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楼冲天而起的火光映红了陈的脸,燃烧的木材还在发出活着的噼啪声,火星从她的身边划过,可她只是默默地站着,看着,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起码这里没有。

消防队还在路上,但这是早已废弃的旧城区中不起眼的一座烂尾矮楼,除了贪玩的小孩,本就没有别人会跑来这个未知的危险地区,周边的住户也没有人员失踪的报告,毕竟在这个地方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该发生什么,自然不会有人有闲心来这种地方既然没有伤亡,那这场火灾大概就会被定性于普通的失火事件草草结案。

往常,陈肯定不会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龙门还有那么多事要去处理,不论是内务还是外务,有人可以闲下来,但绝对不是她。

“陈sir,那这件案子是不是就……”助手凑到她身边,欲言又止。

陈愣了半晌,点了点头,“你们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等消防队过来,之后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毕竟这样的陈并不多见,助手也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稍微整理一下队伍,便带着一大帮子人离开了,没带一点声息。

最初知道地点的时候,陈带上了赤霄,因为她知道是谁放的火,可她又不知道为什么要带上赤霄,因为比起放火,她更清楚不可能会见到需要带上赤霄去见的人。那个人不会见她,没有一丝余地,连万一都不会有。说穿了,陈心里还是留着假如自己是错的的侥幸罢了。

陈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攥着赤霄的那只手已经骨节发白,或许是热浪带走了身体大部分的感知能力,又或许是太过于专注思考而不自觉的行为。

陈看的清清楚楚,炽烈的火焰中藏着血与太阳,仿佛那个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冷冷地望着自己,眼睛里带着烈焰。

“塔露拉……”陈咬着嘴唇,死死地望着火焰里的那个人,她有很多很多东西可以说,但一个字也没法说出来,不是因为火里的不是真正的塔露拉,而是因为火里的那个塔露拉就是真正的塔露拉,塔露拉想告诉她,与你的过去都是熔化在这里的虚妄。

塔露拉的目的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明显到不能再明显,她也知道,就算知道了目的也守不住,摆在台面上的东西那么多,可人的手终归只有两只,你护得住一份,两份,也可能护得住三份,但你护不住所有,你想护住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火焰不断蚕食着这座矮楼,屋顶那里有两个孩子相拥着,陈只能看着,她什么也做不了,就像注定坠落的深渊一样。

“小塔,星星好漂亮啊。”楼顶的蓝发女孩紧紧抱住银发女孩,望着星空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火焰爬到了顶楼的边缘。

“很漂亮对吧,这里就是我们的观星秘密基地了哦。也是第十个秘密基地了!”她温柔地轻抚对方柔顺的蓝发,也挂上了恬静的微笑。

火焰爬到了她们的脚边。

“小塔啊,我们会像那两颗星星一样,永远在一起吧。”蓝发女孩指着天空,稚嫩地发问。

火焰吞噬了她们的身体。

“那是当……”

火焰把她们撕扯得粉碎。

警笛声由远至近,消防车极具效率地架起,高压水枪开始了工作,扑灭了火,也把两个女孩存在的痕迹抹除地一干二净,烧焦的痕迹仿佛讽刺,又仿佛在嘲笑陈,已经太晚了,不可能再留下别的东西,她像雷电像火焰,带走了一切,把一切都撕得粉碎。

陈紧握的手突然放松了。

“小塔,我们会像那两颗星星一样,永远在一起吧。”陈抬头望天,低声说到。“就算不会成为理所当然了,那也没关系。”

恶贯满盈如何,尸山血海又如何,错便错了,即使是烧尽世界的焰,也有熄灭的一天。

她叹了口气,“毁掉了这些那又如何,我还是没法学会放弃。如果你用这种方式告诉我,这是你的决断,那我就用我的方式,告诉你我的决断。”

木制结构的矮楼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轰然倒塌,把一切化为废墟。

“等到那个时候,我陪你赎罪便是。烧毁了过去,我们还有未来,当然也可能没有未来,不过也不重要了,对吧,小塔。”

陈微笑着挥了挥手,仿佛在和什么道别。