。

【近卫干员】 杜宾教官,前面……

【杜宾】 灰色的斗篷,面具,橙色袖标。也是整合运动……他们直接朝我们过来了!

【杜宾】 后面还有追兵,准备直接迎击。

【杜宾】 呼……

【杜宾】 虽然现在不太合适,但我还是要说两句。

【杜宾】 我从凯尔希那里听过你的名字,Dr.【玩家ID】,很多次。

【杜宾】 阿米娅私下里把你当做老师和智囊,而凯尔希医生,虽然态度不怎么好,但至少也认可了你的实力。

【阿米娅】 别,别为难【玩家ID】博士,杜宾……

【杜宾】 这局势可不允许我们有所保留。

【杜宾】 来吧【玩家ID】博士,现在,到了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杜宾】 不要因为敌人只是杂鱼就放松警惕。

第二关(后)

【近卫干员】 呼,呼。终于搞定了。博士好像已经完全适应指挥了啊。

【杜宾】 ……不错。

【杜宾】 罗德岛正需要你这样的头脑,可不能让凯尔希过度劳累了。

【阿米娅】 杜宾……

【阿米娅】 博士还刚恢复,而且什么都回忆不起来,我不想让博士压力太大……

【杜宾】 我也不想给博士这样的压力。

【杜宾】 但是在现在的局势下,既然你选择了把指挥交给博士,他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阿米娅】 嗯……我明白了。

【杜宾】 这不仅是为了博士自己,也为了整个小队,甚至是为了整个罗德岛。

【杜宾】 博士,该动身了,继续前进吧。

【近卫干员】 抱歉,杜宾教官……

【医疗干员】 别慌,你先别乱走动,让我看下……

【医疗干员】 没有明显受伤,也不是疲劳。

【医疗干员】 症状延缓的药效有可能快结束了,以防万一先补充点药物吧。虽然罗德岛剩下的不太多了……

【近卫干员】 已经不多了吗?那,我还是先撑一会儿吧,至少省下来回去可以留给感染状况更紧急的人用……

【医疗干员】 都这个时候你就别逞强了!我要扎了,忍住哦。

【近卫干员】 唔!

【近卫干员】 好像感觉好多了。

【医疗干员】 胡说。哪有这么快见效,那其实只是你的心理作用。

【近卫干员】 嘿,原来是这样吗?啊,谢谢医生……

【医疗干员】 刚才症状很轻,我只用了小剂量,别担心。

【近卫干员】 其实最早我也是听闻罗德岛在招募感染者,所以想来试试就加入了……

【近卫干员】 不过后来没想到罗德岛还有能减缓感染恶化速度的药物。

【杜宾】 罗德岛,虽然表面上是一家制药公司,实际是奔波在各国间,长于处理感染者问题的特殊组织。

【杜宾】 因为凯尔希医生研发的这个药物,虽然并不能治疗感染,但也能成为很多感染者的希望。

【杜宾】 因此吸引了很多不愿意与普通人为敌,但是又无处可去的感染者,就像你我一样。

【杜宾】 罗德岛也因此选择了一条和整合运动相反的道路————我们希望感染者不再是这个世界永远的“疫病”。

【阿米娅】 但是即使我们不断地做出尝试……依然事与愿违。

【阿米娅】 各国内,感染者和非感染者的矛盾愈演愈烈,但是对其的研究却进展缓慢。

【杜宾】 光是坐在那里搞科研,是没法为所有人都争取到喘息的机会的。

【杜宾】 我们自身就是感染者,在处理感染者的问题上我们也更有优势,无论是恶劣的作战环境还是了解感染者本身。

【杜宾】 各种方式加入到感染者与其他人的纷争之中。阻止战乱,拯救更多的人。无论他们是否被感染。

【杜宾】 罗德岛的队伍逐渐壮大,也有了能够参与作战行动的队伍。这就是今天的罗德岛。

【杜宾】 我们遇见的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

【杜宾】 我们历经的战斗,则越来越残忍。

【杜宾】 但我们从不会因此停下脚步。

【杜宾】 从现在起,博士你也不能停下你的脚步。

【选项】我和罗德岛……

【阿米娅】 博士以前一直都是罗德岛最顶尖的源石病与天灾的研究专家之一,也是活跃在最前线的战场指挥官。

【阿米娅】 即使是现在失去了记忆,我也相信博士肯定能为我们的药物和疾病研究带来极大的帮助和进展。

【阿米娅】 更重要的是,博士也是我们的重要的家人……

【选项】我还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阿米娅】 没关系的博士……

【杜宾】 阿米娅是想通过自己的方式,让博士你慢慢熟悉指挥,参与战斗。

【杜宾】 只是,博士,我依然要向你强调。我们绝不是因为需要一个失忆者的羸弱指挥能力才来营救你的。

【杜宾】 我们可能都会因为专注于对你的保护而懈怠了全局的掌控。我们才不得不让博士你,至少也为了自己的生命,出一份力。

【杜宾】 如果能够回到曾经并肩作战时的状态,那再好不过。

【杜宾】 而一旦你站了出来,就需要做到最好,仅此而已。

【阿米娅】 ……

【杜宾】 唉。

【杜宾】 抱歉,阿米娅。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不能松下这根弦。

【杜宾】 我所能做的事情很有限,而你和博士则有着更多的可能。

【杜宾】 博士如果是你最需要信任的人,那么我一定要让他明白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杜宾】 加速前进吧。

【阿米娅】 ……

【阿米娅】 十分抱歉,博士……明明你才恢复过来,就得让你跟着大家行动,还要做战斗的指挥。

【阿米娅】 一般来说大家是不会把这样重要的工作交给第一次见面的人。

【阿米娅】 大家也是因为相信我的判断,才没有多说什么——

【阿米娅】 要是被罗德岛的其他医疗干员,像是芙蓉啦,安塞尔啊他们知道了,肯定要生气的!

【阿米娅】 博士,罗德岛还有着很多很多有意思的伙伴哦!

【阿米娅】 有很多是你不认识的,也有一些是你以前就————

【阿米娅】 ……

【阿米娅】 对不起,博士……

【阿米娅】 明明你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却害你陷入了这样的状况中……

【阿米娅】 甚至把你和罗德岛小队的诸位都卷进危险……

【阿米娅】 我真是……

【选项】不用在意这些小事。;……

【阿米娅】 博士……

【阿米娅】 嗯……

【医疗干员】 呼……

【医疗干员】 被我发现阿米娅你在偷懒和博士聊天!

【阿米娅】 医生……

【医疗干员】 别在意,别在意啦!不过嘛……我可都听到了—

【医疗干员】 阿米娅怎么能把所有的担子和责任都抗在自己身上呢。可别忘记了,我们也是你的伙伴哦!

【医疗干员】 作战会议时你就说过,营救【玩家ID】博士本身就是件相当危险的任务。

【医疗干员】 但,既然是重要的伙伴的话,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吧?

【医疗干员】 我完全相信阿米娅的判断的!所以我也相信博士!所以阿米娅可千万不要自责啊。

【医疗干员】 至少直到现在,我们大家都还健健康康的在这里行动着不是吗?

【阿米娅】 医生……

【杜宾】 那个,现在还不是闲聊的时候。

【医生】 对,对不起!

【阿米娅】 抱歉,我忍不住……

【杜宾】 ……唉,阿米娅。

【杜宾】 我也希望博士成为罗德岛重要的一员,成为大家可以托付后背给他的人。

【杜宾】 但是现在在这里,为了大家的安全,我才不得不说刚才那些话。说实话每次参与作战,难道不是因为大家都信任着你吗?

【杜宾】 别忘了,最早大家都是为了你而来的。

【阿米娅】 ……嗯!

【???】 ……

【???】 塔露拉那里,应该已经结束了。去告诉塔露拉,这里,有些污渍混了进来。

【???】 她如果有兴趣,就来看看。

【???】 顺便……也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 别让他们那么轻易地就逃走了。

【???】 追。

第三关(前)

【医疗干员】 那边,那边是不是……

【阿米娅】 是Ace带领的E3小队!

【杜宾】 这Ace的动作还挺快的。

【杜宾】 我们过去跟他们汇合吧。

【阿米娅】 Ace!

【Ace】 杜宾,阿米娅!

【Ace】 你们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近卫干员】 头儿!你们怎么在这里,没想到还没到汇合点就碰到你了!

【近卫干员】 一直联系不上,我有点担心。

【Ace】 臭小子,我还轮不到你来担心。

【杜宾】 Ace,情况怎么样?

【Ace】 一个好消息,我的行动组没有任何伤亡。

【Ace】 坏消息是,西边负责确认撤退路线的E4行动组,还是没有发来信号。

【Ace】 我暂时据守着现在的汇合点,顺便带人把周围“清理”了一下。

【Ace】 备用撤退路线的方向暂时通畅,顺便疏散了一下民众,等着接应你们。

【阿米娅】 不愧是Ace,这样的情况根本难不住你们小队。难怪这附近的整合运动的暴乱活动明显数量减少了。

【Ace】 那么————

【Ace】 这位,就是Dr.【玩家ID】吧?

【阿米娅】 是的。这就是我跟你提过很多次的博士。

【Ace】 博士。我是这次行动的E3小队的队长,叫我Ace就可以了。

【选项】……

【阿米娅】 博士在尝试帮助指挥作战,刚苏醒过来就一路跟我们到这里, 这一路也是辛苦他了。

【Ace】 我听阿米娅和凯尔希提到过不少你以前的事情,尤其是明明是一名科学家但是拥有不输给专业军人的指挥能力。

【Ace】 看来我可以亲身讨教一下博士战术指导了。

【阿米娅】 其实有些……失去了记忆。

【Ace】 ……唉?

【Ace】 可是阿米娅你刚才还说博士在指挥战斗……?

【阿米娅】 ……虽然失忆了,但是和以前一样,博士对所有人能力的洞察和决策依然十分正确可靠,我保证!

【Ace】 既然阿米娅都这样说了,还有苛刻的杜宾教官也默许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杜宾】 ……原来我很苛刻吗。

【Ace】 失去的东西总能找回来。眼下有更紧急的问题等我们去解决。

【Ace】 回到刚才的话题。

【Ace】 我之所以只扫清了备用撤退路线方向的敌人,是因为刚才侦察发现我们回去的路上有之前没有预估到的整合运动破坏行动。

【Ace】 西门有一定可能遭到了整合运动的控制,并且也和切城的防卫力量在那块没有重要设施的片区发生了战斗。

【Ace】 除非我们现在收到E4小队的安全撤退信号,否则按原先计划的路线走很有可能是自投罗网。

【阿米娅】 唔……

【Ace】 对了,你们也无法正常通讯吧?

【杜宾】 没错。完全无法联系到其他组。只有博士和阿米娅可以用神经连接的频段发回信息。

【Ace】 杜宾,看上去情况对我们很不利,再过两个小时左右天灾就要到达了,现在启用备用路线还来得及。你觉得呢?

【杜宾】 阿米娅?

【阿米娅】 (点头)

【杜宾】 嗯……出发吧。

【Ace】 啧。

【Ace】 杜宾,七点钟和十一点方向,好像已经来了一些老朋友。

【杜宾】 明显不是平民的未知部队靠近了。难道就是他们吗?

【Ace】 应该是来夹击我们的整合运动巡逻小队。

【Ace】 此地不宜久留。

【杜宾】 真是穷追不舍……解决了这些人之后就撤吧。

【杜宾】 各小队,立刻戒备!快速解决掉他们!

第三关(后)

【杜宾】 天色越来越暗了。

【杜宾】 Ace,临光和E2小队那边,不要紧吗?

【Ace】 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过能难倒她的事。

【Ace】 像这样的没有纪律的暴民,来个几十人也拦不住她。

【近卫干员】 那你呢,不算刚才的战斗,你一路上击倒了多少敌人?

【Ace】 ……

【Ace】 ——三十几个。

【杜宾】 ……噢。

【近卫干员】 头儿还是一样强……

【Ace】 不过,在天灾面前,再强的人都需要低头。

【Ace】 相比整合运动,天灾才是真正麻烦的家伙。

【近卫干员】 话说以前我住的移动城市,遇到天灾警报时就开始移动离开了,所以这算是我第一次在这么近距离观察天灾……

【近卫干员】 这个东西在电视上看真的好可怕……

【医疗干员】 可不止如此啊!天灾几乎天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都有,只是很多地点都在离城市很远的地方……

【医疗干员】 它会重塑地形,还会带来大量的源石。

【近卫干员】 那如果我们在天灾底下待着的话,真的会……?

【医疗干员】 即使是我们感染者,不及时离开也会被灾害中伴随的破坏所伤。不好好躲起来的话可没法活下来!

【医疗干员】 正常人……就很容易被感染,到时候麻烦就更大了。

【阿米娅】 天空越来越暗淡了。就连天际线都仿佛被云层捏住了一样……

【阿米娅】 明明空气很通透,乌云却静止不动,好像在把各处的压抑感通通抽出,凝聚在一处。

【杜宾】 就算我不是天灾信使,但我还是看得出,我们头顶上的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杜宾】 现在我们都不太能确定,仅有一些推测。

【杜宾】 说实话,原本利用天灾攻击城市就是一个非常疯狂的计划。

【杜宾】 再过几个小时,就连无比坚固的切尔诺伯格都可能会被撕得粉碎——变成布满源石的巨型废墟。

【杜宾】 那群暴徒当中幸运活下来的人,即将面对的将会是整个国家无尽的报复……根本就没有实力和增援的守卫部队抗衡才对。

【阿米娅】 然而,整合运动却不管不顾……

【阿米娅】 仅仅是在各处重复着杀戮和战斗,使整个城市陷入战火。

【阿米娅】 仿佛没有指挥一般。

【杜宾】 但切城可能更像一个标志,或者是一个原爆点。

【杜宾】 如果能够成功夺取切城,甚至事先夺取了更多我们不了解的东西,那么他们将发展成有史以来各国面临的最大的感染者危机。

【杜宾】 混乱可能只是表象的,实际这才是幕后的指挥者的目的。

【Ace】 ——

【Ace】 以最坏的情况为前提规划之后的方针,这理所当然。

【阿米娅】 真的有这样残忍的指挥者存在吗?

【阿米娅】 我……

【阿米娅】 他又怎么会让部下处于天灾的危机之中而不顾呢……

【杜宾】 除非……

【阿米娅】 ……

【杜宾】 我以前经历的战争中……就有这样做的领导者。

【杜宾】 于他而言,士兵不过是棋子,达到目的后就可以随意丢弃。

【杜宾】 只需在必要时,轻轻的推一下——追随者就会振臂高呼。穿上衣服,戴上标志,所有的感染者都可以是整合运动。

【杜宾】 被压迫、想要呼喊的感染者太多了。

【杜宾】 ……

【杜宾】 这种领袖并不是指挥官。

【杜宾】 践踏敌人,同时也践踏同伴,又或者说,“随从”,的生命。

【杜宾】 可能压根就连随从都不是,只是将他们看做纯粹的棋子。

【杜宾】 这样的人,是暴君。

第四关(前)

【阿米娅】 杜宾!

【杜宾】 怎么了,阿米娅?

【阿米娅】 快看,前面的高楼附近。

【阿米娅】 有东西在飞行?

【杜宾】 ……

【杜宾】 无人机?

【Ace】 刚才的行动中我们曾遇到过类似的无人机。

【Ace】 有些比这样的型号要复杂,甚至配置了精密的武器。不过因为损毁太严重,并没有保留完整残骸。

【Ace】 附近还遇到了整合运动的队伍,而那些也基本可以确定是敌方的术师无人机。

【Ace】 甚至有些看得出是从切城的军备库里缴获后改造的。

【杜宾】 ……

【杜宾】 简单的暴乱可是用不了这么大数量的无人机。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杜宾】 警戒!

【杜宾】 前方有新的整合运动小队。

【阿米娅】 我们的踪迹被发现了?

【杜宾】 可能还没有。不过如果他们往这边来的话,我们只能快速解决他们继续前进。

【杜宾】 小心他们的侦查无人机。

【杜宾】 得早点结束他们愚蠢的闹剧才行。

【杜宾】 寻找位置,准备作战!

第四关(后)

【阿米娅】 呼……刚才大家都没有受伤吧?

【近卫干员】 还好,战斗比想象中的要轻松。

【近卫干员】 甚至不用头儿出手,我就能解决。

【医疗干员】 别逞强啦!你的武器不适合攻击无人机,明明都是Ace他们的狙击手搞定的。

【近卫干员】 哎别认真,我只是开个玩笑!我感觉有点紧张,想缓和一下气氛。

【近卫干员】 毕竟这几天一直在移动和战斗,大家都板着脸……

【杜宾】 不要大意,随时都还可能有敌袭。

【杜宾】 依照既定路线,我们已经很接近切城南边的中城区了。

【杜宾】 汇合点就在前面的广场,不出意外的话临光和E2小队应该在那里等我们了。

【近卫干员】 要是通讯设备还能使用的话,我们就能提前联络上临光了。

【近卫干员】 不过……

【Ace】 没用的家伙,说什么丧气话!

【Ace】 不要被周围蒙蔽了判断力,信任你的同伴!

【Ace】 临光考虑到我们的处境,一定会回头支援我们的。

【近卫干员】 ……对,对不起。

【Ace】 平安回去之后,要是临光因为你这些发言揍你,我可不会帮你求情。

【杜宾】 失去联络手段所带来的恐慌,会比想象中蔓延的快得多……

【杜宾】 特别是……在这个天灾仿佛近在眼前的时候。

【杜宾】 我们得赶紧加快速度了。

【阿米娅】 ……

【阿米娅】 诶……?

【???】 你们很快就用不着担心天灾了。

【???】 干掉他们。

【杜宾】 小心!!

【阿米娅】 这是陷阱……!

【整合运动成员】 ——快!他们就躲在那边!

【整合运动成员】 ————!!

【近卫干员】 不好,后面也……!

【整合运动成员】 ——攻击!

【整合运动成员】 ——!

【近卫干员】 这个夸张的数量……可恶刚才怎么完全没有发现他们!

【近卫干员】 切尔诺伯格里,究竟藏匿了多少整合运动啊?!

【???】 ——一个都别放跑他们。

【阿米娅】 杜宾!

【杜宾】 狙击干员!压制敌人的冲锋!

【杜宾】 重装干员,防御姿态,随时准备向前顶上!

【杜宾】 Ace,准备————

【???】 等一下,等一下——

【阿米娅】 ?!

【???】 在清剿了东边的杂碎之后,我一听到你的消息,可是立刻就赶过来了。

【???】 这里已经是我的处理范围咯。

【???】 ……

【???】 你来做什么。

【???】 该交给我了吧,弑君者?

【弑君者】 少做点些多余的事。

【???】 你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一些不小心飞进来的小虫子……值得亲自追击这么远吗?

【???】 毕竟这也不是你负责的区域——到了这里,已经是我的狩猎场了哦?

【???】 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对吧?

【弑君者】 哼,狩猎场……

【弑君者】 随便你。

【弑君者】 我已经等不及观赏你的惨败了。

【???】 嘿。

【弑君者】 撤。

【整合运动成员】 ——

【阿米娅】 ……那个人带着一部分人撤离了?

【整合运动成员】 ……

【Ace】 别放松警惕。

【Ace】 即使是这样,我们和他们的人数差距还是没有变小,现在还是被包围了。

【杜宾】 看来我们完全被看扁了。那个人完全是想捉弄我们……

【阿米娅】 整合运动究竟想做什么……

【???】 唉唉,弑君者的口气一直不是很礼貌,请允许我代她道歉。

【???】 既然你们来到了这里,不亲自好好打个招呼怎么行。

【???】 我叫梅菲斯特,是整合运动的领袖之一——

第五关(前)

【杜宾】 ……

【杜宾】 (博士,不要出去……还不清楚对方要做什么)

【梅菲斯特】 本来一开始你们并不是整合运动的目标,放你们离开也无所谓。

【梅菲斯特】 不过,我有幸观赏了你们的战斗。你们,明明是感染者但却在帮政府做事?

【梅菲斯特】 而且你们的人员配置和行动力,以及你们消灭那些废物杂鱼的作战手段,都很有趣哦。

【医疗干员】 ……有趣?

【阿米娅】 竟然说自己的同伴是废物……

【梅菲斯特】 我已经在这里无聊了很久了,对于那些没什么还手能力的人我已经早就腻味了。

【梅菲斯特】 要是让你们随便离开就没有意思了。让我们好好加深下友谊吧。我还没有和感染者交过手呢。

【杜宾】 (先别动,别被他挑衅。)

【杜宾】 ……我们没工夫和你这种心智不全的小孩子浪费时间!

【梅菲斯特】 ……刚刚那是什么?信号弹?

【杜宾】 与你无关。

【梅菲斯特】 ……罗德岛。我看过你们的资料——原本我只把你们当成是普通的企业。

【梅菲斯特】 现在看来,你们所涉猎的,可远远超出了摆弄试管的范畴哦?

【杜宾】 我没心情正眼看一个小丑,我们要做什么也不关你的事。

【梅菲斯特】 都是些企业人士了,连谈话时要注意礼节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吗?

【杜宾】 我不清楚原来你这样的人还会有礼节这种概念。

【梅菲斯特】 ——

【梅菲斯特】 是嘛,那真是可惜。

【梅菲斯特】 ————因为你们马上就要死在这里,再也没有机会回去学习怎么好好下跪求饶了。

【杜宾】 ……

【阿米娅】 ——!

【梅菲斯特】 啊不行,我可不能跟你们一样无趣。

【梅菲斯特】 来一场游戏吧?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可以暂时逃离这可怕命运。

【梅菲斯特】 我不喜欢战斗,仁慈的我只会在旁边为你们加油,绝对不会出手。

【梅菲斯特】 不过我的这些朋友们会不断地尝试杀掉你们。

【梅菲斯特】 如果你们不幸丧生了,那么很遗憾你们输了。但如果你们逃脱了,就算你们赢!

【梅菲斯特】 怎么样,规则很简单吧?

【杜宾】 ——你的废话好多。

【阿米娅】 ……

【梅菲斯特】 你在说什么呢,迟钝的兔子耳朵?

【阿米娅】 ……啧!

【梅菲斯特】 正因为是天灾降临……这可是一个最该被好好庆祝的时刻!

【梅菲斯特】 如果不用盛大的仪式来迎接它怎么行!

【梅菲斯特】 而各位高贵的客人愿意前来参与这仪式的前奏,我可是感觉十分荣幸的哦?

【梅菲斯特】 就用你们的血,来迎接整合运动数千反抗者多年来最绚烂的胜利时刻吧!

【整合运动成员们】 干掉那几个人——————快上!

【杜宾】 这群人已经彻底被洗脑了————在这个疯子毫无逻辑的带领下。

【阿米娅】 大家,战斗准备!!

【阿米娅】 敌人的数量比我们多太多了……博士,我们————

【梅菲斯特】 对了对了。

【梅菲斯特】 你们那个从核心区里救出来的遮住面庞的家伙……令人非常非常在意呢。

【阿米娅】 ——?!

【梅菲斯特】 你,对就是现在盯着我看的你……你和我们有点不一样。

【梅菲斯特】 那个设施里,究竟是什么装置有着保存生命的功能?

【梅菲斯特】 我非常好奇。

【梅菲斯特】 我也不是那种冷血的人……

【梅菲斯特】 来吧,罗德岛的客人们,把这个家伙当成见面礼留给我吧?

【梅菲斯特】 这样我就给你们10分钟的时间让你们先逃一会儿?如何?

【阿米娅】 小心,博士——他是冲着你来的!

【阿米娅】 ——退到我身后!!!!

第五关(后)

【医疗干员】 咿——!

【近卫干员】 小心!!

【医疗干员】 我没事,只是擦伤而已,不要紧……

【阿米娅】 还不够……再这样下去,包围圈会越来越小。

【杜宾】 南边那个十字路口就是往汇合点的街道,我们必须要往那个方向突破。

【杜宾】 但是现在根本抽不出身……

【Ace】 我来搞定正面。

【阿米娅】 ……再坚持一下!我来帮你!

【Ace】 没关系,我能解决,阿米娅你尽量保留体力。

【梅菲斯特】 没错!再让我多看一会儿你们挣扎的样子。

【阿米娅】 咕——

【梅菲斯特】 然后就去死吧,就像雨夜中的火星一样!

【阿米娅】 整合运动还没法彻底压制住我们……

【阿米娅】 可是……

【杜宾】 不要让整合运动打开哪怕一丁点缺口!

【杜宾】 可恶,时间不多了。

【阿米娅】 不能再让整合运动拖延我们的脚步了!

【阿米娅】 有什么,有什么办法能迅速打开局面吗……!

【阿米娅】 如果再继续拖下去,就算没有被整合运动抓住,等到天灾降临,博士和大家就……!

【整合运动成员】 唔唔唔唔唔啊啊啊!!!

【梅菲斯特】 什么?废物们被……撞飞起来了?

【梅菲斯特】 这……今天怎么这么多麻烦事?

【???】 你们的速度比我估算的慢上太多了,我可是连平民都顺手安顿好了。

【阿米娅】 ——?!!

【???】 别挡道!

【整合运动成员】 呜啊!

【???】 快冲出去,别给敌人重整阵形的机会!

【阿米娅】 临光小姐!!

【临光】 我在。

【临光】 你没事就好,阿米娅。快撤。

【杜宾】 临光,真是雪中送炭。

【临光】 多亏你的信号弹。看来你们遇到的麻烦确实不小。

【临光】 ——

【临光】 您就是【玩家ID】博士吧?

【临光】 耀骑士临光,前来迎接你们了。

第六关(后)

【梅菲斯特】 这女人……

【临光】 你这家伙居然追这么快吗————

【临光】 果然你不是总指挥吧。

【临光】 制压切城军事据点的整合运动像机器一样高效——

【临光】 而你领着的这批各个都像神经错乱的暴徒。

【临光】 屠杀,纵火,围猎……只不过是满足你自己残忍的趣味而已吧?

【临光】 依着自己低劣的品味肆意妄为。看来也就不过是个小头目而已。

【梅菲斯特】 ——

【梅菲斯特】 ——浮士德。

【梅菲斯特】 把她那张嘴给我打穿。

【浮士德】 ……

【临光】 !

【临光】 啧……

【临光】 没教养的家伙!

【阿米娅】 临光!

【杜宾】 是狙击手!沿着掩体走,小心周围的楼房!

【杜宾】 临光,别和他废话了!

【临光】 不行!这个弩弹是特制的。朝你们射击就不妙了!

【临光】 我还能撑住,别担心我!你们保护好自己,不要暴露成为目标!

【梅菲斯特】 挡开了浮士德的弩炮?凭这么小的盾牌——?!

【梅菲斯特】 继续!把她打成碎渣!

【浮士德】 ————!

【临光】 啧——!

【Ace】 快回避,我来!

【阿米娅】 啊,Ace!

【杜宾】 替一个骑士挡箭,你这家伙也太可靠了吧。

【Ace】 这么危险的场合,我可不能干站着让她一个人出风头。

【Ace】 找到敌方狙击的位置了,反击!

【浮士德】 ……!

【阿米娅】 打中了吗?

【Ace】 没有,只是简单压制而已。

【Ace】 其实前两波攻击来自不同的方向——

【Ace】 假如那个小疯子口中的浮士德是多个人的代称的话,他们也可以从多个方向狙击我们。

【杜宾】 这么大的威力的弩弹……我只见过陨星用过。

【杜宾】 看来整合运动已经搞到了不少危险的武器。

【临光】 别给他喘息的机会……!我们需要一些人断后,把那些追兵抵挡住。

【阿米娅】 明白!

【阿米娅】 大家,击退靠近的敌人!

【梅菲斯特】 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不肯老老实实的?

【梅菲斯特】 ——————我要把你们,通通————

【Ace】 临光,趁现在,快!

【临光】 E2全体,准备冲击!

【临光】 一次击溃前方的阻挡目标!

【整合运动成员】 快!别让她靠近……

【整合运动成员】 咕咳——唔啊啊啊啊!

【临光】 这些人想要对抗卡西米尔骑士——应该先去练几百年再说。

【临光】 杜宾!跟上我!

【杜宾】 了解!

【杜宾】 暂时别管那个智障小孩了,他还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杜宾】 各小队的重装干员,注意保护队伍,千万要提防来自侧面的进攻!

【杜宾】 记得警惕敌方狙击手!

【杜宾】 以及,小心敌方的重装防御者,不要被他们突入。

【杜宾】 阿米娅,保护好博士!

【阿米娅】 博士,拉紧我!

第六关(后)

【近卫干员】 侦查完毕,确认敌追击部队已被击退。

【近卫干员】 已经成功离开那道包围了。

【Ace】 不要松懈,那应该只是包围阵势中一小部分的兵力……

【临光】 谢谢你刚才的援助,我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Ace】 请别这么说。我可没资格让耀骑士还我人情。

【Ace】 任务上的事情,就别这么客气了。

【Ace】 刚才没受伤吧,临光。

【临光】 我没事。

【临光】 火炮般的威力,行动敏捷的狙击手,精妙的射击技术————还有个难以吐槽的指挥官。

【临光】 整合运动比我认知中更加危险。

【Ace】 不过那个孩子真的有在正常思考吗?那种情况下都不出手,看着手下一个个被打倒,让目标逃之夭夭。

【Ace】 我们当这个猎物也不容易啊。

【杜宾】 要么他是个废物,要么,还没到他展现实力的时候。

【杜宾】 文学创作里的反派会匪夷所思地作死、智商下线,这是一种源自某些人自我满足的扭曲心理。就像猫会玩弄老鼠。

【杜宾】 只不过现在世界已经变了,天灾都能一瞬间吞噬文明的产物,那老鼠也能轻易杀死猫。

【临光】 确实。我那番话虽然不是为了激怒他而说……但他确实表现的十分激动。

【临光】 但至少因为他的愚蠢,我们脱离他的控制区域了,阿米娅。

【阿米娅】 临光……谢谢你。

【阿米娅】 没有你及时赶到的话,我们很可能就要深陷危机了。

【临光】 阿米娅,自信一些。

【临光】 你足够信任我们,这就够了。

【阿米娅】 临光小姐……

【临光】 嘿嘿。

【临光】 你身边这位,就是博士了吧。

【阿米娅】 是的。只是……

【杜宾】 ——我们每遇到一个人就要和她说说博士失忆了的事,这也太麻烦了。

【临光】 Dr……

【临光】 我的一个朋友同样也失去了记忆,你一定会和她很合得来的。

【临光】 毕竟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重要了。

【杜宾】 不愧是临光,真会说话。

【临光】 你又在嘲笑我了,杜宾教官。

【杜宾】 没有。我只是觉得,在我们这些人里,也就你能说得出这种话。

【杜宾】 阿米娅,博士也没事吧。

【阿米娅】 博士和我一直在最安全的位置,都好好的。对吧,博士。

【阿米娅】 接下来还有不少路,我们抓紧时间吧!

【浮士德】 对不起……我失手了。

【梅菲斯特】 不,不要道歉。是我的错,我太冲动了。

【梅菲斯特】 能帮我追踪罗德岛他们吗?我会去把情况通报给塔露拉姐姐。

【梅菲斯特】 她应该也已经压制住了切尔诺伯格的核心指挥塔。

【梅菲斯特】 ——就让她来决定这些虫子的生死吧。

【浮士德】 ……明白了。

【梅菲斯特】 小心点,优先保护好自己,好吗?

【浮士德】 ……好。

【梅菲斯特】 ……

【梅菲斯特】 同胞们,该走了。

【梅菲斯特】 去迎接属于我们的时代吧!!

第七关(前)

【近卫干员】 是我的错觉,还是天确实越来越暗了?

【杜宾】 ……我也希望是你的错觉。

【杜宾】 不过我们本来时间就不多。

【杜宾】 天灾云的形状比刚才黑压压的一片更加清晰了。

【杜宾】 啧,裸眼看着它慢慢在头上凝聚显形,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杜宾】 加上,下城区的每一条街道都可能埋伏着整合运动……不,这个说法太过保守了。

【临光】 该说是,整合运动满满当当的挤在街上。

【医疗干员】 几乎每条街上都有暴徒在搞破坏,抢劫,焚毁交通工具和店铺……

【医疗干员】 这帮家伙,是觉得天气太好,所以出来野餐集会吗!

【临光】 现在跑出来野餐,一定会遭到天灾的无情摧残。

【临光】 这说明大部分整合运动都是些被野蛮冲昏头脑的傻瓜。

【阿米娅】 ……

【阿米娅】 ……噗。

【医疗干员】 他们不是真的要……

【医疗干员】 我,我只是发个牢骚,不是那个意思……

【临光】 ——

【临光】 这不是个形容吗?难道说这是个包袱?

【临光】 嗯……

【临光】 抱歉,总是在这种时候……

【医疗干员】 唔唔唔……

【医疗干员】 反而是憋笑有点难受……!

【医疗干员】 唉,在这么危急的时候,想笑出来真的是很困难啊。

【阿米娅】 没事,我们很快就到了。

【阿米娅】 等这些事情都结束之后。

第七关(后)

【近卫干员】 唔……!

【医疗干员】 诶!你的腿怎么了?

【医疗干员】 先别动,让我来处理一下……

【近卫干员】 刚急着赶路,一直没注意到。抱歉,麻烦你了……

【近卫干员】 想起来……阿撒兹勒。

【近卫干员】 明明掌握着整个切尔诺伯格的地下情报网,却不肯和我们合作!和整合运动的关系还模棱两可……

【近卫干员】 至少,如果他们当时肯向我们分享情报,或者仅仅是给个提示……

【近卫干员】 我们也许就早点能离开这里……

【阿米娅】 也不全是这样……

【近卫干员】 阿米娅,当时和他们交涉时你也在场吧?

【近卫干员】 他们那傲慢冷漠的态度,我真是……

【Ace】 不能怪罪他们。

【近卫干员】 头儿……

【Ace】 感染者本就很难相信别人。

【Ace】 经历过那么多苦难,当然会变得保守与顽固。

【阿米娅】 至少他们那样做……我能理解,也愿意原谅他们。不提防他人,就会被他人伤害。

【阿米娅】 何况,就连感染者之间,也是没法轻易互相信任的。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像我们一样冒险……

【选项】感染者诊所?;……

【阿米娅】 我们感染者,一旦被抓住,大多数的城邦都会把我们关起来隔离,或者统一“处理”掉。

【阿米娅】 最幸运的情况,也要被逐出城市。

【阿米娅】 因为被源石感染时的症状,简单来说就是被源石侵占了身体,并且不断蔓延,而在死后也会扩散传播。

【阿米娅】 因此,大家把这种病叫做“矿石病”。

【阿米娅】 这种疾病会使感染者孕育出不同于普通人的奇异力量,使他们不使用被严格管理的法杖就能使用法术。

【阿米娅】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感染后多数人也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

【阿米娅】 最终,因为这些所有原因同时,也会把他们……

【阿米娅】 ……

【杜宾】 逼入绝路。

【杜宾】 ——真到了亲口说出自己的结局的时候,还挺讽刺的。

【阿米娅】 杜宾教官……

【杜宾】 没事的,阿米娅,继续说吧。

【阿米娅】 ……嗯。

【阿米娅】 矿石病是无药可医的。至少此时此刻,感染者只能在绝望中……痛苦地失去生命。

【阿米娅】 而后他们的遗体……

【阿米娅】 ……也会成为新的传染源。

【阿米娅】 不同于常人的特殊力量——

【阿米娅】 以及染上之后就必然会死去的可怕传染病——

【阿米娅】 这两点使得感染者……被这片大地上的多数人所恐惧。

【阿米娅】 ——

【阿米娅】 光是这么两三句话,博士大概也没法切身体会吧。

【阿米娅】 但当你面对这些问题导致的后果时……你会明白的。

【阿米娅】 你会明白,感染者的处境,究竟有多现实。

【杜宾】 像罗德岛这样不分彼此,或是整合运动那样狂热的排外拥内的感染者组织,都很少见。

【杜宾】 我能理解你的怒气,但我也能理解那个小诊所的苦衷。

【近卫干员】 ……我明白了。

【近卫干员】 可能,他们是真的碰上了什么问题吧……

【Ace】 在要求别人做什么事情之前,应该先证明自己能够做到。

【近卫干员】 头儿……

【医疗干员】 咻,处理完毕了!

【医疗干员】 感觉怎么样?

【近卫干员】 啊,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谢谢你。

【医疗干员】 没什么没什么,这是我该做的。

【医疗干员】 嗯?那边的伤员——喂,等等!别想跑!先让我给你包扎!

【近卫干员】 她……真的让人很安心。

【近卫干员】 明明年纪不大,胆子也挺小……甚至只是个普通人而不是感染者。

【阿米娅】 但是,她十分信任大家,也一直在为了大家坚持着。虽然时常表现出害怕的神情……

【阿米娅】 但在面对呻吟的伤员和残酷的创口时,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阿米娅】 每次看到她努力的样子,就觉得……

【近卫干员】 嗯……

【近卫干员】 有种“自己还没到驻足休憩的时候”般的感觉。

【阿米娅】 是的。我们不仅仅是在为了自己战斗。

【阿米娅】 罗德岛的大家都是好人。也许很多人因畏惧与敌意,相互间产生了种种隔阂……

【阿米娅】 但只要在罗德岛,大家一定能解开误会。

【近卫干员】 ……你说得对,阿米娅。

【近卫干员】 嘿……

【阿米娅】 走吧博士。

第八关(前)

【杜宾】 还剩不到一个小时了,没时间从其他区域绕行了……

【杜宾】 必须直接穿越到下城区的城门口。以我们现在的规模,团队行动难免会被发觉。

【杜宾】 在狭窄的街巷中行动,很容易被埋伏包夹……

【临光】 需要怎么做?

【选项】正面碾压过去就好!;他们大概没办法阻拦我们。;敌人想组织反击也需要时间。

【阿米娅】 唉,唉?

【阿米娅】 这会不会比较莽撞……

【杜宾】 ……不过确实,整合运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依赖人多在围攻我们。

【杜宾】 依靠速度,不断前进,尽量减少一次性交战的人数的话也许行得通。

【阿米娅】 是,是这样吗?

【杜宾】 确实……

【杜宾】 虽然看上去人数众多,但整合运动这样松散的布置是拦不住我们的。

【阿米娅】 啊——

【杜宾】 就以这种速度,不断推进……

【杜宾】 当整合运动终于集结完毕后,我们可能已经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了。

【近卫干员】 听起来确实值得一试!

【杜宾】 很好。肉眼可见的威胁远比进退两难容易处理的多。

【杜宾】 我可以把这看作是Dr.【玩家ID】的命令吗,阿米娅?

【阿米娅】 我相信博士的选择……

【选项】谢谢你

【杜宾】 也别那么拘谨嘛,我们可已经是共患难的战友了。

【杜宾】 在战场上的话,我的生命,可是已经交给你了。

【杜宾】 抓紧时间吧。

【临光】 是的。

【临光】 谚语说,“喘息时,死亡就会追上你。”

【杜宾】 走吧,去把这些阻碍扯成碎片。

第八关(后)

【临光】 啧——!

【整合运动成员】 ——?!

【杜宾】 你在犹豫什么?

【整合运动成员】 呃啊!!

【近卫干员】 整合运动在后方重新组织进攻!

【临光】 他们跟不上我们的速度!继续冲刺!

【杜宾】 马上就能离开这片区域了!不要停下!!

【临光】 区区暴徒——

【临光】 这里的障碍物越来越多了,我很担心前面就有陷阱。

【临光】 千万小心。

第九关(前)

【杜宾】 呼……甩开他们了。

【Ace】 按这个速度,我们很快就会离开中城区,抵达南面出口。

【杜宾】 周围也变得越来越很嘈杂……

【杜宾】 可能是切尔诺伯格的居民想要逃出城市,反而和整合运动发生了冲突吧。

【阿米娅】 ……

【Ace】 似乎有几个城区已经撤离了。

【Ace】 而没来得及逃出切尔诺伯格的本地居民,却依然被整合运动拦在这里。

【临光】 ……

【Ace】 ——

【Ace】 这个开阔区域,曾经是个大广场吧。如今……只剩下些废墟。

【Ace】 虐待感染者的城市,遭到了感染者的报复吗。

【杜宾】 你似乎——

【杜宾】 很有感触。

【Ace】 呵,曾经……

【阿米娅】 天色……越来越黑了。

【阿米娅】 好像,空气中都已弥漫着一种燃烧的味道。

【平民】 你们在干什么!

【平民】 ……啊啊!!

【Ace】 ————!

【Ace】 平民?

【杜宾】 听不到了。

【杜宾】 ——这个距离,没法确认身份。

【阿米娅】 ——!

【阿米娅】 整合运动在攻击他们——!

【阿米娅】 我们一定要……

【Ace】 太危险了,阿米娅!

【Ace】 我们救不到他们的。

【阿米娅】 ……

【杜宾】 ————

【杜宾】 不管怎么样都来不及了。

【杜宾】 毕竟我们已经有更大的麻烦找上了门。

【临光】 ……

【临光】 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整合运动成员】 ————

【整合运动成员】 ——————杀了他们。

【临光】 开阔区各个出口同时出现大量整合运动!

【杜宾】 准备作战!

第九关(后)

【梅菲斯特】 是的,他们不知道自己被浮士德跟踪。我从浮士德派回来的斥候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报。

【梅菲斯特】 罗德岛确实被困在中城区的外围了。

【梅菲斯特】 是些虫子,但他们也可能趁着天灾带来混乱逃跑。他们对切尔诺伯格现状的了解,说不定会干扰到我们的计划。

【梅菲斯特】 说明一下,我不是在为我放走他们辩解。因为————

【梅菲斯特】 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甚至拥有一部分我们也没能掌握的信息。

【梅菲斯特】 ——至少,把他们铲除掉没有任何坏处。

【???】 ————

【整合运动成员】 呜!

【杜宾】 这些人在前仆后继地送死!!

【临光】 这些整合运动的人,怎么像是全都陷入了狂躁状态?

【杜宾】 为什么这个时候,这里会聚集着这么多整合运动?!

【???】 ————

【???】 那些人就是情报中说的“罗德岛”?呵……很英勇。

【弑君者】 ……

【医疗干员】 ……啊?

【近卫干员】 ……落石?这个时候?

【杜宾】 别停下!优先确保防线!

【近卫干员】 不对……

【杜宾】 你在说什么——

【整合运动成员】 来了!来了!

【整合运动成员】 接下来就等着吧!抵抗感染者的下场!

【整合运动成员】 啊,啊啊——咕!

【杜宾】 ——

【杜宾】 他是被什么东西……击倒的?

【杜宾】 你们有谁……攻击了他?

【杜宾】 还是说,他是被什么东西……

【阿米娅】 杜宾!天空……!

【临光】 ——

【临光】 天空陷入了血色——

【临光】 “沸腾的乌云翻涌在火焰之中……”

【???】 “——大地陷入寂静,恐惧取走了他们的声音。”

【???】 “巨大的源石垂下头颅——”

【???】 “——坠落,它坠落在死亡焦热的阴影。”

【弑君者】 塔露拉。

【塔露拉】 ……

【弑君者】 要怎么做?

【杜宾】 天灾已经接近了!!

【医疗干员】 啊……

【医疗干员】 天空……

【近卫干员】 小心!!

【医疗干员】 那是……

【阿米娅】 清醒点!

【医疗干员】 ——啊!

【阿米娅】 小心!快保护医生!

【近卫干员】 明白!

【杜宾】 规模太大了……如果质量超过临界值,整个街区的建筑都会被彻底摧毁!

【杜宾】 不行,糟了———!

【医疗干员】 ……!

【Ace】 ——杜宾,快躲开!

【阿米娅】 杜宾!

【杜宾】 我没事!

【杜宾】 你们各自寻找安全的位置!……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这次能不能扛过去了。

【近卫干员】 坚持住!!我……

【整合运动成员】 咕……!

【整合运动成员】 啊——!!

【整合运动成员】 啊啊啊啊!!!

【阿米娅】 整合运动的人也……

【阿米娅】 真的要做到这一步吗……

【杜宾】 顾不了这么多了!既然他们决定以这种方式来迎接胜利,就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杜宾】 大概这就是狂信徒吧。

【Ace】 重装干员!

【Ace】 保护术师!!

【Ace】 小子,医生怎么样了!

【近卫干员】 她没事!稍微有点擦伤。

【临光】 ——!!

【Ace】 有陨石砸在临街建筑上了!卧倒!!

【阿米娅】 小心……坠岩!

【杜宾】 糟糕……!

【阿米娅】 啊——!那块坠岩……体积太大了

【阿米娅】 光是罗德岛现有的火力是不够的!!

【整合运动成员】 小心————!

【整合运动成员】 在那边,快射击!

【阿米娅】 岩体被击碎了!

【临光】 糟糕!

【近卫干员】 博士的位置……碎片要砸中博士了!

【近卫干员】 博士,快过来!

【临光】 Dr.【玩家ID】!小心!

【临光】 咳哈……【玩家ID】!

【临光】 无论如何,我不能允许你受伤,何况是在我面前!

【阿米娅】 临光……

【近卫干员】 太好了……

【阿米娅】 ……

【阿米娅】 但是我们……还需要坚持多久?

【杜宾】 还不知道,谁知道这次的天灾会持续多久。

【杜宾】 不过至少……我们不是身处天灾正中心的人。

【阿米娅】 那……大家还好吗?

【医疗干员】 基本都没事……!有些干员受了轻伤,但状况都还不错!

【整合运动成员】 啊……

【阿米娅】 但是整合运动还在继续——

【整合运动成员】 ……

【整合运动成员】 罗德岛!

【杜宾】 这些人!

【整合运动成员】 别跑……!

【杜宾】 还活着的整合运动……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发动了进攻?

【杜宾】 真是会挑时候。看来他们是真的疯了。

【临光】 这些人为什么就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

【阿米娅】 杜宾……

【杜宾】 没有办法了……

【杜宾】 彻底击溃他们吧。

第十关(前)

【杜宾】 呼……

【杜宾】 成功了……暂时撑过来了。

【临光】 灾势减弱了,但各位还是要小心!

【杜宾】 情况太糟糕了……

【杜宾】 我们被困住了……刚才远处的整合运动还在徘徊。

【阿米娅】 周围……都是倒塌的房子和碎石。

【阿米娅】 大家有受伤吗?医生?

【阿米娅】 医生?

【医疗干员】 阿……

【阿米娅】 没事的!我们能办到的。

【临光】 灾云中心不在我们所处的城区,我们还有最后撤退的机会!

【临光】 我们该抓紧时间突围。

【杜宾】 被摧毁的建筑形成了障碍物……

【杜宾】 真糟糕,明明到了最后关头,所有的事情都在阻挠我们。

【杜宾】 如果我们能——

【杜宾】 ……

【Ace】 来了。

【近卫干员】 有一个人正在慢慢靠近我们……

【近卫干员】 那是谁……

【阿米娅】 不……

【近卫干员】 那个人正在接近!

【近卫干员】 ——

【近卫干员】 一旦敌人进入射程,就立刻攻击!

【近卫干员】 但是,那个人为什么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朝这边过来了?

【阿米娅】 不,她……

【阿米娅】 她……

【临光】 ——

【临光】 我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不祥。周围的空气也弥漫着一种危险的味道。

【杜宾】 ……

【临光】 我不清楚,但是……

【临光】 那是……钢铁和硫磺的味道。

【临光】 有什么东西在焚烧。

【临光】 如果是火焰的话……

【阿米娅】 ……她就是——

【杜宾】 整合运动的暴君……

【阿米娅】 塔露拉。

【Ace】 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塔露拉】 ……

【塔露拉】 ……

【临光】 那大概……是能烧尽整片大地的火焰吧。

第十关(后)

【近卫干员】 围攻的人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可是好像远处还在不断增援。

【近卫干员】 还有那个……

【临光】 阿米娅。

【临光】 带博士离开。立刻!

【阿米娅】 不行!我不能……

【近卫干员】 你也知道!她……

【近卫干员】 再这样下去,整个救援队就会葬送在这里!

【近卫干员】 那个……我看过资料影响,她是活生生的怪物!阿米娅!

【阿米娅】 我们一起战斗的话,不会有问题的!

【临光】 博士呢,我们能保证博士的安全吗?

【临光】 我的直觉告诉我现在很危险。如果不能保证博士的话,你只能……

【阿米娅】 ……

【塔露拉】 ——

【近卫干员】 她周身的景象……扭曲了?

【临光】 不好,那是她的剑……!离开她的正面!!

【阿米娅】 不对……不对!临光!!快回来!!

【阿米娅】 那不是……她会把你——

【塔露拉】 ——真吵闹啊。

【临光】 呃……!

【阿米娅】 临光!

【医疗干员】 临光受伤了!

【杜宾】 可恶!

【杜宾】 再多点人,集中反击!重装和狙击也和我去掩护临光!

【临光】 别过来!她周围的所有东西都在融化!那会波及到所有人的!

【临光】 E2小队……还可以撑一会。

【临光】 一定要让阿米娅和【玩家ID】博士,以及各个E0医疗小组安全撤离!

【Ace】 我也留下。

【临光】 Ace!现在难道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Ace】 我很冷静。

【临光】 ……!

【临光】 咳……要来了!

【阿米娅】 临光!

【临光】 阿米娅,快走!走啊!别再耽误时间了!

【Ace】 蹲下!

【塔露拉】 ……

【Ace】 啧!……

【Ace】 真疼。

【Ace】 医生,赶紧治疗临光和其他被波及受伤的人!

【医疗干员】 好……!

【杜宾】 阿米娅……

【阿米娅】 我不能看着罗德岛的任何一个人牺牲!我……

【杜宾】 想想任务目标,我们所有人能够坚持到你离开,快!

【阿米娅】 杜宾你别胡说了!我难道看不懂情况吗!这样下去你们都会在这里牺牲!

【杜宾】 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人牺牲……我们就是为此刻存在的。

【塔露拉】 ——

【塔露拉】 反抗会为大地带去希望。就像整合运动一样。

【塔露拉】 只可惜——反抗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你们零散薄弱的意志,只会化为反抗运动篇章上的一个墨点。

【塔露拉】 无用的勇敢,是不能遏止风暴的——

【近卫干员】 啧,这个怪物……!

【医疗干员】 为什么整个广场……变成了黑色?

【医疗干员】 刚刚……我快无法呼吸了。

【近卫干员】 石块,投射物,或是朝她攻击的武器……都没了。

【近卫干员】 ……

【塔露拉】 人,生而弱小。

【塔露拉】 够了。该结束了。

【阿米娅】 ……

【塔露拉】 欣然接受吧——

【塔露拉】 你们的坚毅让我获益匪浅。作为回报,我将赐予你们一个结局。

【塔露拉】 ——毁灭。

【杜宾】 糟了!!

【杜宾】 保护阿米娅和博士!

【临光】 来不及了——!

【临光】 让我挡住她!!!

【医疗干员】 啊啊!!

【医疗干员】 ……

【医疗干员】 ……嗯?

【医疗干员】 阿……阿米娅?

【阿米娅】 不会让你伤害他们的。

【塔露拉】 ……

【阿米娅】 我不会……

【塔露拉】 ————哦?

【阿米娅】 咕……

【阿米娅】 必须……!

【杜宾】 阿米娅她一个人……挡下了攻击?

【临光】 不……!

【临光】 哪怕是阿米娅也撑不了多久的!咳……!

【医疗干员】 阿米娅!

【医疗干员】 不!不行!凯尔希医疗干员让你不要……

【阿米娅】 没问题……

【阿米娅】 我没问题的——!

【阿米娅】 我要……我要保护大家!

【阿米娅】 唔……!

【近卫干员】 阿米娅……

【杜宾】 阿米娅,不可以!!那样的话,你的戒指——!

【阿米娅】 哪怕……

【阿米娅】 博士,对不起——

【阿米娅】 哪怕会带来灾难,哪怕我会……

【塔露拉】 ……

【塔露拉】 该结束了。

【临光】 阿米娅!

【塔露拉】 ————!

【阿米娅】 啊啊啊啊啊!!

【阿米娅】 唔————?

【Ace】 可以了,阿米娅。

【阿米娅】 ——?!

【Ace】 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Ace】 把你的重担,也分给我们一些吧。

【阿米娅】 我————

【阿米娅】 Ace,你在做什么————

【阿米娅】 啊……

【Ace】 临光,杜宾,保护好她,掩护其他人离开。

【阿米娅】 ……!

【Ace】 阿米娅,我会成功撤退的。

【Ace】 Dr.【玩家ID】,总有一天,你要和阿米娅一起共同面对这片残酷的大地。

【Ace】 所以,保护好她,博士。

【Ace】 快走吧。

【Ace】 祝你们前路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